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TutorABC營運長沈沛鴻:辦教育就跟醫療一樣,沒有Second Chance!

採訪:楊方儒、何渝婷 / 撰文:何渝婷
Knowing

隨著大數據與人工智慧的普及,越來越多人把這些技術應用在各個領域上,為生活帶來了方便,但也伴隨了「人類會被取代」的疑慮。

 

TutorABC早在20年前就走出了一條有別於傳統教育的教學方式,從在線真人即時互動,到利用AI演算進行配對,為客戶量身訂製專屬客製化的英語課程。TutorABC一直希望能在維持教學初衷的同時,結合新興科技技術,持續為教育界帶來革命與發展。

 

針對即將在8月28日舉行的第三屆《WHATs NEXT!5G到未來》數位行動產業高峰會,KNOWING新聞特地專訪其中的Keynote Speech與會嘉賓TutorABC營運長沈沛鴻,深談他深耕科技教育20年的心得,以及AI技術對於教學所帶來的影響與轉變。以下即為訪談精華摘要:

 

這兩年來有很多新科技都在改變傳統教育行業,您怎麼看待AI轉變教育這件事?

 

首先,AI不是新東西,廣義來講它的出現已經超過半世紀了,但因為新科技總是概念領導、技術先行,所以過去因為搜集的資訊量不夠龐大、硬體的計算及儲存能力不夠,導致發展空間受到侷限。

 

近幾年科技發展逐漸成熟,再加上AlphaGo的出現,使AI迅速竄紅,很多人都想要靠AI來投入各個領域。在教育方面,TutorABC十幾年來都一直是用AI這個觀念技術在做,經驗、數據的累積與科技支援並非一蹴可幾,即使現在很多人用AI做教育,我也不認為有幾個是真正用心把AI精髓運用到教育本質的。

 

現在市面上有很多產品是利用機器人、AI、語音辨識來教英語,但我對這些產品的結果是驚訝地失望,如果用這樣的方法做AI教育,只會讓誤人子弟的速度變得更快而已。所以即使現在AI很熱門,大家也應該要想清楚該如何去運用,並且用得恰到好處。

 

而我也認為這個領域不能躁進,這幾年我看到了很多人跳進來做AI教育都有過猶不及的問題。「不及」指的是教材、課程編列、個人化都應該用算法來做,但他們卻用人工;「過」指的是妄想一步登天。

 

AI教育一樣需要長時間的真實數據累積以及分析才能達到最適合、最完美的教學。

 

AI教育能夠帶來最大的好處是?

 

人工智慧基本上是希望透過電腦本身的運算、判斷、記憶能力,來做出接近人類的智慧決策系統。教育本質就是孔子說的「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用比較現代一點的講法來比喻,有教無類就是平台化、因材施教就是個性化,想同時做到這兩件事必須兼顧深度與廣度,絕對有其困難度。

 

以印刷術為例,印刷術的發明可視作人類教育的第二次革命。印刷術的優點是能讓知識的傳遞與儲存變得更普及,但缺點是不可能為每個人印出一份獨一無二的書本,所以這也就達不到我們現在追求的個性化。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位學習者的狀況是一模一樣的,每個人之間都存在著學習差距,也就是說,沒有任何一套固定、制式的教材或課程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但大家在傳統教育體制下,都被迫被塞進一雙不合腳的鞋子裡,學習效果要怎麼進步?

 

所以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大數據的出現,對教育最大的貢獻就是提供強大的運算能力和邏輯能力,使我們能夠對學生的分類精細化到「一人一類」,也就是達到量身訂做、獨一無二的個人化需求,讓未來的所有學習者不必再穿小鞋!

 

而且過去的演算法是靠工程師去歸納、構想出所有想得到的規則,並把它寫進系統,讓電腦照著做;但機器學習的出現讓機器本身吃進大量真實數據後,還能用類神經網路去模擬,找到人類想不到的邏輯和關聯性,其中的複雜度恐怕不是人腦可以負荷的,所以機器學習確實幫助人類把很多事情做得更深、更廣。

 

要實現一人一類需要從一位學生身上取得多少數據呢?

