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手記】陳玉勳《消失的情人節》 誰是大魔王?

·7 分鐘 (閱讀時間)
《消失的情人節》裡,「大霈」李霈瑜 (左)與周群達在公園相識的戲,讓她被導演陳玉勳狂罵。(牽猴子提供)
《消失的情人節》裡,「大霈」李霈瑜 (左)與周群達在公園相識的戲,讓她被導演陳玉勳狂罵。(牽猴子提供)

「咔!」

我站在林森公園的高處拿著大聲公大聲喊,再也忍不住地大聲狂罵演員

完蛋了,這時候公園裡路人很多,我的形象毀了,所有路人一定覺得這個導演很恐怖、大壞蛋。

但是我不行了,天氣很熱,這顆鏡頭很長,台詞很多,攝影師扛著沈重的攝影機跟著演員已經跑了十幾趟了,我真的很擔心攝影師腰快斷了,而且天色愈來愈暗,已經沒光了。老天給了我們好天氣,但演員一直演不好、一直出錯、節奏一直不對,我只能一直要大家再來一次,時間的壓力最容易讓我爆炸。

我很想當個優雅的導演,但是每天都在罵大霈。我一向對演員很好,很少這樣罵演員。沒辦法,面對她,我只能當個壞人,因為她是女主角,這是她的故事,她的戲最多,演不好這部電影就完蛋了,而且當初是我向監製、發行公司老闆拍胸脯保證大霈一定可以。

1年前,我當台北電影節評審時看了一部《海人魚》,大霈在裡面演個配角,她讓我眼睛一亮,覺得這女生很自然、率性,應該可以來演我的女主角小淇。但是她根本不是演員,唯一的演戲經驗就是這部《海人魚》,她行嗎?這太冒險了吧?

後來討論演員選角時,我「鼓起勇氣」跟最愛打我槍的李烈、葉如芬、石總說要找大霈演小淇,他們對她沒什麼印象,就找她來見個面聊一聊。

一見到她本人我立刻被電到了,就是她了,不管!就算她是個北七也就是她演了啦!

烈姐、葉如芬、石總雖然不放心,但都相信我過去的眼光,都同意就是她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內心一直七上八下,這女主角的表演非常難,她的講話速度、肢體行為都要比正常人快一點,又不能太誇張。這種表演,影后來演都很難,何況是個沒什麼演出經驗的人,大霈真的可以嗎?但是我真的找不到比她更適合的人選了。

開拍後就輪到我要扛起責任了,她真的是個很棒的女生,但不是個有經驗的演員,演出常常讓我眼睛一亮,隨即黯淡,剛要讚嘆時馬上就走鐘。我只能像個老媽子一樣不斷叮嚀提醒,有時演了數十遍還犯相同錯誤,甚至明明很精彩卻馬上忘了下一秒的動作。我當然不是只會罵人,演得好我還是會讚美、讚嘆,仔細地告訴她哪個地方很好,哪個地方不好,但常常上一個鏡頭被我誇獎得眉飛色舞,下一個鏡頭又被我罵到臭頭。

我對她那麼嚴苛是因為我看到了她很多精彩卻不自覺的表演,有才華的人不逼他把才華拿出來就太糟蹋人才了,雖然知道這是一種很大的折磨,但我不能對她放鬆,一放鬆就怕前功盡棄。

這樣一路拍下去也一路噹下去,我知道她壓力大到不行,每天都夢遊。但她卻沒崩潰,每天沮喪地收工,隔天還是勇敢帶著笑容來上工。我真的超佩服她的毅力和韌性。

其實拍了一個禮拜後我心裡就覺得她可以了,她的表現也愈來愈穩定。

《消失的情人節》裡,「大霈」李霈瑜 (左)做什麼都比別人快,劉冠廷做什麼都比別人慢。(牽猴子提供)
《消失的情人節》裡,「大霈」李霈瑜 (左)做什麼都比別人快,劉冠廷做什麼都比別人慢。(牽猴子提供)

但是…有一天,她告訴我,她不會演哭戲。

我的天啊!我也最不會教哭戲,我根本就不喜歡要演員哭,但是沒辦法呀!編劇就寫了一場最重要的哭戲呀!(其實編劇也是我啦)

然後她和我就開始擔心那天的到來。

在最後那場哭戲之前,我們找了一場戲來試著哭哭看,結果拍了一個晚上,大家被蚊子叮了一整夜,這位小姐一滴淚也擠不出來,真是個陽光女孩呀!

於是我們就更擔心了,那場最後的哭戲被我設定為本片的三大魔王關卡之一,難度10級,怎麼辦啊!

緊張歸緊張,擔心歸擔心,光陰似箭、時光荏苒,該來的日子還是會到來。

拍攝這場最後的哭戲時所有人都非常緊張,我看連生活製片組買早餐也很緊張吧!全劇組都很喜歡大霈,都知道她已經被我折磨一個多月,快要領畢業證書了。大家都知道這是她的最大關卡,都在默默幫她加油,一定要打敗大魔王。在他們眼裡我才是可惡的大魔王。

一切就緒,準備拍攝了。

女主角上戲前就是一副視死如歸、準備上斷頭臺的樣子。我知道她準備了很久,甚至跟舒淇大神請教過,但完全沒把握。

我極盡溫柔地跟她說了很多話(其實都是廢話),在全場屏氣凝神安靜得連壁虎都不敢出聲之下,副導喊了Action。

男女主角開始演了,很好…氣氛很好…節奏很好…情緒很好…關鍵時刻來了,該掉淚了…拜託…哭吧…

她真的哭了,哭得好傷心、好令人心疼…

我也忍不住跟著哭了,副導遞了面紙給我(居然被發現我在哭,好丟臉,想瞪副導一眼,發現她也在哭…)

好…哭得差不多了…大霈給我笑出來…給我笑出來…

她笑了…在最好的時機,她收拾淚水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喊了OK,然後過去擁抱大霈,大家哭成一團。

謝謝妳,大霈,成就了楊曉淇這個我無中生有的角色,妳讓一個原本只有三個字的名字變成一個活生生的人。

我雖然是妳的大魔王,妳也是我的大魔王。

後來我問大霈為什麼可以哭出來,她說她本來也哭不出來,但是一抬頭看到對手戲的男主角劉冠廷那樣的可憐又憨厚,加上燈光的氣氛,她心裡一酸就哭出來了,那瞬間她真的進入那個角色的內心,她懂了,那不是靠表演方法流出眼淚,是角色內心真情流露。

喔,真是感謝劉冠廷,感謝攝影師、燈光師,感謝老天爺,感謝每個人。

大霈完成最困難的哭戲,讓導演陳玉勳(右)也哭了,他過去擁抱「大霈」李霈瑜 ,工作人員也哭成一團。(牽猴子提供)
大霈完成最困難的哭戲,讓導演陳玉勳(右)也哭了,他過去擁抱「大霈」李霈瑜 ,工作人員也哭成一團。(牽猴子提供)

陳玉勳

1962年生於台北,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學系畢業,電影作品包括《熱帶魚》、《愛情來了》《總舖師》《健忘村》等,廣告作品有京都念慈庵喉糖系列、保力達蠻牛系列、神來也麻將手遊系列等。MV作品則有五月天的〈心中無別人〉〈憨人〉〈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出頭天〉〈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導演手記】林書宇《夕霧花園》 老天爺給的禮物
【導演手記】《江湖無難事》 邱澤一個屁讓我苦惱一下午
【導演手記】《返校》凝聚台灣人 不能忘記自由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