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眾並不小 江家華四闖安古蘭

許文貞╱專訪

中國時報【許文貞╱專訪】

台灣多數人對動漫畫的印象,還是「給小孩看的」或「次文化」,然而四度走訪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的《法國漫畫散步》作者江家華表示,看到大人們也排著長長的隊伍,抱著漫畫給心儀的漫畫家簽名的盛況,「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她表示,「可見有些在台灣看似小眾的事物,放大到全世界看,會發現其實喜歡的人很多,一點都不小眾。」

從台北國際書展的小誌攤位,到草率季藝術書市集,近年台灣不少與圖像、漫畫、雜誌相關的活動,都會見到江家華在其中穿梭的身影。採訪前,她剛以《新活水》雜誌前主編的身分獲得金鼎獎,旋即出版《法國漫畫散步》,手邊還正在寫另一本研究雜誌的書,「我發現自己喜歡的東西都偏小眾。無論是形式或內容,我喜歡能讓我覺得出乎意料的事物。」

雖然從事文字工作,對江家華而言,電影、漫畫和雜誌是她從小就愛看的,圖像閱讀對她而言稀鬆平常,「長大後我才發現自己很幸運,不是大家都知道該如何看懂圖像中表達的意涵。」然而真正讓她對漫畫和雜誌大開眼界的,是在誠品《好讀》工作期間的養分。

江家華回憶,當時《好讀》的漫畫專欄,會邀請作家推薦喜歡的漫畫,而擔任編輯的她,就要跟作者借幾本漫畫來拍照,她卻是借來一整套,拍完照之後,趁雜誌工作等待的空擋,在辦公室熬夜一口氣讀完,「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看了浦澤直樹的《21世紀少年》,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除了熟悉的主流少年少女漫畫,還有很多不一樣的作品。」

到報社工作時,江家華擔任漫畫線記者,隨著2012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台灣館的成立,出差造訪這座法國西南方的古城,接觸歐美的漫畫作品。每年漫畫節期間,這座安靜的山城便湧入40萬人次來自世界各地的漫畫迷,整座城市化身漫畫展館,從壁畫、公共設施上的塗鴉、雕塑都是漫畫,能看到大出版社的漫畫書,也有個人獨立創作的漫畫和小誌,「最迷人的就是在展覽看到漫畫大師們的原稿,看到那些塗改的痕跡、墨線、筆觸。」

離開報社後,江家華更遠赴英國、中東,研究各地獨立雜誌的故事。由於前後在五本雜誌工作過,她對一本雜誌的誕生,興趣不只在美學或設計,「我更在意的是,雜誌背後牽涉的環境因素,以及人的故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