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馬斯克」 載人戰鬥機時代還沒結束

青年日報社
青年日報

編譯王光磊/綜合外電報導

SpaceX創辦人馬斯克,日前在美國空軍的空戰研討會上,當著大票美軍飛官的面宣稱「隨著自主科技進步,載人戰鬥機已經過時」,不過米契爾航太研究所執行董事伯基2日投書「國防新聞」,直言馬斯克「預言有誤」,強調「有人戰機未來數十年內仍將是爭取空優的基礎戰力」。

飛官培訓不易 AI難取代

投書形容,當馬斯克直言「戰鬥機已經過氣」時,整個演講廳內「瞬間結凍」,此一說法更被主要媒體引用,引發載人戰機與無人機支持者的論戰,不過投書認為,戰鬥機飛官是「全世界最嚴苛的職業」,需要數年多階段培訓,以及身心的各種考驗,才能在作戰中隊執勤,但這只是開始,哪怕是最有經驗的戰鬥機飛官也必須保持訓練,以維持其操作技能。

為什麼戰鬥機飛行員這麼難培養?投書形容,戰鬥機飛官必須在高度動態的戰鬥空間中,以最高達2倍音速的速度執行3度空間機動,同時操作高度複雜的任務設備,還得閃避、反制,甚至反擊敵方戰機與防空系統的攻擊;至於當前人工智慧駕駛則是在2D平面上運作,擁有「可預測的駕駛規則(即交通法規)」,但在2019年仍發生至少3起意外。

空中優勢決定戰場成敗

換言之,扣除MQ-1與MQ-9等遠距遙控飛機,當前如RQ-4等真正的「無人機」,是在「任務參數易於理解、未知數最小化與遵循固定規則」等情況下,展現優異表現;而F-22與F-35等戰機,也已採取部分「人工智慧功能」,以減輕飛行員操作負擔,進而發揮戰機的機載戰力,當然這與自主執行滾轉、俯衝等纏鬥動作相差甚遠。

投書直言,在考慮此問題時,必須重新思考戰鬥機執行的任務,也就是爭取「空優」,其將直接影響戰爭的勝敗,如1940年的英倫空戰,英國皇家空軍飛官們成功拯救了英倫三島,但1945年的納粹德國與1991年的伊拉克,則因為失去空優,讓盟軍空地部隊予取予求。換言之,沒有空優,無論海面上的船隻、地面上的士兵,天空中的無人機,太空中的衛星,乃至於不可見的網路通信設施,都無法生存。

自主載具時代 仍有長路要走

不可否認的是,自主載具系統確實是未來趨勢,但要與熟練的對手抗衡,還有長路要走,投書更呼籲世人「不能把科幻小說裡的劇情,與當前現實威脅直接連結」。因此,對不起,馬斯克,你錯了,離戰鬥機時代的結束還早!

馬斯克日前在美空軍研討會上宣稱「載人戰機已經過時」,但就現實面而言,無人戰機要取代載人戰機,恐怕還有長路要走。(取自DVIDS網站)

戰鬥機飛官們必須在高度動態的空間裡以高速執行3度空間機動、執行任務,對抗敵機與防空系統,而這是短時間內AI無法處理的複雜工作。圖為進行特技飛行的美空軍雷鳥小組戰機。(取自DVIDS網站)

現役RQ-4等「正港無人機」能夠自主執勤,主要是仰賴將任務性質「極簡化」,但也因此無法面對高強度戰場挑戰。(取自DVIDS網站)

現在車輛自駕系統仍受許多質疑,自然更難類比戰鬥機飛行。圖為奧迪公司測試自駕系統。(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