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老台灣】金包里大道的故事

·2 分鐘 (閱讀時間)

雪隧通車直達宜蘭,北台灣一日生活圈理想,獨缺基隆港,最近,交通部經過多次協調規劃後,北捷直達基隆的夢想,可望完成,對於北部人又是一大福音。

想像一下,清晨起來,用完早餐,搭上捷運,三十分鐘即可抵達基隆,接著到野柳看海,如果你選擇一天來回,從野柳回基隆廟口吃些小吃,喝個小酒後,回台北還在落日之前,如果你選擇一泊一宿,可以在金山住一晚,泡好溫泉,儲備體力,第二天進行「魚路之旅」,重溫百年前,北台灣的商旅如何進入台北城的故事。

清治台灣總共212年,前一百年,淡水河尚可以容大型艋舺進入,「艋舺」指的就是菲律賓塔加洛語的船隻,後一百年,東北角沿海居民進出台北,只能靠陸路,從金山出發,跨越草山,到達士林,金山舊稱金包里,這條山路就是「金包里大道」,又稱「魚路」,因為賣魚小販捕獲魚類,用人力挑著魚獲,翻越草山,來到士林販售,不只賣魚,各種貨物茶葉,也是走魚路進入台北。

1856年,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曾經走過魚路,他在日記說:「早上五點從金山出發,晚上九點抵到士林,途中路過擎天崗的冷水坑」,冷水坑目前是陽明山旅客服務中心,清治時期,清廷擔心台灣人在此偷盜硫磺,製作炸藥用於不法,所以派河南兵駐紮在此,又稱「河南營」,如今營地只剩廢墟。

1895年,清國割讓台灣給日本,陽明山居民簡大獅發動抗日,1898年,簡大獅接受招降,日本人交給簡大獅修築金包里大道工程,簡大獅見日本人對台灣人蠻橫,再度舉旗抗日,在日軍抓捕下逃亡大陸,日本發佈通緝,1900年,簡大獅在中國被捕,在獄中寫信給清廷,希望清廷不要把人交給日本,信中說:「台灣歸日,大小官員內渡一空,無一人敢出首創義,唯我一介草民,尚可聚眾萬餘,血戰百次,今日被俘,盼能死在大清,為清國鬼」,清廷未回復簡大獅,仍送囚犯到台灣,簡大獅抵台,即被日軍處死,後人稱呼金包里大道為「土匪大道」,這是簡大獅與魚路的因緣際會。


現今擎天崗步道風光。圖/陳惠卿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