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北京害怕香港抗議傳播到大陸

DW TV

德國之聲:上月,中國對人權觀察實施了制裁。您剛剛結束了兩個16小時的航班飛行,我想問您,鑑於香港目前的局勢,您此前預期受到不同的待遇嗎?

羅斯:對,我是有不同的期待。因為雖然我們受到了制裁,但卻是很奇怪的。我們是在美國國會通過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決議後,受到制裁的。共有5個組織受到制裁,另外四個都是美國政府全部或主要出資的,而人權觀察不從任何政府收受資金。事實上,人權觀察對美國政府的立場也是非常批判性的。他們也沒有作出任何解釋,只是說要實施制裁。

我去過幾次香港,上次是在2018年4月。我舉辦和主持了新聞发布會,地點就是本周外國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會的地方。上次的主題是中國就業市場中的性別歧視。我們沒有遇到任何問題,我也與記者見面,一切正常。

所以這次我期待也會是這樣。我很驚訝:當我出現的時候,我的名字在電腦屏幕上跳了出來,他們把我拉到一邊。大概過了四個小時之後,我被帶上一架返回紐約的飛機。最開始,官員給我的唯一解釋是,這是出於移民(規定)原因,--不管這是什麼意思。最後,第二天,中國外交部出面了,他們給出了兩個借口:一是聲稱人權觀察煽動了香港的抗議。--首先,對香港人民來說,這是一種侮辱:他們不需要人權觀察來告訴他們要捍衛基本自由權、法治和民主,我和我的同事也沒有這個能力來動員數十萬香港市民日日夜夜、長達六個月的時間來捍衛這些基本人權原則。所以,這是可笑的。那麼,為什麼北京會編造這樣不合理的故事呢?真實的狀況是:北京非常害怕香港的公開抗議會波及到大陸去。

德國之聲:被認為是中共喉舌的《環球時報》寫道,您選擇了在香港发布這個報告,--暗示您事先就知道會发生這一切。換句話說,您知道會发生什麼,所以是自食其果。

羅斯:人權觀察每年一月會发布年度"世界報告",報告前面會有一篇我寫的關於重要全球趨勢的文章。我們會選擇一個城市來闡明這一趨勢。我們曾在伊斯坦布爾发布報告,是關於移民危機。我們在貝魯特发布的報告是關於敘利亞。事實上,我們還曾在柏林发布報告,是關於專制。今年我們的重點是,中國政府對國際人權體系的威脅。在北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選擇了在香港舉行新聞发布會。我們從來沒有在香港遇到過問題。我也沒有想到會被禁止入境。

我想,他們在假裝是因為人權觀察和我們的幾個同事,香港市民才會走上街頭捍衛民主。這是荒謬的。但對北京來說,反之的說法太可怕了,無法接受,那就是中國人實際上在乎民主。能在香港发生,也能在北京、上海发生。這是他們想阻止的。

視頻:德國之聲電視台采訪人權觀察執行長羅斯

德國之聲:中國想說,您甚至是特朗普政治議程的一部分,我想問您,您能倚靠美國的支持嗎,比如當您被禁止入境或受到一些政治攻擊的時候?我想說,昨天您被禁止入境之後,您給誰打了電話?

羅斯:我沒有給任何人打電話。我想說的是,在目前的情況下,美國政府並非人權的捍衛者。所以,歐洲政府采取行動才如此重要,他們也是這樣做的。美國政府在支持人權方面變得太不始終如一。特朗普會說他熱愛香港的示威者,但他也愛習近平--那個迫害他們的人。他支持伊朗、委內瑞拉的示威者,但忽略俄羅斯、土耳其、埃及或匈牙利示威者,就是那些與他關系友好的專制政權。這種不一致失去可信度,在捍衛人權方面也是低效的。所以人權觀察才轉而面向德國、法國等民主國家的領導層,也取得相當的成功。捍衛人權並不是美國的事業,而是全球的事業。以中國為例,包括德國在內的歐洲政府帶頭发起了一份關於新疆的聯合聲明,--中國在那裡拘押了100萬維吾爾人等穆斯林。他們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組織了這份聲明,這是中國所遇到的最大規模的聯合聲明。

德國之聲:剛才與您談了2020年"世界報告",那麼,您怎麼看待台灣呢?您剛看到那裡的選舉結果,現任總統獲得勝利。台灣是香港的反例嗎?

羅斯:我不會說是反例。我想,香港人民希望獲得台灣人民所擁有的自由。因為北京在香港有控制權,我們在政治自由上看到惡化。而對台灣來說,盡管北京聲稱擁有主權,但並沒有控制權,所以我們在那裡看到興盛的民主。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DW TV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