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愉悅資本劉二海:VC 不是資本家,更像是市場資本的配寘者

TechNode

劉二海是一個總結性投資人,縱橫投資江湖十幾年來,留下了不少的經典投資招式。

“一橫一豎”、“根據地投資”、“兩慢兩快”……都是他的有名方法論,人們也願意傾聽他的經驗之談。因為作為愉悅資本的創始及執行合夥人,劉二海有著許多耀眼的成績。其近期典型投資案例包括:瑞幸咖啡、摩拜單車、蔚來汽車、蛋殼公寓、途虎養車、小猪短租、鎂伽機器人等,過往典型投資案例包括:易車、神州租車、人人網、樂逗遊戲 、智聯招聘、優信、神州優車、樂元素等。“先找到這塊濕的雪,然後滾雪球一樣把它滾大。” 這即是劉二海的 “根據地投資” 方法,從上訴投資案例中即可窺見一二。

愉悅資本主要投資於早期及成長期 TMT 及創新消費領域,劉二海的投資案例大多也聚焦在消費等領域的技術應用。表面上看,他擅長理解流量,與一些專注基礎創新、技術創新的投資人不同。但實際上,他是一個關注硬科技的投資人。

“假如說商業模式是企業的基因的話,企業要想改變他的基因,硬科技” 扮演了最重要的一個角色。” 劉二海談了自己對於硬科技意義的看法。的確,新經濟需要科技做支撐,科技作為基礎是毋庸置疑的。“有人談商業模式創新,有人談硬科技,實際上,不論是 “硬科技” 還是 “軟科技” 最終不影響到商業模式,就不會對經濟產生非常大的作用。” 他補充說,無論多有創造力的硬科技科技都要落地到市場才會體現巨大的經濟價值。

那麼,硬科技該如何有效地發揮其巨大的價值?劉二海以其經典的 “一橫一豎” 創造價值二分法來解釋了硬科技的作用。

首先,一橫表示,你在所處的價值體系中能够生存,有你的不可替代性。“同樣都是小企業,有可能一個企業是一隻小老虎,另一個企業是一隻花貓,他們在幼年的時候可能看起來差不太多,但是到成年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他們的 “基因” 不一樣,創造的價值就不一樣。” 他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說明。而一豎則意味著,你面臨的各種各樣的競爭,如何運營。“同樣兩家做團購的企業,但其中一家運營效率高,戰畧製定得當,人員招募合適,管培做得好,資金豐富,那麼他就佔據了優勢。” 他說。

而硬科技則首先可成為 “一橫” 價值體系中的重要環節。他表示,就像在戰爭的時候,如果你手上擁有了核子弹,就可以迅速占領上風。“硬科技在競爭中創造的價值足够大,這也是人們對它特別執著的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說。顯然,技術壁壘是非常覈心的競爭力。此外,在市場競爭和運營中,科技則可以利於提高效率,拉開與競爭對手之間的距離。

那麼,從一個投資人的角度,如何去挑選具有潜力的硬科技專案?

劉二海首先將硬科技的發展階段分為兩個部分,然後再去考慮在不同的階段尋找最優解。第一個階段是 “硬科技” 剛出現時,馬上就可以在行業內形成幾個典型作用。“如互聯網出現時,馬上有了 email、web 等,人工智慧出現後,人臉識別、資料分析等應用很快蔓延開。” 他說。第二個階段則是對於整個社會而言,“硬科技” 轉化成了 “基礎設施”。如果互聯網僅僅只是極客自己玩,不可能產生經濟,不會出現 “雙十一” 這樣的現象。在硬科技基礎設施上構建的新公司,它的效率效果也會非常好。顯然,科技轉化成了基礎設施,才會廣泛地影響到所有的行業。

“TMT 第一個字母就是 technology 了,實際上就是技術投資。而技術投資有不同的階段,你在什麼時候投到裡面去非常重要。” 劉二海介紹,愉悅資本的投資思路則是沿著科技的發展脈絡,一是關注硬科技發展早期的項目,二是關注科技轉化成基礎設施時候的項目。

“移動互聯網、支付、物流、中國製造、IOT,我們把它稱之為新基礎設施。其特點是普遍性、可靠性、安全性、經濟性。新基礎設施在中國正在形成,會提高整個中國的經濟效率,那麼必然會有很大的市場行業。” 他表示這既是一個重大的投資主題。關於導入期的硬科技,他則表示,智慧科技、機器人科技都是比較關心的方向。值得一提的是,劉二海投資的的深圳檸檬光子和鎂伽機器人都是屬於硬科技的早期應用。兩個項目的共同點則是科技團隊都有著非常豐富的積累經驗。顯然,對於硬核的技術創新項目,劉二海非常注重團隊的實力儲備。

對於硬科技專案的挑選,劉二海也強調需要關注其是否將科技與市場結合。“兩者不結合,就不具有持續性,不能產生正迴圈。” 他認為,在硬科技領域總有一些人比較著急,“最好明天咱們中國科技所有的世界上都領先。” 這樣的想法是有難度的。“科技的超越,需要全面突破,整個經濟體可以支持新事物。研發出一個東西,馬上可以運用到體系中去,並能產生效益,才會產生動力持續研發。” 他強調,硬科技的發展,講究 “生態”,要形成一個有機的生態才可能發展,不會平地起高樓。

劉二海表示,在看待一個科技創新項目時,不能盲人摸象,要去瞭解 “科技” 在裡頭到底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就像當初投摩拜單車的 A 輪時,我覺得特別重要的就是電子鎖,儘管今天看來這個事沒什麼大不了,但在當時是很有意義的。裡面包含了 IOT 模塊、太陽能電池板等等。表面看著非常簡單的一個東西,實際上包含了很多創新應用。” 他說道。

“VC 不是資本家,VC 更像是市場資本的配寘者,” 這即是劉二海給自己的定位,所以,無論是 “硬科技” 還是 “軟科技”,他都希望去透過現象看本質,瞭解最覈心的東西。他始終相信,做一個好的配寘著,其實是提高了社會資本的利用效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