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隔離不是只能看《全境擴散》!推薦 4 部恐怖喜劇讓你暫時忘記武漢肺炎!

·8 分鐘 (閱讀時間)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武漢肺炎疫情已經造成全球動盪不安,許多國家已經採取封城封國的政策,並且呼籲國民盡量在家不要外出。在如今嚴峻的情勢下,不妨待在家,看一些你忽略已久的有趣電影。我們選擇了一些與這波世紀傳染病相關的電影推薦給你,不過請放心,不是《全境擴散》(Contagion)那種會讓擔心疫情的你更擔心的電影,以下介紹的四部電影有些溫暖、有些搞笑、絕對讓你能稍微忘記可惡的肺炎病毒。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1. 2013 年《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雖然還沒有補藥能夠讓你完全抵擋肺炎病毒,不過至少我們可以先用帥哥補補眼睛:小時呆萌的尼可拉斯霍特,沒有長歪地成長為現在的英挺帥哥。人帥真好,即便成為殭屍還是那麼帥。你發現了,中文片名完全出自一種酸葡萄的忌妒心態。殭屍怎麼可以這麼帥,還能帥到擄獲少女芳心、帥到跨越人屍之間的食物鏈障礙。霍特飾演的殭屍遇上了泰瑞莎帕瑪飾演的女孩──儘管他殺了她的男友。但是殭屍太帥可以讓少女遺忘血海深仇。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社會爆發疫病大流行時,通常另一種疾病也會快速蔓延:差別歧視。罹病者容易被視為罪惡的淵藪,這種差別歧視容易讓人忽略,他們原本其實也是與我們無異的正常人。《殭屍哪有這麼帥》拋出了一個殭屍類型電影的新點子:如果殭屍跟人類一樣也會思考、也有感覺呢?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我們的殭屍男主角,原本已經厭倦了四處蹣跚的無聊生活,但在當他遇上女主角之後,生活不再只有吃人與摔倒。殭屍青年因戀愛而成為覺醒青年,可能會是解決殭屍危機的關鍵。但很不幸地,這對羅密歐與茱麗葉站在殭屍與人類的戰場正中央。殭屍與少女的愛情有點小清新、還有隱藏在浪漫之後,對現實歧視的批判。

2. 2004 年《活人甡吃》(Shaun of the Dead)

電影裡,殭屍的噬咬讓受害者變成另一個殭屍。這種影像大師喬治羅梅洛(George A. Romero)開發的電影類型,是除了醫療類型電影之外,最適合用來比擬現代傳染病生態的藝術型態。而如同肺炎病毒每年都在進化中一般,自 1968 年羅梅洛執導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將殭屍成為大銀幕的寵兒之後,這 50 多年來殭屍也持續進化中。如同上述提到的《殭屍哪有這麼帥》把這種血肉模糊的怪物,化為讓人雙眼含星的戀愛對象,《活人甡吃》也是一部顛覆殭屍公式的恐怖喜劇電影。

但是《活人甡吃》的顛覆之處,並不僅在那些嘲諷式的笑點。殭屍電影通常令人感覺壓力山大、隨時都得提心吊膽、而且通常結局非常灰暗。《活人甡吃》卻是一部開頭惡搞、結尾溫暖的難得電影。殭屍電影往往會出現角色為求生存,不惜背叛親朋好友的殘忍橋段。但是《活人甡吃》反過來,嘲諷這種看似義正嚴詞的「為求生存不擇手段」說法。朋友的定義並不在於他有沒有錢、後台夠不夠硬──不在於他的存在對你的生存有沒有益處。《活人甡吃》高歌友情可以超越生死,即便他是個會吃人的殭屍。《活人甡吃》的劇情概念比《殭屍哪有這麼帥》更極端,如果你懶散耍廢的豬朋狗友變成了殭屍,你是不是還願意跟他一起打電玩?

