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金馬獎7大爭議 偷竊、裝病、找槍手好傻眼

娛樂中心 / 綜合報導
▲他們都曾爆出金馬爭議。(合成圖,2018.11.15)
▲他們都曾爆出金馬爭議。(合成圖,2018.11.15)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馬上就要在11月17日隆重登場了,相信所有人都希望典禮能夠順利落幕,但其實歷屆金馬獎也曾發生過許多爭議事件,甚至鬧過多次烏龍,想知道以前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咱們一起來瞧瞧〜〜

1.鞏俐放狠話砲轟金馬獎

今年鞏俐應金馬獎主席李安之邀,百忙之中前來擔任評審團主席的位置,但你知道嗎?四年前的第51屆金馬獎,她本來是外界口中呼聲最高的影后,卻以一票之差意外落馬,讓她相當生氣,甚至發文砲轟金馬獎。

當時她的經紀人突然發聲明給台灣媒體,砲轟金馬獎說:「我這次來金馬獎,特別感謝金馬獎給我這次機會,讓我了解一個不專業的電影節是怎麼樣的,而且一個不公正的電影節,會讓所有藝術人員瞧不起。」更直言:「不會再來這個業餘的電影節,一點意義都沒有。這是我第一次來金馬獎,也是我最後一次來金馬獎!」

事實上,鞏俐的聲明中,也對當年的評審團主席陳沖多有意見,文中指陳沖被網友罵翻,「有的說她為個人恩怨狠踩鞏俐不讓她拿獎。」陳沖與鞏俐有瑜亮情節,兩人國際地位不相上下,有傳當年《畫魂》的女主角原本是陳沖的,後來卻落到鞏俐手裡,又有傳陳沖當年拿下金馬影后的《紅玫瑰與白玫瑰》,紅玫瑰那個角色原本是鞏俐的,因此有小道消息猜測陳沖給鞏俐「穿小鞋」。

而且頒獎典禮後,陳沖接受媒體訪問時,死不透露自己投票給誰,倒是評審之一的馮德倫,大方告訴記者他投給鞏俐,偏偏所有慶功宴陳沖都沒露面,也讓這陳沖、鞏俐不合的傳言甚囂塵上。

▲鞏俐盡棄前嫌,今年還是來參加金馬獎了。(圖/金馬執委會,2018.11.15)

2. 范冰冰經紀人「偷」吹風機被追擊

其實真要追究起來,范冰冰並沒有真正被金馬獎得罪,畢竟她曾經在第44屆金馬獎,憑《心中有鬼》成功奪下最佳女配角,而且還在第53屆金馬獎,憑《我不是潘金蓮》入圍最佳女主角,真正被得罪的,是范冰冰的經紀人穆曉光。

穆曉光在第47屆金馬獎時,代替旗下藝人、入圍男主角的王學圻出席典禮,並住進執委會安排給入圍者的飯店,雖然最後王學圻敗給阮經天,但穆曉光並未有微詞,真正引爆點是他在離開飯店之後。由於穆曉光很喜歡飯店的吹風機,他想到每個入圍者都有被配給在飯店消費3千元的額度,於是他便將要價2千多元的吹風機帶走,想說可以從中扣掉。沒想到,工作人員卻追他到機場想要回吹風機,只因消費金是給入圍者而非經紀人,頓時讓穆曉光成為順手牽羊者,也令他氣炸放話,以後旗下藝人絕不再出席金馬獎。

這更讓向來視穆曉光為再生父母的范冰冰氣不過,狠譙金馬獎小氣,「如果一台吹風機,可以惹這麼大的風波的話,我也覺得是一件小題大作的事。」更放話年終要犒賞每位辛苦的工作人員一台「最貴的吹風機」,酸度破表。

▲范冰冰曾經為了經紀人酸金馬獎。(圖/翻攝范冰冰微博,2018.11.15)

3.林依晨突然被取消「最佳新人獎」

林依晨在2003年的第40屆金馬獎,以《飛躍情海》同時入圍「最佳新人獎」及「最佳女主角獎」,但後來金馬獎執委會才發現,她當年還主演了《空手道少女組》與金馬獎執委會認定的「最佳新人獎」資格不符,而被臨時取消。

金馬獎報名簡章明訂角逐「最佳新演員」者,「須為第一次演出電影,並擔任主、配角之新進演員」,但林依晨在《飛躍情海》之前,已在電影《空手道少女組》有吃重戲分,不符合簡章規定,因此全體評審一致同意取消其「最佳新演員」入圍資格,不過林依晨的「最佳女主角」入圍資格並不會受到影響。「最佳新演員」獎項入圍人數減為三名,不另行遞補。

金馬獎執委會因為是在金馬獎入圍名單揭曉後,才在媒體的報導中,發現林依晨還演過《空手道少女組》,因此立即取消她的「最佳新演員」入圍資格。不過林依晨倒是不介意,反應相當平靜,覺得壓力反而小了一半。林依晨覺得「有一得必有一失」,她其實只想開心地演戲,不想有這麼大的壓力。

▲林依晨當年入圍金馬新人獎,引起爭議。(資料照)

4. 張作驥入獄仍拿下「最佳剪輯獎」

張作驥導演執導的《醉.生夢死》,在第52屆金馬獎斬獲4項大獎,但在這4個獎項中,也有頒給張作驥的「最佳剪輯獎」,他也因此成為金馬獎歷史上,首位獲獎但正在服刑的獲獎者。

