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黨風雲錄3】挺過泡沫化,吸納選民帶動「質的改變」 時代力量(上)

曾芷筠
鏡週刊Mirror Media

面對民眾黨瓜分、民進黨打壓、網軍猛攻,時代力量政黨票最終逆風衝破百萬(109萬8100票,得票率7.75%),根據比例可分配3席,相較於2016年73萬票(得票率6.1%)只得2席,有所成長。儘管6席提名區域立委(含時力推薦的屏東張怡)全軍覆沒,總算挺過泡沫化危機,居國會第四大黨。4年來,以黃國昌為首的5位立委戰果有目共睹,退黨風波未顯著影響支持者黏著度,反吸納更多不滿藍綠選民,時代力量的第三勢力路線逐漸紮穩步伐,黃國昌選後受訪,直言這是「質的改變」。

拋棄小綠路線,堅持制衡藍綠,未來環保老將陳椒華、人權律師邱顯智、小燈泡媽媽王婉諭這個國會新團隊陣容如何延續戰神戰力?邱顯智說:「我們不會護航執政黨,領了薪水、政黨補助款,就要盡在野黨的監督角色。」

王婉諭則是看到時代力量的理想性,願為理想而非利益努力。對於未來在國會內的個人任務,她表示:「立委的角色不只立法,還有監督政府,具體方向包括犯罪被害人保護法、親子正義、托育環境、有虐待案件的托兒所資訊公開透明等等,讓爸媽能更安心地養育孩子。」竹科工程師出身的她也會在科技產業轉型上努力,監督政府調整體質,避免人才流失。而當選當晚,有網友在臉書留言恐嚇,「小燈泡媽媽」的傷痛與形象永遠背負在她身上,她呼籲選民回歸理性:「我的抗壓性沒有問題,這種留言不斷出現。但如果危及小孩安全,必定奮力捍衛,必要時會採取法律行動。」

民進黨單獨過半,時代力量未來如何與民眾黨競爭合作,端看議題取向。邊緣落馬的黃國昌是否佈局2022地方選舉?下一步動向備受關注。

2020年1月11日晚間9時30分,這或許是黃國昌數年來最緊繃,也最舒心的一刻。

選前他這樣說:「我這一席上不上,交給選民決定,我看得很坦然。如果沒有上,我海闊天空,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確定落選後笑容反而變多了,他這樣說:「休息一下很好,我未來也會在公民社會與大家一起努力。」

「小燈泡媽媽」王婉諭列不分區第三名,成功進入國會,未來會著重投入司法、親子、科技轉型等領域。
「小燈泡媽媽」王婉諭列不分區第三名,成功進入國會,未來會著重投入司法、親子、科技轉型等領域。

過去3年半,他在國會以一擋百揭案打弊,像力戰風車的唐吉軻德。2019年中他揭發總統蔡英文國安團隊私菸弊案,加上黨內「小綠」與「第三勢力」的路線紛爭,為了區域立委協調、挺英與否意見相左,引發立委林昶佐、洪慈庸、北市議員林亮君等人退黨,台北松山信義區陳雨凡退選,時代力量前途多舛。他被網軍抹藍抹紅,被形容是「背刺」,一把插在蔡英文背後的刀。

只是這把刀儘管尖銳無比,卻也脆弱易折,友人觀察,黃國昌總是相信世人會看到實質成績,不願去操弄表象。中研院時期迄今的好友、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黃丞儀語重心長:「7月的時候他形象差到極點,我建議他找個公關公司,他只回:『幹嘛浪費錢。』他當學者也不是長袖善舞型,而是整天關在研究室,從早上6點到晚上11點,他就是孤僻、不屑跟人交關。他每次都說:『這樣難道對台灣有比較好嗎?』但這不是對台灣有沒有比較好,而是他要做的事能不能獲得更多人支持,如果沒人支持,自己一個人幹,說是為台灣好,就是做不起來嘛!」唐吉軻德走著走著,也很可能變成多疑、眾叛親離下瀕臨瘋狂的悲劇人物李爾王。

路線之爭 險滅黨

選前三週,黃國昌密集召開記者會,一面連同其他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端出土地正義、科技新創等牛肉政策,一面替新竹市立委候選人高鈺婷站台,對民進黨籍候選人鄭宏輝砲聲隆隆,轟他圈地炒房,透過灌人頭掌握土地重劃會,變更建地後一年轉手賣出便可淨賺5,304萬暴利。黃國昌忍不住酸民進黨祕書長羅文嘉:「批評林為洲炒地皮,沒資格當立委,那鄭宏輝呢?你雙重標準成這個樣子,什麼都不敢講,還變成野百合學弟,一起烤民主香腸,真的扯爆了。」

批藍打綠、高舉監督執政黨旗幟,是時代力量經歷2019年中退黨潮後純化的第三勢力路線。此一時也,彼一時也。2016年選舉,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的選區受民進黨禮讓提名而當選,加上不分區的二席,成功在國會組成黨團,作為後太陽花時期2015年初創立的新興政黨,時代力量的基數小,成功得又太快。當時已隱隱存在二條路線,2016年起在新竹操盤地方選戰的太陽花學運要角陳為廷回憶:「邱顯智選新竹立委的感受就很深刻,邱顯智跟柯建銘互槓,攻擊柯黨團協商、黑箱,洪慈庸跟林昶佐就會接到地方樁腳抗議的電話,當時他們扛住壓力,還是來挺邱顯智。但是這次,很難想像這兩條路線怎麼並存,過去4年我們跟民進黨又有更多矛盾衝突。」

2018年1月,黃國昌與其他4名時代力量立委來到總統府,要求撤回勞基法修法,被批評是與民進黨焦土抗戰。
2018年1月,黃國昌與其他4名時代力量立委來到總統府,要求撤回勞基法修法,被批評是與民進黨焦土抗戰。

2016年勞基法修法,工運團體毛振飛等人在中山南路絕食,時代力量黨團授權讓黃國昌與蔡英文會面,說好保密,會議內容卻被府方流出,媒體寫成密會,其他同黨立委不知情。那時,沒有人出來為黃國昌說話,黃與蔡的信任也就此破裂。2018年勞基法二修,黃國昌與黨團立委在總統府前淋雨靜坐,夜宿禁食,要求撤回法案。但除了徐永明,其他三人都準備落跑,高潞以用最先說肚子痛;洪慈庸不斷接到來自總統府的電話,要求先撤退再協商;林昶佐則認為,把抗爭強度拉這麼高,下次怎麼辦?

只剩下黃國昌和徐永明堅持靜坐,淋雨很浪漫,但也很悲劇。不少人批評黃國昌英雄主義、愛作秀,當時的祕書長陳惠敏說:「可能是運動性格,我們認為把強度拉高才有機會對話,這也是小黨策略。那也是我們收到小額捐款最多的時候,我們應該要為勞動者拚下去。小黨若無立場,有什麼存在價值?」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小黨風雲錄4】太陽花學運出關播種,花開到哪裡去了?時代力量(下)
【小黨風雲錄5】拒絕「認清現實」 台灣基進黨(上)
【小黨風雲錄6】幸好還有陳柏惟 台灣基進黨(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