3. 2006 年《撕裂人》(Slither)

如果你喜歡恐怖電影的原因,是為了享受純粹的驚嚇,那麼恐怖成分比起《殭屍哪有這麼帥》與《活人甡吃》更多的《撕裂人》,應該能滿足你。許多人從《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開始,認識並喜歡上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插科打諢救宇宙的胡鬧風格,那麼應該來看看岡恩更早的恐怖作品《撕裂人》。這部描寫外星怪蟲悄悄侵入人體、把他們變成異形怪物的恐怖電影,諧仿了 50 年代電影《天外魔花》(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開創的「人體入侵」恐怖電影類型,同時又結合了 80 年代《靈異殺陣》(From Beyond)等等肉體恐怖(Body Horror)類型的血肉變形趣味。這讓《撕裂人》像極了那些嚇壞 5、6 年級童年的恐怖電影,但是另一方面,這些經典電影裡常見的套路,在《撕裂人》裡卻看來不太一樣:該死的角色沒死,該嚇人的橋段看起來卻很搞笑。

《撕裂人》是獻給重口味影迷的精心禮物,它當年的票房表現十分悽慘,但是很快地就有「逐臭之夫」為它平凡——口味獨特的古早恐怖片影迷死忠地推崇《撕裂人》,讓它快速成為著名的恐怖邪典作品。可是話說回來,《撕裂人》雖然在形式上諧仿過去的恐怖電影,但內容卻不像那些「為殘而殘」、對人性徹底絕望的恐怖電影。與血腥浮誇的特效相反, 《撕裂人》有一個輾轉反側的愛情故事,甚至可以用「淒美」來形容。

4. 2018 年《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是個即將畢業的高中女孩、安娜想要離開這個小鎮探索更大的未來……安娜發現殭屍擋在她的未來之前。《安娜與世界末日》也是一齣很不一樣的殭屍恐怖喜劇:這也許是音樂劇第一次套上風馬牛不相及的殭屍恐怖類型,但是效果/笑果卻好極了。《安娜與世界末日》的歌曲悅耳動聽,讓它也沾染了《活人甡吃》中那種惡搞殭屍的嬉鬧感:當《活人甡吃》裡的主角開始每天起床後無聊的例行公事,他沒有發現身邊人吃人的駭人景象;當安娜早晨戴上耳機,享受一首伴她上學的輕快歌曲時,翩翩起舞的她,也沒發現鄰居社區已經淪為一座殭屍地獄。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當然,高中歌舞劇很容易令人想起《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相同的,這些《安娜與世界末日》裡的歌曲,唱的也是青春的衝撞、迷惘、與不被看見。這些懷春懷秋結合著爆頭、噴血與斷肢的畫面,製造了荒謬的喜感。但是當然,一部刻意設定在聖誕節這個全家團圓時刻的殭屍電影、加上一個刻意設定急著想要長大的高中女孩主角,代表《安娜與世界末日》並不只是來販賣金曲與番茄醬的。年輕孩子想要飛向新天空是合情合理的,但他們在滿懷對未來的想像時,卻常常忘記自己還沒學會如何與舊世界說告別。殭屍在這部電影裡化為最嚴厲的老師,當安娜的好友同學一一慘遭殭屍的毒牙,她必須快速學會放手她從小相處的「過去」,轉向一個不再只有空想的美好、而有更多「未知迷惘」的未來。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我們介紹了一部跨越歧視的浪漫電影、一部惡搞卻高歌友情偉大的喜劇、一部重口味的愛情電影、還有一部成長故事音樂劇。我們不知道疫情何時會過去,但我們知道友情、愛情、親密關係與成長等等人生議題,還會陪伴你很久很久。未必要等到居家隔離時才看電影,但是在這個需要大家更加保護自己的時刻,這些恐怖喜劇,也許會讓你感受到除了憂鬱以外的情緒,讓你更愛自己與身邊的人。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