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馬56】隔螢幕都能感受快爆炸的怒 原騰放手一搏入圍了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請原騰詳細地介紹一下自己,他的自我介紹內容是「我是原騰,來自馬來西亞,今年25歲。」就這樣,沒別的了。

原騰說他是個慢熱的人,但看他在電影《樂園》裡的表現,隔著大銀幕都能感受到他那種一碰就會爆炸的怒氣。這種反差似乎總出現在原騰的人生中,他試鏡不停失敗死心當幕後,卻又無心插柳真正當了演員;小時候因為外型被言語霸凌,長大後成了帥氣的藝人。儘管華人在馬來西亞當演員很難生存,但原騰還是想放手一搏,「很想有朝一日能跟劉青雲演對手戲!」

原騰曾經歷經多次試鏡被打槍,原本想專心當攝影師,最後不抱期望卻試鏡成功,終於當上演員。
原騰曾經歷經多次試鏡被打槍,原本想專心當攝影師,最後不抱期望卻試鏡成功,終於當上演員。
早前原騰已憑《樂園》獲得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男演員。(翻攝自原騰IG)
早前原騰已憑《樂園》獲得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男演員。(翻攝自原騰IG)

金馬獎新演員入圍名單中,原騰是個比其他人更陌生的名字。在電影《樂園》中,他的角色「鼠仔」是個染上毒癮的勒戒少年,張狂外放、不可一世,卻有個不堪的家庭。原騰的演出眼神時而凶狠、時而脆弱,不像是一個演戲經驗並不算多的新人,甚至憑該片獲得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男演員。

原騰原名翁原騰,他的演員之路既帶著崎嶇又很戲劇化,小時候他「很愛演」,曾立下想當演員志向,後來他考上廣電科系轉做幕後,有段時間很積極去casting,卻往往失望而回。

「就在我打算放棄,朝著當上『馬來西亞最年輕攝影師』目標前進時,有個角色來找我試鏡。」原騰說,那個角色要會音樂、要有才藝,還是高中生,他心想沒有一個條件符合,怎麼可能中?原騰已有工作為由推掉試鏡,但對方鍥而不捨,幫他喬了2次時間,他抱著「來玩」的心情,不照劇本走,對白也忘了,打扮又頹廢,沒想到選角指導認為他「敢放敢玩、可塑性高」,讓他演了一個配角,就這樣原騰又兜回演員之路。

在馬來西亞當演員,尤其又是華語演員,出頭實在不易。原騰說現在馬來西亞的中文電視台被砍到只剩一間,一年只拍1、2部電視劇,華人不管從事幕前或幕後,出路都十分狹窄。「我當初的想法很簡單,只是想在職業欄填上『演員』2個字。」

儘管在馬來西亞當演員生存不易,原騰仍然選擇當演員這條路,並再給自己5年時間在演藝圈闖蕩。
儘管在馬來西亞當演員生存不易,原騰仍然選擇當演員這條路,並再給自己5年時間在演藝圈闖蕩。

從小看港片、港劇長大,原騰在劉青雲等港星的薰陶下,明知在馬來西亞走演藝路生存不易,依然一頭栽進來。經紀公司問他想不想簽約繼續合作,「我只考慮了一天就簽下去了。」他打算再給自己5年,到30歲時再看看發展如何,「但目前還沒有一些比較肯定的戲約找上門,先把《樂園》和金馬的宣傳跑完再說。」

父親剛去世的那段時間,是原騰的人生低潮期,「我那時還沒找到工作,學校也停學了,每天一個人在家,看著爸爸的照片,聽到錄音機播的阿彌陀佛佛號,我覺得家裡好安靜,好恐怖,整個人無所適從。」不想悶在家裡,本來就學過跆拳道的原騰於是報名學泰拳,「打泰拳很好舒壓,每天聽到打沙包的聲音,至少你暫時不會看見原本藏在心裡的恐懼感。」

原騰藉打泰拳度過人生低潮期,算有功夫底子的他,對於接拍動作戲也頗有信心。(翻攝自原騰IG)
原騰藉打泰拳度過人生低潮期,算有功夫底子的他,對於接拍動作戲也頗有信心。(翻攝自原騰IG)

打泰拳支撐原騰度過將近7、8個月的低潮期,到如今也練了2年多。問他身手如何?能不能一個打10個?原騰笑說:「打普通人還可以,厲害點的就不行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戒毒」暴瘦7公斤 他在《樂園》暴躁又恍神
《陽光普照》曬出350萬票房 劉冠廷慘遭大雨灌七孔
【金馬56】金馬入圍拍攝計畫擴大 104入圍者相見歡破紀錄8天才拍完

更多新聞報導
林志玲主導婚宴 老公全順著愛妻
愛紗沒看前夫全裸劇 曝婚變麻衣近況
金宇彬抗癌2年成功 計畫明年回歸
越南第一美女飄仙氣 800萬粉瘋迷
超吸睛!裘莉全祼只披薄紗登上雜誌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