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酒店小姐」的錯誤想像 她入行吃大虧

READr 讀+

一聽到「酒店小姐」你會浮現什麼形象?調查發現47% 酒店小姐入行後變得憂鬱、51% 曾求助心理醫生、13% 至少自殺過一次,為什麼酒店小姐會成為自殺高風險族群?READr 讀+授權Yahoo奇摩「誰殺了酒店小姐?」系列專題,不貼標籤,讓一群酒店小姐述說人生故事,她們為何走進這個世界?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

29歲 禮服店資歷 14 個月、按摩店兩個月現役中。

一直以來我都在演戲,演好孩子和乖學生給爸媽看,但他們都不真的了解我的狀態。

我會進這行有幾個原因。一個是需要錢,這大家都一樣;第二個是對產業和性別議題好奇,想知道實際的狀況;第三個是在電影和漫畫裡,性工作者的角色被描繪成那樣,想知道自己真的做這行,會是什麼模樣。還有一個,是這個工作也是我和妹妹的連結,我現在比較能理解她的狀態,以前就是對她比較不諒理解。

那時候我在咖啡廳做吧台,也有幫獨立媒體做事,其他工作就是零散排版編輯案。當時畢業三、四年了,但其中一、兩年沒找正職工作,所以身上存款很少。當時我妹剛好回來,要跟我借幾萬塊,我身上借完她錢後,存款就剛好都沒有了,下個月生活費又要等打工少少錢發薪,覺得很沒安全感。

那時候遇到一個朋友,說這行不用像網美那樣漂亮也可以,都可以打造,即便我當時那樣龐克頭也行,我有點驚訝,就想說試試看。

當時朋友有認識經紀人可以介紹,但我不要,想自己闖看看,測試自己判斷力。那天晚上我查了網路上經紀人,就入行。事實證明我判斷力超差,經紀人幾乎放生,需要幫忙時她完全使不上力。我會選她,是因為她寫的網誌讀起來不討厭,後來才發現原來經紀人的性別沒有差,我需要的是可以互相利用的人,但她沒有給我用,蠻賭爛。

第一天上班我去便禮店,有幹部安排熟客說要給我震撼教育,褲子都脫了只穿一條內褲,說要測試我,結果那檯我只坐一下子就出去了,後來我在休息室待了很久,就是在浪費時間。第二天我改去禮制店,後來就留了下來,因為競爭程度比較低,妝髮也比較不費心,而且可以賺到錢,這蠻重要。

印象很深刻,是入行時有個酒店行政問我,如果有客人喝醉打傷小姐,隔天後悔,匡她一整個月,覺得這樣客人是好人還壞人?我說打人就是壞人,幹部臉色一變,說很多錢耶,這樣等於小姐爽爽在家不用工作,我說那還是不好吧。

我後來跟朋友聊,如果說客人在揍人前就說打一拳給 30 萬,那小姐可以接受就接受,不過那個假想狀況可能根本就瞎掰的,可以看出這行業處理糾紛的心態。

・・

這工作的健康影響主要是喝酒。趕上班怕遲到就隨便吃,然後又喝酒,那最可怕。後期才知道上班前,好好吃飯很重要。那時候身體常過敏,長紅點,擔心是性病,就很常焦慮,但也更加注意自己身體狀況。還有就是很疲倦,下班時間都在睡覺。

健康以外的副作用,是我現在變得很討厭喝酒唱歌,其它的我回頭看都覺得還好。現在我可以說適應很好,但當時其實幹過很多白癡事,比如說喝醉後被客人盧得很煩,就在包廂和客人打炮之類的。如果是為了留住客人還可以,但我當時不是,就只是受不了盧,這很不專業。包廂和廁所打炮都是禁止的,但我沒辦法拒絕客人。我很不會拒絕人,又把自己設定成溫良恭儉讓的角色,做了很多蠢事。

拒絕客人要很有技巧,但我不太會。而且如果客人當下讓妳很不舒服,店家其實是可以接受小姐拒絕的,但我到很後來才明白這些界線。有次客人喝醉脫衣服,要小姐舔他奶頭,我看她好可憐快哭了,就要她先出去,我幫她舔。這種事也不好,我事後都想說,這對產業是有傷害的,因為就是在拉低下限。

