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柔美」太難影后卡關 楊雁雁:以前曾被老師罵到狗血淋頭

熊景玉
鏡週刊Mirror Media
楊雁雁在《第九分局》扮演大魔王,而温貞菱卻是要除掉她的「降魔戰警」,兩人卻建立起好交情,温貞菱也特地來為《熱帶雨》站台。
楊雁雁在《第九分局》扮演大魔王,而温貞菱卻是要除掉她的「降魔戰警」,兩人卻建立起好交情,温貞菱也特地來為《熱帶雨》站台。

去年獲得金馬影后榮銜的楊雁雁及導演陳哲藝,一開年便帶著當時得獎作《熱帶雨》來台宣傳,兩人除了出席今(30)日晚間的首映會外,還風塵僕僕穿梭北高兩市參加映後座談。提到得獎後的改變,楊雁雁透露工作邀約變多,倒是7歲的女兒還不是很理解「金馬影后」是什麼概念,只覺得「你最近怎麼都在上電視?」

楊雁雁坦言雖然有近10個工作邀約,但她從得獎到現在都還沒開工,除了之前在新加坡為《熱帶雨》做宣傳外,其他時間都在「養精蓄銳」,同時也在加強自己的語言能力,希望下半年可以正式開始工作。陳哲藝取笑她:「她都在練英語,打算進軍好萊塢!」但楊雁雁認為,不僅是英語,華語也有不同的腔調,像她在片中對弟弟、媽媽以及學校學生,口音就有差別。她說:「嘴皮子就是要練,不練就鈍了。」

陳哲藝與楊雁雁訂下再合作之約,打算等許家樂退伍後,就要開拍他的《成長三部曲》,鐵三角第三次再合體。
陳哲藝與楊雁雁訂下再合作之約,打算等許家樂退伍後,就要開拍他的《成長三部曲》,鐵三角第三次再合體。

這次只有陳哲藝與楊雁雁來宣傳,男主角許家樂現在正在等待當兵中。陳哲藝透露,許家樂被「徵召」進了一個舞龍舞獅團,從除夕到元宵節,每天都要去舞龍舞獅,初三那天陳哲藝就以友情價邀請了許家樂的舞獅團來表演,還把楊雁雁,以及片中飾演中風公公的楊世彬請來一起觀看許家樂表演。

「現在許家樂練得非常健壯,加上又有武術底子,我甚至覺得他可以走動作片路線,當武打明星!」陳哲藝還透露他已經構思好劇本,要為許家樂及楊雁雁開拍《成長三部曲》,也跟楊雁雁溝通角色了,打算等許家樂退伍,也就是2022年開拍。但這一兩年他打算先開拍一兩部英語片。

與媒體訪談時,陳哲藝與楊雁雁頗有默契,陳哲藝偶爾還會小虧一下楊雁雁。
與媒體訪談時,陳哲藝與楊雁雁頗有默契,陳哲藝偶爾還會小虧一下楊雁雁。

《熱帶雨》去年底已在新加坡上映,至今仍未下檔,2月份將會在法國上映,3月輪到馬來西亞。陳哲藝表示該片在新加坡的反應十分好,尤其片中提及的新加坡中文教育嚴重被忽視的狀態,令不少年紀較長者特別有感觸。陳哲藝解釋新加坡原本有用中文教學的「華校」與用英語教學的「英校」,但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將所有學校都改為英語教學,中文教育式微後不少華校出身的老人只好學習英文單字才能與兒孫溝通;楊雁雁也表示意外發現該片有不少中老年的觀眾,原來電影帶給他們一種過去的情懷。

楊雁雁表示阿玲老師一個改考卷的動作,鏡頭前看起來很美,實際上演出時她的脖子都快歪了,為了演出「柔美」,她著實花費許多心思。(好威映象提供)
楊雁雁表示阿玲老師一個改考卷的動作,鏡頭前看起來很美,實際上演出時她的脖子都快歪了,為了演出「柔美」,她著實花費許多心思。(好威映象提供)

楊雁雁戲中改頭換面,與本人給人的感覺幾乎完全相反。她笑言最難的地方就是要展現角色「阿玲」的「柔美感」,「我以前在表演學校學京劇唱青衣,被老師罵到狗血淋頭,就是因為抓不住那份輕柔的感覺,拍攝時就想起當時在學校的情形,現在想想,還好被老師罵了一頓,否則也演不出『阿玲』狀態了。」說著楊雁雁還唱了一小段折子戲《西施》,唱完陳哲藝又虧她:「其實你唱的是什麼?」

晚上的首映會現場眾星雲集,除了導演陳哲藝與楊雁雁外,也邀請在《第九分局》裡一同飆戲的温貞菱到場站台助陣,希望《第九分局》在豬年獲得的好票房,可以延續到鼠年開工第一檔的《熱帶雨》。而同為金馬影后的楊貴媚,也到場獻上祝福,更特別分享在電影《月光下,我記得》就與當時仍是學生身份的陳哲藝導演結識,今日見證《熱帶雨》,也替陳哲藝導演感到相當高興。

楊貴媚早在演出《月光下,我記得》時就與來台灣實習的陳哲藝結識,見證了陳哲藝的成長。
楊貴媚早在演出《月光下,我記得》時就與來台灣實習的陳哲藝結識,見證了陳哲藝的成長。

陳哲藝也特別感謝了感謝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與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第一屆國際影視攝製投資計畫」補助他拍攝資金450萬,對當時在新加坡拍片充滿挑戰的狀況下,不啻是一股真正的「及時雨」。


更多鏡週刊報導
【新科金馬影后1】讓導演進產房跟拍 「當媽」幫助楊雁雁奪金馬
【新科金馬影后2】不怕鏡頭前談師生戀 楊雁雁卻最怕「演講」
【新科金馬影后3】躲在角色後面 楊雁雁下台就穿牛仔褲和球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