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未付版權費而播送節目 周韻采:侵權行為(下)

台灣數位匯流網 |蘇元和、吳冠輝

蘇元和/專訪.撰文/蘇元和、吳冠輝

今年4月,新著作權法正式通過立法,揭示任何業者只要利用機上盒或APP應用程式連結侵權內容,將有刑責;反觀,面對近來有線電視發生新進系統業者因未付版權費,衍生爭議,卻依舊不能斷訊,學者周韻采直言:「這根本就是侵權行為。」

以下是周韻采的專訪摘要: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 新進跨區業者透過低價(削價)競爭,而既有系統業者戶數大幅流失,倘若新進系統業者不付版權費,你認為長期來看,對於系統業者、頻道業者、頻道代理商或整體上下游產業鏈會有何影響?

周韻采答(以下簡稱答)這其實就變成是一個惡性循環,這會造成一個問題就是說,現在網路上的串流影音OTT服務,不是都說要有合法的版權。而且國外一些頻道也在倡議說要有合法版權。

但反觀新進系統業者沒有付版權費就一直播放內容,這就有點像是盜版行為,這就等於是沒有經過同意授權就直接播送,這就是侵權,這樣的狀況當然對整體的產業會有問題,侵權只會造成頻道業者越來越不願意授權,國外頻道,尤其是境外優質的頻道,如果知道台灣業者都是用強迫的方式,誰還會願意授權!

NCC原本鼓勵競爭,開放跨區經營政策,除了費率之外,就是希望帶給消費者有更多元的服務以及引進更多的內容才對,而不是同樣地去搶既有系統業者上的所有頻道,最後只會造成惡性競爭。現在發生不付版權費就直接播送的行為其實真的就是侵權行為。

解決授權紛爭之道?周韻采:NCC取消上下架異動申請制,給予自由排頻權。

問:對於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商(或頻道商)因為版權價格無法達成合意情況,你認為NCC現行的頻道上下架異動要件與程序要如何調整,方能有效因應此種爭議?

答: 我覺得頻道上下架異動的申請制度應該要取消,因為我認為,只要提前告知消費者,頻道上下架異動就沒有問題。既然市場有競爭的話,如果有系統業者服務不讓消費者滿意,那麼消費者自然就會退租。

但現在頻道一旦要異動反而被NCC卡住了,比如說之前有線電視凱擘要調整某些頻道,像要移動寰宇新聞台就被卡住了,所以,我會覺得問題反而是在NCC,根本解決問題就是要取消頻道上下架的申請制度,讓有線電視自己能夠自由排頻。

這次授權費爭議事件,如果新進系統業者遲遲未提出頻道異動申請的話,不就是提供業者一個理由讓頻道在系統台上持續播放,也因為NCC規範頻道上下架異動都要申請,所以讓頻道業者不敢隨便斷訊。

問:這次新進業者談判版權無法達成合意,引發爭議,是否可以利用一次機會,提供替換頻道的機會,反而有利於改善頻道僵化的問題?

答:現在NCC對整個有線電視排頻是僵化的,如果新進業者可以利用這次調整替換頻位,那麼,既有業者要調整頻道的時候,NCC就不能阻攔。

在國外如美國,這種頻道授權的爭議就是一個很單純的民事問題,根本不用主管機關去管這些事情,為什麼在台灣反而就會變成一個問題。

問:你認為這種涉及版權費用的商業糾紛問題,NCC作為市場監理者,最重要且應該做的是什麼?

答:我不太建議NCC過度干預頻道授權的事情,因為授權費是一個商業機制,你這樣硬性規定後,就會造成頻道流動性的困難,事實上以現在的狀況下,應該是盡量開放彈性,尤其是系統業者過去被箝制得比較緊,應該是要允許現在系統業者能對頻道上下架有比較大的自主性。

現在待解決的問題是最低簽約用戶數(MG)超過 10%以後,有沒有一個機制可以讓大家協調?假設一個新進系統業者實際上用戶已經達到全部家戶數的10%,那接下去要怎麼談?

我認為,這就是要回歸市場機制,因為現在有市場競爭了,不應該還不斷地箝制。NCC應該是不要去介入業者之間的商業談判,雖然一開始有可能會被罵,但是要堅持,像授權是一個很基本的商業談判,除非市場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反競爭,但是這個事情也要具體證據。

總不能說全國數位跟北都要拿免費版權,這才叫市場競爭。我認為,要達到反競爭有可能是MG提高到12%到15%,這個比例或許有可能太高,但是NCC今天已經調處到MG 10%,如果連這樣的版權費都不付,怎還能繼續播送訊號。

我認為,NCC 在這件事上角色好像搞不清楚,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侵權問題,為什麼還要自己跳進去要求業者復訊。

 

圖片來源:取自21世紀基金會、各家電視畫面、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周韻采:國際各國存在如同有線電視MG制度(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