2013年,張作驥被控性侵一名女編劇,判刑3年10個月,他雖堅稱無罪並上訴,法院仍依相關證據審理,於同年3月判刑定讞。全案審理期間,張作驥完成《醉.生夢死》一片。在終審判決前,他交上5萬保証金,換得暫時自由前往柏林影展為《醉.生夢死》做宣傳。同年4月,電影在台灣的首映日,正巧與他入監服刑同一天。於是電影的首映禮,他只能在獄中通過書信,為演員加油打氣。此番際遇,讓人感慨戲如人生,人生亦如戲。

因此,當他以《醉.生夢死》奪下「最佳剪輯獎」時,因為仍在獄中無法領獎,由鄭人碩代為領獎,並替張作驥傳達感言:「不該得到的終究不是我們的,但屬於我們的終究會是我們的。」

▲張作驥目前已經出獄,正在準備最新作品。(資料照)

5.阮經天「裝病」缺席金馬50大合照

「金馬50」那年巨星齊聚,尤其是歷屆影帝后克服萬難共襄盛舉,90歲的常楓、86歲的盧燕、74歲的凌波等人坐滿全場5小時。頒發最佳劇情片時,38位帝后坐在台上,留下珍貴的歷史畫面,83歲的孫越更抱病出席,全場熱烈掌聲。然而影帝陳松勇和阮經天(小天)卻人到沒上台,原來兩人都已經提前離開現場,也都聲稱因為身體不適,但因為陳松勇的確有病在身,年輕力壯的阮經天卻提早離席,還謊報生病,令人批評不尊重金馬獎。

遭媒體砲轟是「最沒禮貌影帝」的阮經天,原本對外宣稱「身體不適」,再加上要趕回金門拍攝《軍中樂園》,後來打破沉默出面道歉:「做了錯誤判斷,我自己也很後悔!」

隨後阮經天受訪表示自己前一晚沒睡,到了頒完獎晚上8點多,已經沒力氣,「真的不是故意、也不是耍大牌,我不知道會有所有人坐在台上這樣的畫面,我以為工作到那裡就結束了,也不知道還要頒最佳影片,加上隔天一早要飛金門,真的撐不下去才離開。」

但怎麼可能沒人告知他有這麼重要的合照場面?連金馬執委會都確切表示:「非常確定事前有先通知阮經天經紀人,不解為何會有不知情一說,會再釐清。」 不過阮經天仍狡辯說:「我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畫面,當時心想會有這麼多大哥、大姊在,也許沒有我,不會那麼重要,一方面是輕忽、一方面我非常的累,所以真的做了一個很不好的決定。那麼好的時刻我不在,到現在還是很遺憾、很難過。」但他的說法仍難服眾,也給社會大眾留下不好的印象。

▲阮經天年少輕狂,裝病不出席金馬大合照。(資料照)

6. 「金馬新導演獎」爆槍手代拍爭議

2015年的金馬獎有一個獎項特別受到注目,那就是「最佳新導演」,因為該年包括《我的少女時代》導演陳玉珊,以及演員出身的蘇有朋都入圍該獎項,讓這個獎項話題十足,不過也惹起了一些爭議,認為這些電影真正拍攝的是執行導演,並非陳玉珊或蘇有朋。

執行導演輔助指揮調度,算不算搶走導演主導權,業界普遍認為這涉及到劇組協定好的權力分配,外界只能從成果來檢驗,而最後決定權的那個人就是導演。而且電影環境變化太大,如今只要有人願意投資,誰都有可能當導演,出現更多跨領域的新導演,而第52屆金馬獎最後也終於表示,接受新導演可以有執行導演的情況,也算是終結了爭議。

不過也從這年開始,跨行導戲漸漸成為電影圈常態,但是隔行如隔山,因此執行導演可以幫助不是電影科班出身的導演,精準呈現內心的想法,也是一種變通的方法。

▲陳玉珊(中)入圍「最佳新導演」爆出槍手代拍事件。(圖/翻攝陳玉珊臉書,2018.11.15)

7. 老婆落選影后馮小剛破口大罵

2010年的金馬獎,中國女星徐帆以《唐山大地震》入圍最佳女主角,她的老公馮小剛還特地陪她來台參加頒獎典禮,但最後卻因為評審團一句「徐帆表演太過」引發馮小剛不滿,砲轟評委「有失專業水準」、「假裝內行」,力挺老婆徐帆表演稱職。

當時馮小剛還在微博上說:「金馬獎主席黃建業先生認為徐帆的表演『表達過顯猛烈』,這話實在有失專業水準,……您可以不喜歡但是別假裝內行。料定他們會有這手。《唐山大地震》大賣就已鑄成今天的結果,賣了6.6億還把獎給你?恨你還來不及呢。這是生態平衡。徐帆是路線鬥爭犧牲品。」

再加上偏偏那一屆金馬獎封后的是中國演員孫海英的老婆呂麗萍,孫海英其實是馮小剛的死對頭,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脾氣火爆恐怕比馮小剛更勝一籌,當記者問孫海英對於馮小剛的一番言論的看法,孫海英直接發火說:「我不知道這事,別把我和他聯繫到一起。」孫海英認為馮小剛是在「裝洋蒜」,更稱送票都不會去看《唐山大地震》。

▲馮小剛曾替老婆打抱不平。(資料照)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報導
林利生活規律爆罹癌 全因「感情不順」釀病
金馬導演畢贛靠「周星馳」啟蒙 最愛《武狀元蘇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