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創世夥伴資本周煒:對於下沉市場,多數人存在兩個誤解

TechNode

“今天的資本寒冬,在我們看來只是在一個很熱的夏天裏稍微凉快了幾天而已。” 創世夥伴資本周煒告訴動點科技。

12 年 VC 經驗,經歷了四輪經濟週期,在周煒看來:現在的大環境主要對 VC 募集資金有一定影響,但越是冬天越是投資最好的時候。”

周煒,創世夥伴資本創始首長合夥人,畢業於電子科技大學物理電子技術專業。在經歷了創業以及沃頓商學院的風險投資學習後,開啟了他的投資生涯。在 TMT 領域,他投出了京東、喜馬拉雅、宜信、融 360,一下科技、中文在線、國政通、秒針系統、啟明星辰、瑞爾齒科、亞洲創新集團和探探等數十個藝員項目。

數量不多,可是命中率卻很高:市值達到 10 億美金以上所謂獨角獸級別的占到 30%。周煒是怎麼做到的 ? 帶著種種疑問,動點科技與周煒聊了聊他的投資方法論。

讓低線都市的用戶享受一線都市的服務

周煒發現,對於下沉市場的投資,多數人存在兩個誤解。

首先,低線都市的人的消費力比較弱。第二,只要我們北上廣深用的產品,三四線城市都可以用得很好,不需要再單獨給他們做一個產品。

周煒談到:“大家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認為偏遠都市的人消費能力比較弱,但相關資料統計北京上海的小白領消費力是最弱的,因為租房子很貴。一大半交房租了,剩下的是交通費用。”

“信息化社會” 以後,“低線都市” 對新趨勢的瞭解與一線都市的距離越來越近。三四線都市可以與一線都市同步進行,需要為三四線都市提供特有的服務。

針對下沉市場的投資機會,創世夥伴資本投資了做醫療服務的雲呼醫療,為下沉市場的小診所提供服務。

科技的發展給 B 端業務帶來了新的機會。

曾經創世夥伴資本 30-35% 的投資放在 to B 的項目上,在周煒看來,歷史上在中國投資 to C 回報會更高。但從 2015 年以後形勢有變化,現在創世資本在 B 端與 C 端的投資項目中各占 50%。

在 AI+的項目中,創世夥伴資本投資了雲呼醫療、數坤科技、叮咚課堂等項目。AI 的作用在於利用科技來幫助醫療服務以及教育服務。讓科技可以給三四線的用用戶享受接近一線都市的醫療服務,這是創世夥伴資本的目標之一。

周煒認為,Ai+醫療的關鍵不在於醫療,而在於數位醫療。讓 “低線都市” 的人享受接越來越接近於大城市的醫療服務,這是創世夥伴資本的一個目標。

杭州雲呼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 2017 年 1 月,基於 “讓醫檢更簡單,讓診斷更方便” 的願景,搭建了中國首家醫檢資源互聯網平臺,通過 “雲呼易檢”“雲呼醫護”“生命科學冷鏈聯盟”“覓基因 “等平臺綜合醫檢行業資源,打通資訊推動 “互聯網+健康醫療” 的服務模式。

周煒舉例稱,獨立的小診所可以通過一些科技平臺獲取幫助,這樣的小診所往往只有一個醫生,房間也很小,無法做檢驗,通過類似 “美團 + 美菜” 的管道,診所的醫生可以管理病人的病歷,同時可以一鍵呼叫,工作人員取得樣品到簽約的醫院送檢,並將結果在雲端返回給用戶,直接開藥。這樣以來,患者無需特別跑到醫院,小診所也沒有流失患者,以後診所的管理需求也可以利用這樣的平臺來完成,醫生只需要專注於對患者的診斷工作。

同時,周煒還計畫為雲呼醫療提供” 供應鏈 “的服務。讓病人不用擠到更大的醫院解决自己日常生病產生的問題。

另外,在 AI+教育方面,創世夥伴投資了叮咚課堂。叮咚課堂相當於把好的老師進行了 “尅隆”,可以同時給 無數的孩子上課。

“叮咚課堂 “,用 A.I+教育的管道。用更便宜的成本、讓孩子能够有跟美國的老師一對一學習。用 AI 錄製課程的管道完成,一節課的成本可以道地 7-8 元人民幣。相比於真人一對一,一節課的成本很難降到 100 元以下。

未來看好 “新技術” 項目,94 後投資人更 “敏感”

預測行業競爭最需要什麼?周煒談到,要看這個項目的賽道和團隊,他是是喜馬拉雅創始人於建軍的第一個伯樂。

周煒投資時,喜馬拉雅排名第五。當周煒研究之後認定喜馬拉雅的團隊和賽道是最符合投資標準的,同時也面臨了一定壓力。

喜馬拉雅不一樣的地方在哪?

首先,手機端的平臺與 PC 端的平臺相比,手機是隨時隨地與人在一起,應該以 UGC 為主,PC 端是 PGC。但在 2013 年初,大多數人不明白。

第二,喜馬拉雅做了文字版權內容,當時也沒有平臺買文字版權的內容。周煒認為,喜馬拉雅做的事情比同行業要快半年,這是他投資喜馬拉雅的主要原因。

談到未來三到五年的投資機會,周煒認為,C 端依然樂觀,同時看好 “新技術” 的項目。

另外是 “產業互聯”,或者 “新的行業數位化”,因為其實 “數位化” 進行了很多年了,現在其實我們認為到了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所以我們會非常關注一些大平臺的機會。

而對於無線互聯網的新項目,年輕的投資人敏感度更强。

在創世夥伴資本的團隊裏,最年輕的投資經理是 94 後。周煒發現,更容易抓住無線互聯網新機會的往往是現在的年輕人。作為數位原住居民的 90 後對於可以 “劃” 的荧幕有更深刻的理解。同時,現在年輕人的視野開闊度更高。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