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希望一切很快恢復正常 重返武漢

采訪記者:樂然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您現在感覺怎樣?

Sebastian Scholze:感覺疲倦。我們很幸運地周六起飛離開,飛行途中很辛苦,但最後都很順利,只需要補補覺。

德國之聲:您現在是被安排在一個軍營裡,情況是怎樣的?每個人都住一個單獨的房間?

Sebastian Scholze:我們被安排到一個單獨的建築裡。每個家庭住一間,房間裡是上下鋪,小孩有兒童床。其他的德國人是住單人間或一家一個雙人間。一切都事先安排得很好。德國紅十字會提供了很多支持,包括餐飲,日常所需用品以及咨詢等等。

德國之聲:您是和家人一起嗎?

Sebastian Scholze:是的,我和妻子、兒子一起。

德國之聲:回來的德國人中有11個人現在在診所接受檢查,其中有一例疑似,您覺得害怕或對家人感到擔心嗎?

Sebastian Scholze:說害怕也許有點誇張了。在回程路上我們得到了一個醫療團隊的照顧。我們還填寫了健康狀況表,有幾位根據相關評估之後被送往診所。我自己現在並不感到害怕,但還是有些忐忑。等上兩三天,我們就可以知道檢測結果了。

德國之聲:您剛才提到,回程很辛苦。一路情況是怎樣的?

Sebastian Scholze:我們在武漢機場等待了很多個小時才登機,此前接受了醫學檢查,辦了出關手續,這些都很費時間。飛行途中我們在赫爾辛基停留一小時,飛機在那裡加油,整個行程很長。在法蘭克福下了飛機後,我們被送到一個臨時駐地,在那裡又接受了醫學檢查。

德國之聲:武漢從1月23日起就開始"封城",此後那些天,您和家人是怎麼度過的?

Sebastian Scholze:我們大多數時間都呆在家裡,稍微慶祝了一下中國的春節。我們都盡量不出門,孩子們就在家裡玩。非常安靜的日子。

德國之聲:您是什麼時候有返回德國的想法?

Sebastian Scholze:返回德國是我們的目標,但我們不知道能不能成行。德國使館和德國外交部做出了努力,致力於讓德國人的配偶及子女,無論是哪國國籍都能一起出境返回德國。但直到在機場辦海關手續時,我們才清楚地知道我們能夠出境,之前還是有些緊張。

德國之聲:在武漢等地還有德國人沒有返回德國嗎?

Sebastian Scholze:據我所知,德國大使館列出的希望返鄉者名單上幾乎所有人都回來了。也有個別的德國人還留在當地,有的是因為家庭原因,或者人不在武漢,而是滯留在湖北某地並且自願留在那裡。

德國之聲:您在武漢時,覺得自己是否能得到有關疫情的足夠信息?

Sebastian Scholze:作為外國人,我們有許多信息渠道,有專門為外國人提供信息的平台。中國當局也发布了較多信息,我們的中國朋友也給我們提供信息。

德國之聲:從與朋友及當地居民的聯系中,您感到氣氛是怎樣的?他們講述了些什麼?

Sebastian Scholze:對那些到武漢只有半年或幾個月的學生來說,局面還是給他們造成了難以承受的壓力,擔心之後會发生什麼,該怎麼辦,想離開武漢的願望很強烈。對於像我這樣在武漢待了比較久的人來說,關心的是這樣的情況會持續多久,何時才能恢復正常。最後我們決定還是先離開,從德國這邊再提供支持。

德國之聲:您和那裡的普通市民有聯系嗎,了不了解他們的情況?

Sebastian Scholze:聯系不是太多,因為我們大多數時間都呆在家裡,我們和我妻子的家人有些聯系,在通話中會叮囑他們照顧好自己,不要出門,在家等待。

德國之聲:我看過幾個短視頻,感覺那裡的人們雖然經受著封城,但也表現出很多勇氣。您的感覺呢?

Sebastian Scholze:我想說,當地人、武漢人深知他們經受著很大的考驗,但很多人很勇敢地在面對,試圖以武漢人這個群體的力量共同克服危機。

德國之聲:也有很多怨氣和不滿嗎,比如對於封城,對於一開始官員遮掩實情?

Sebastian Scholze:我只知道個別人的情況,因此很難回答這個問題。但許多人都對有關措施表示理解,認為是控制局勢所必要的。或者說他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情況。

德國之聲:整個事情的发展可以說很突然,您感受最深的是什麼?

Sebastian Scholze:事情发展非常快,一夜之間就不能出城,沒有火車、沒有航班、沒有公交,沒有出租。措施來得很快。還有就是,以那麼快的速度新建醫院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

德國之聲:您可以設想等一切結束,恢復正常後重新回到武漢工作嗎?

Sebastian Scholze:當然。我們希望再回到武漢,希望一切很快恢復正常。

德國之聲:在兩周的隔離後,您有什麼打算?

Sebastian Scholze:現在我們還沒有什麼計劃。我們希望先熬過這段隔離期,沒有任何問題,這樣我們就可以去拜訪我的家人,然後休休假。

作者: 采訪記者:樂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