 

TutorABC最初在做的是DCGS動態課程系統(Dynamic Course Generation System),為學員量身打造最適合他的學習課程。為了達到最精準的結果,我們會採集128個tag,其中包含學員的興趣、聽說讀寫能力、顧問對學員的評價、學員課後的回饋等,依照這些屬性來逐步做到真正的個性化。

 

畢竟我們還是受東方教育影響的學習者,有很多客戶依舊會向我們要求課前先把整本課本印給他,因為他們要預習。但TutorABC不應該做這件事,假如要幫他決定第20堂課要上什麼,系統必須搜集前面19堂課的狀況,包括上課時與顧問的互動、學員的反應、課後測驗等,從這些數據去演算出最合適的第20堂課。

 

這樣的方法不會逼學員去突飛猛進,也不會讓他在原地踏步,長期下來,系統不僅逐步幫他把學習軌跡刻畫出來,還慢慢鋪出一條完全屬於他的學習路徑,而這也是我們這種動態課程系統跟過去所有傳統教育方式最大的不同。

 

為了使數據和演算達到最精準的效果,我們鼓勵學員在課後勇敢對顧問做評價,因為學員完全不必委屈自己跟一個不適合他的顧問一起上課,這絕對是傳統教育做不到的事。

 

我們敢讓顧問跟學員互評來決定彼此的適配性,也是因為TutorABC對顧問的資源準備夠充分,甚至是用過度供給的角度在要求自己,因為只有過度供給才有空間可以取捨。

 

您認為機器人真的有辦法取代真人進行教學嗎?

 

很多人以為機器人就跟真人一樣有喜怒哀樂,有辦法隨機應變,但其實並不是的。機器人是變形的專家系統、問答系統,它是一個吃進大量預先設計好的問答數據的機器。但是在課堂上,顧問會遇到各種各樣天馬行空的問題,這不是SOP能解決的事,也不是冷冰冰的機器有辦法發揮的臨場反應。

 

況且,許多有經驗的顧問有能力在上課的前幾分鐘就掌握到這堂課進行的調性,以及學員們的學習風格,顧問可以動態調整自己,找到最適合這堂課的教學方式,這也是機器人不一定做得到的事。

 

為了讓顧問與學員的適配性越來越高,我們每天都在精進系統。早在十幾年前做線上服務時,我們就讓顧問的平均評分達到8.9分,而這些年加入了更精準的演算,不僅使媒合更精準,對顧問的培訓也更有心得,所以現在的平均評分已達到9.4分,而且仍在持續上升中。

 

在顧問的培訓跟接受算法的部分會不會有困難的地方?

 

我們是現在所有同業裡面唯一要求每位顧問都要有擁有TESOL資格證照的公司,TESOL機構是專門教那些英語母語人士如何成為一位合格的教學者,使他們在課堂上有辦法生動流暢,並且專業的去進行教學。

 

會有這樣的要求是因為TutorABC會為所有的教學結果、教學專業負責,所以在顧問的篩選上必須非常嚴謹。除了TESOL證照外,TutorABC還會進行16小時的線上教學訓練,再逐步試教員工內部課程,若在這個過程中有表現不好、不適合的問題,就會再訓練或直接淘汰。

 

DCGS動態課程系統(Dynamic Course Generation System)在建立的過程中面對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這套系統我們都說是「明天更美好」,但在「今天」、「過去」一定有很多難處、關卡。在建立過程面對最大的挑戰其實不在內部,而是在於市場接不接受。因為這確實是顛覆了傳統的教學。

 

我們讓顧問勇於接受評價,並且貫徹到他們的薪水裡面,顧問的收入一半是底薪、一半是來自於學員給他的評價所換算出來的獎金。有些顧問無法接受這件事,我尊重也理解,但TutorABC也不是非選哪位顧問不可,我們要找的是能夠接受這個邏輯系統,並且勇於接受挑戰的顧問。

 

而學員的部分也有許多需要說服的地方,畢竟我們從小受到填鴨式教育,太習慣先有課本來進行準備,但這樣的方式會讓學員永遠找不到自己的盲點在哪裡,更不用說讓英語進步了。所以跟市場溝通一直是很大的挑戰,但我們團隊早已有心理準備,因為要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就會得到與眾不同的反應。

 

您對教育的理念為何呢?

 

「創業」是個很普遍也易懂的字眼,但我在我老闆楊正大博士身上看到不同的含義,創業在他身上是「創造一個產業」。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TutorABC是一個英語學習機構,是在將正確知識傳遞出去的平台,責任絕對在教育者身上。

 

我們在做每個決策時都非常戰戰兢兢,因為辦教育就跟醫療一樣,沒有Second Chance!不小心搞砸的話,一條命就沒了,也因為有這樣的態度和精神,才能在教育界創造更大的榮景。

 

(首圖由TutorABC提供)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