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林良家之味

邱祖胤
台灣兒童文學作家林良2013年出席「牽手走遠路‧共築文學夢」作家結婚照特展,憶起當時新婚的幸福時光,流下感動眼淚。(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兒童文學作家林良2013年出席「牽手走遠路‧共築文學夢」作家結婚照特展,憶起當時新婚的幸福時光,流下感動眼淚。(本報資料照片)

作家林良日前過世,享壽95,許多人都記得他的《小太陽》,寫一個好爸爸與家人之間的故事,因為收入不豐,只能蝸居小室,在長年下雨的日子裡,把大人小孩逼到快發霉、發瘋了,一般人家總是期待天氣放晴,走出戶外尋找風和日麗的時光,林良最終卻發現自己家裡3個孩子就是3顆暖烘烘的太陽,自己與另一半的溫情與愛心更是無時無刻照耀這個小家的小太陽。

林良生於1924年,自幼隨父母旅居日本神戶、福建廈門,最後定居台灣,台灣師範學院畢業後,任職於《國語日報》,他以筆名「子敏」發表散文,以本名寫作兒童文學,著作和翻譯作品多達200多冊。

透過《國語日報》,許多人在中小學時代讀林良的文章,他所編輯的《七百字故事》,常被拿來當作文典範,我自己就曾拿過一份兒童節禮物,裡面就有這本充滿各種趣味故事的小書,成為我寫作的啟蒙。

林良筆調平實,甚至平淡,卻能在淡定的敘述之間展現細膩觀察與善良用心,尤其對家庭的書寫,常教人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家的爸爸脾氣麼好?怎麼會有人家的老公如此善解人意?有好幾代讀者在他的字裡行間讀到某種生命品質,潛移默化間,影響著台灣人的家庭觀、親子觀,乃至夫妻觀,而這種影響幾乎是不知不覺的。

也許是因為林良的文章實在太良善而溫暖了,就有林良的好朋友擔心小孩看了這樣的文章,不知人心險惡及社會黑暗,將來遇到問題會無法應付,他卻說:「我覺得剛好相反,現在書寫社會黑暗面的文章太多了,壞的東西到處都是,我寫溫馨的文章是刻意的,就是要讓孩子能看到這個社會溫暖的一面。」

幾年前訪過林良,感覺他就是一位對你很好的長輩,臉上永遠掛著微笑。在你我的成長過程中,總是希望父母、長輩臉上掛著笑容,和藹可親,但現實生活總是艱難,於是只好寄託在別人身上。眾人說林良是「永遠的小太陽」,太陽終究是太陽,加個小字,只因大太陽會曬死人,小太陽不會,足見他的溫暖無害。他說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永遠的孩子,我倒覺得他把全天下的孩子都當成自己的孩子。

透過林良,我們不必看是枝裕和或小津安二郎的電影,就能感受到屬於我們自己的美好年代,以及離我們不會太遙遠的理想生活。那是屬於上個世紀後半最美好的年代,我們在「林良家之味」中找到追求幸福生活的力量。

如果說,你我心中都有一塊溫暖的所在,懂得時時為家人著想,珍惜世間美好的一切,我在想,那是因為我們小時候讀了許多林良。在那個沒有《櫻桃小丸子》的年代,林良筆下的世界,讓許多人對家庭有所眷戀,知所感恩。他是第一代新好男人,也是走在時代前端的作家與報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