專訪:中國是巴勒斯坦的真誠朋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德國之聲:中國目前是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其外交部長王毅表示,支持「兩國方案」,「建立以1967年邊界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擁有完全主權、獨立的巴勒斯坦國」,您怎麼看中國的立場?

包修平:兩國方案目前為國際社會或是大國所支持,作為解決以巴沖突的國際方案。這個方案的基礎來自1967與1973年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案,呼籲雙方,即當時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武裝組織,或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敵對關系。另外,安理會決議案也呼籲以色列必須撤離1967年佔領的東耶路撒冷、西岸、加沙以及其他阿拉伯國家的領土。

「兩國方案」受到美國、歐盟、俄羅斯以及聯合國支持,中國自然也包含其中。最早積極推動兩國方案的大國為美國,特別在1993年,美國總統克林頓支持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協商,開啟了和平進程。不過兩國方案從1993年走到現在,已經很難再執行下去。美國即使在特朗普時期,並沒有明確說要拋棄「兩國方案」,只是在外交政策上明顯親以色列。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作為安理會輪值主席,對於「兩國方案」的支持主要是政治上的表態。但這十幾年來,研究以巴沖突的許多學者已經提到「兩國方案」很難再執行下去,因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關系不是兩個國家之間的關系,而是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殖民。在耶路撒冷、西岸及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很大程度受到以色列政策影響。從學術觀點來看,「兩國方案」已經不切實際,即使中國提出「兩國方案」只是站在道德制高點表示中國比美國更遵守國際秩序。

德國之聲:延續上個問題,中國的方針明顯與美國政府不同,這是否表示,以巴沖突也成為中美角力延伸戰場?

包修平:中國對於中東議題主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這是因為中國對中東事務的涉入程度並不如美國。美國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冷戰時跟蘇聯爭奪中東勢力範圍;後冷戰時期,特別在伊拉克戰後,美國可說主導中東地區的游戲規則。美國在中東最主要的國家利益就是確保以色列的國土安全。

中國在冷戰時期特別強調左翼或是馬克思主義的跨國運動,但事實上,中國大部分時期僅是口頭聲援巴勒斯坦,最多提供輕武器給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因此學者們並未將中國視為調解以巴沖突的重要國家。只是最近中國因為「一帶一路」或是與海灣阿拉伯產油國家的經貿關系緊密,在中東議題上有更多話語權。除此之外,中國官方對於中東議題的表達只是道德宣示,譴責美國號稱民主國家,但在中東常常采取「雙重標准」。

德國之聲:中國是真的關心巴勒斯坦建國嗎?

包修平: 中國在冷戰時期確實蠻關注巴勒斯坦。老一輩的中國學者關心巴勒斯坦問題。不過就我閱讀的文獻,這幾年來,以色列官方在中國的媒體及大學扮演積極的角色,所以中國有一部分的輿論是倒向以色列這一方。中國內部對於巴勒斯坦的意見並不完全一致。

德國之聲:王毅暗示美國導致安理會聲明難產,就過往來看,安理會聲明對於以巴沖突要滅火是有幫助的嗎?

包修平:每當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發生軍事沖突,或是以色列入侵阿拉伯國家或攻擊巴勒斯坦人,聯合國安理會一定會商討如何解決以巴沖突。過去除了美國之外,其他安理會成員對於以色列有比較強硬的聲明,但多半遭到美國的阻擋。就算美國不阻擋安理會的決議案,如1967與1973 年的決議案要求以色列必須撤離西岸、東耶路撒冷與加沙,但因為國際政治的現實,安理會本身並沒有執行這個決策的效力,只是決議案可以作為未來解決以巴沖突的法律依據。

未來還是看美國在中東的政策是否出現轉變,或是未來施加以色列壓力,例如終結以色列在軍事或者科技方面的補助,這是值得觀察的一個方向。

德國之聲:未來中國會想要介入以巴沖突或者是干預的可能性高嗎?中國未來在中東議題扮演的角色會變大嗎?

包修平:中國與中東的關系主要還是經貿層面,就是確保海灣地區的原油可以供應不絕,不受到中斷。至於中東境內的族群沖突,中國會遵守國際法的不干預原則,強調中國是一個遵守國際秩序的大國,暗批美國在中東議題采取雙重標准。不過我並不覺得短期內中國會在中東議題上扮演實質的角色。

包修平為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巴勒斯坦博士,目前為台灣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開設現代中東與當代伊斯蘭等課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采訪記者: 鄒宗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