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職場慘遭霸凌 2年內釀1死1傷

華視影音

台北市 / 黃敏惠 方起年 報導

兩年內台灣發生兩起未成年少年因打工於職場遭到嚴重霸凌及虐待案件,造成一死一重傷的悲劇,兩起案件突顯出青少年在職場受虐成為社會安全網照不到的角落,全台灣15到19歲的勞工約11萬兩千人,兒少團體呼籲政府要正視青少年打工求職的安全管道,以及加強對雇主和職場安全的罰責,不要讓弱勢少年職場受虐的悲劇重演。

羅姓少年母親說:「我很捨不得,知道嗎。」想見不敢見的痛,當媽媽伸手掀開兒子上衣那一刻,全身密密麻麻一百多個傷痕,右手和右腳包滿紗布。彰化一名17歲羅姓少年去年底透過人力仲介做鐵工,惡劣雇主拿走他的手機限制他的行動,想離職就毆打用空氣槍掃射留下渾身傷。新北市超商也發生未成年店員被搶劫不成的客人砍斷掌,青少年的職場安全網亡羊補牢了嗎?

全台灣15到19歲少年勞工有11萬2千人,中途離校生約1萬6千多人,通常青少年要找工作六成都透過朋友拉個線,只有2%利用政府求職管道,其實70%希望政府提供合法工作,落差非常大,調查發現年紀越小越容易落入高風險的職場,很多是弱勢家庭得背上養家重擔,為了錢得忍,但是政府伸出手了嗎?

立委(眾)賴香伶說:「最難防的是什麼,是工地,所以工地這種就要靠職安體系的勞檢進場,所以職安勞檢在工地上面安全,確實可以逮到很多移工的黑工,青少年的黑工。」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葉大華說:「(不良雇主)吹哨人條款,我就想到我們青少年就業輔導員就可以擔任吹哨者,可惜這部分投資政府長期忽略。」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說:「受害青少年多半來自比較弱勢(家庭),他的社會支撐少,很多不良企業雇主就當然肆無忌憚,認為你也沒有能力對我怎麼樣,他們變成一個悲劇加悲劇的複製。」

台少盟希望政府建立青少年就業輔導員的制度,不要讓孩子在職場單打獨鬥,也要加重對雇主和職場安全的罰責,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只會讓更多爸媽七上八下。


原始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