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黨風雲錄4】太陽花學運出關播種,花開到哪裡去了?時代力量(下)

曾芷筠
鏡週刊Mirror Media

2018地方選戰使時代力量黨內矛盾浮上檯面,各地黨部針對是否挺柯文哲不同調,黨中央決策委員會無法做出決議,最後由各黨部主委自行決定,形同多頭馬車。北市議員黃郁芬、林穎孟等靠著友柯順利當選,然而柯的「兩岸一家親」言論招致不少時力黨員不滿,當時主委是林昶佐。

新竹縣市提名7人當選6席,打出漂亮成績,靠的是長期地方經營。陳為廷這幾年擔任新竹市黨部助理,他說:「曾玟學(苗栗縣議員)不是太陽花頭臉角色,但也是後太陽花學生組織召集人,廖郁賢(雲林縣議員)也是從媒體壟斷一路到現在。太陽花出關播種,抱持第三勢力目標,現在也開花結果,全國養起來的黨工助理大概200人,都是珍貴人才。至於反自由貿易的勞運、社運、農運團體,有沒有開花結果?我想是很悲觀,因為民進黨執政,很多組織者被民進黨吸納,變得沉寂。」

後太陽花時期,黃國昌退出公民組合組黨運動,另組社團島國前進,著力的是公投法補正。現任黨產會主委林峰正促成時代力量,范雲組織社民黨,第三勢力一時欣欣向榮。爾後加入時代力量的黃國昌,面臨的問題是:怎麼跟這些人相處?與人合作不是他擅長的事,況且,黨要靠他募款拉抬聲量,又跟不上他的腳步,有時還扯他後腿。

黃國昌的親近友人透露,其實太陽花退場後,很多人勸黃選新北市長,黃卻認為,民進黨已經推出游錫堃,如果跟民進黨爭,結果是朱立倫選上,選民一定會怪他。「他過於謹慎,也不敢跳出去創一個黨,他個性有一點侷限,每一步都很小心。」對照同為後太陽花時期崛起的柯文哲,從講話唯唯諾諾的台大醫生,快速進化為在全國造勢場合上呼風喚雨的討喜政治人物,如今組成民眾黨,下一步將挑戰2024總統大選,黃國昌卻面臨連不分區立委都上不了的困局。「有人說黃國昌很會算,根本沒有,他有時候就是太浪漫,太陽花後能量這麼大,他覺得公投法很重要,跑去各鄉鎮搞公投法、對名冊,也是受到林義雄影響,人家柯文哲在搞選舉,有沒有算錯?」

國會民進黨過半,動輒多數碾壓,時代力量黨團完全動彈不得,提案被擱置,被奚落不懂議事規則與政治現實,被社運團體和法律界罵難相處,黃國昌自己的感受是「狗吠火車」,他愈講愈生氣:「勞基法修惡我還要幫民進黨背書?背棄勞工朋友對我們的信任?慶富案損失上百億,你要我閉嘴?普悠瑪死了18人,還繼續撒謊不肯檢討台鐵沈痾?如果連這種事情我都把嘴巴閉上,幹立委幹嘛?我回家睡覺就好了!」

陳椒華(左)、王婉諭(中)、邱顯智(右)組成最新時代力量黨團,時代力量走入新一階段。
陳椒華(左)、王婉諭(中)、邱顯智(右)組成最新時代力量黨團,時代力量走入新一階段。

「從2008到2016年選舉,是一股又一股的公民運動讓國民黨徹底在野,公民運動讓民進黨大勝,但當初要推動的改革現在完成了嗎?2008年野草莓,集遊法修了嗎?2013年反媒體壟斷專法修了嗎?2014年太陽花,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修了嗎?也沒有啊。通通都沒有,你拿道理說服我啊?社運只要民進黨一執政就全面弱化,當初參與的年輕朋友,現在甚至在民進黨佔有位置。」黃國昌音量超大,一張臉氣噗噗。那林飛帆呢?還有聯繫嗎?他語氣軟化下來:「他有他的政治選擇,我只能祝福,他參加民進黨到現在,我不曾講過一句不好聽的話,因為我覺得他是個人才。他接下來的挑戰是他要改變民進黨還是被民進黨改變?」

黃國昌友人觀察,林飛帆認為黃總是問他很實際的問題:「什麼時候要選舉?」好像人生選項只有選舉,似乎被當成工具,心裡不是很舒服,加上時代力量黨內紛爭,最後選擇加入民進黨對抗亡國感。

小黨仍有危機感,轉戰地方首長?

不只對林飛帆,對退黨同志,他至今也不曾口出惡言。霸氣外露的獅子座,其實有脆弱柔軟的一面。黃國昌選前受訪時坦言:「去年夏天時代力量發生的事情讓我很心寒,是為了年輕人我才留下來,我不希望他們熱情加入時代力量,希望走自己的路,就因為大黨出手,被裂解碾壓掉,不可以讓年輕人這樣被欺負,要有人跟他們站在一起。盡我的能力幫助他們,保護他們,不要讓他們還沒有長大就被踩死了,這是我現在的心情。」傳言他退黨潮後也曾考慮退黨,甚至不想排入不分區,是一群年輕人夜半清晨殺到他家阻止他。

黃國昌的性格確實有許多缺點,臉臭、像訓導主任咄咄逼人、不擅長人際交關合作、信任圈過於狹窄,直接影響到黨內領導統御。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李兆立認為原因其實很簡單:大家都是從社運來的,沒有轉化成專業政治工作者的狀態。「他是工作狂,不斷思考很多事情,然後在會議上拋出問題,你沒辦法回答,變成容易以他的意見為主,這是武器不對等造成的,不能說是強勢。或是活動慶功,應該要唱歌喝酒講幹話,但他在交代下一個工作。他有很強的危機感,小黨要有國會表現才有聲量,才能生存。民進黨是執政黨,時代力量是在野黨,遲早會有衝突,衝突的時候自己要夠強,否則就會像台聯被輾過。」

選前一天黃國昌、徐永明最後台北市掃街衝刺,選後二人將離開國會,未來動向值得關注
選前一天黃國昌、徐永明最後台北市掃街衝刺,選後二人將離開國會,未來動向值得關注

2018年地方選舉敗選後,民進黨策略性排擠柯文哲、弱化時代力量,意圖將所有反國民黨勢力集中到民進黨,小黨側翼皆為我所用,更加凸顯藍綠板塊歸位,小黨夾縫中求生的困境。加上單一選區二票制對小黨不利,維持能見度往往需要走偏鋒,甚至民粹。年中退黨的黨員吳崢認為:「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焦土抗戰,企圖用立法權壓制行政權,對社會不滿的選民覺得很棒,時代力量得到聲量和支持,但背後是對執政黨的不信任和對抗,我覺得這是惡性競爭。」

黃國昌與柯文哲競逐第三勢力中間板塊高地,未來分合值得關注。黃國昌坦言:「時代力量未來一定要爭取地方執政的機會,從地方執政讓大家對你有信心,才有可能走下一步。」未鬆口是否參選台北市長,但帶刀的唐吉軻德,挑戰或許才將開始。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小黨風雲錄5】拒絕「認清現實」 台灣基進黨(上)
【小黨風雲錄6】幸好還有陳柏惟 台灣基進黨(下)
【小黨風雲錄7】小黨被邊緣化,「綠黨未來四年恐無法生存」 綠黨(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