我是到快要離職才知道,有一個很常點我的客人,喝醉後說我在那家店被講得很難聽。我的很多行為非常不應該,因為我又沒收錢,等於在人家賣這個的場所,我在那邊亂玩,超白癡,這對其他小姐來說是很傷的,就類似設計業削價競爭吧。

在酒店時,我會想要表現好,想在幹部眼中,是可以把客人處理好的小姐。懷抱這想法時,自以為有處理好狀況,但其實沒有。那時候幹部推我檯,都是講說服務很好態度很好,但那背後是,我不像其他人遇到事情會翻臉,他們反而更能在工作中維持產業結構吧。我這樣是討好,不是服務好,所以不適合這行。

酒店每個月都要開員工大會,會有精神喊話,有時候會講怎麼 S 出之類的工作注意事項,但就是大略提一下。也會頒獎,排名前幾會有紅包,鼓勵大家賺錢。那時候我和別人聊才嚇到,我們幹部說客人素質好,是因為我們服務好。怎麼樣叫服務好?桌面服務完就要手放客人大腿,或者拉著他們手,讓他們覺得被服侍。

可是我聽到其他店的小姐說,她們店裡幹部會告訴她們,「自己不尊重自己時,要怎麼讓客人尊重你」。我聽到嚇到,天下真的有這種店家喔?這兩種訊息天差地遠。我知道某便禮店小姐只要被摸大腿,就會阻止客人。即便要拒絕,他們拒絕態度也不一樣,他們也可以不開心,但我的店家和我的個性都不是這樣。

當然便禮和禮制的身體界線也不一樣,我覺得一定會有差。不用害怕客人和幹部生氣,知道後面有人挺,可能很多事情後面就不麻煩吧。

・・・

酒店時我有作暗配,很常沒收到錢。客人說在台北品質好的妹,外送茶一萬塊跑不掉。我暗配是六千,第一間店跟我說做S給八千到一萬。暗配比較好的作法,應該是幹部去收錢。自己收的話,進房間前就要收,但很多客人會說這樣表示我不信任他,或者會破壞戀愛氣氛。幹!你嫖妓就嫖妓,還要假裝自己在談戀愛是怎樣?

結果因為這樣,我自己收的就很常沒收到,很常是因為喝醉,就被白嫖。

電影都演說,妓女被嫖完後自己從客人錢包拿錢,還多拿,但我都是醒來後一個人在薇閣,很寂寞,然後床頭的錢還少。有的好幹部會幫忙去追錢,但也不是每次都追得到。後來我就不接 S,因為我不適合。

某些姿勢,例如後背式,客人惡意拔套妳也不知道,加上又喝醉,那好難處理。現在我換到按摩店,比較好的一點,就是可以在清醒狀態下工作,比較安全。

・・・・

在酒店時我也有培養戀愛客,但那很累,雖然也有人覺得那樣比較輕鬆。有客人給小費和匡全場時,我壓力都很大,覺得哪一天對方會要回報,或者以後我下班後,你有要求我是不是就不能拒絕?戀愛客也是,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搞清楚是在消費,演戀愛戲我壓力很大,下班後還要跟客人維持關係,很累。

我之前被紀錄片導演採訪,有談到情緒勞動,那時候我說工作時不是自己最好,但現在想法也有改變。

舉例來說,假髮跟化妝都是上班前的變身儀式,下班後卸妝才變回自己,回到自在狀態,可以講台灣國語可以不管形象,但變身時就覺得,那是工作一部分。現在回頭看當初對小姐身份的想像,覺得我一開始是錯誤的,導致很多情況我不敢拒絕,不好意思把場面弄僵,因為要維持溫柔形象,即便拒絕也是溫柔的。最後我因為這個錯誤的想像,吃了很多虧。

身份轉換最明顯的時刻,就是推門進包廂,和離開包廂那瞬間。進門前不想笑,因為想到之後要笑,幹部看到就會叫我們笑,然後推開門。那個笑,某種程度上也是告訴自己認真工作,不要再帶有自己的想法。READr 讀+看完整文章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助不是弱者,只有活著才有機會解決問題。

再給自己和親人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READr 讀+文章
娃娃機夾什麼
窮得只剩一條命
萬畝農舍良田起

今日熱門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