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圖大主教敢言力挺達賴喇嘛 聯合國演說替同志發聲

·3 分鐘 (閱讀時間)

(法新社約翰尼斯堡26日電)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大主教今天在開普敦辭世,享壽90歲,屠圖大主教生前幽默敢言不畏權勢,曾痛批南非政府拒發達賴喇嘛簽證,也曾在聯合國提倡同志權利運動演說中,替同志發聲。以下是屠圖大主教(Desmond Tutu)為人所知的經典金句。善待白人,他們需要你才能重新發現他們人性的一面。(紐約時報,1984年10月19日)「看在老天的分上,他們會聽嗎?白人會聽我們一直想說的嗎?拜託,我們不過是請你們承認我們同樣是人。你抓我們,我們會流血。你搔癢我們,我們會笑。」(呼籲制裁南非聲明,1985年)「對黑人來說,你們的總統很糟糕。他坐在那裡就像偉大的老白人酋長可以告訴我們黑人,我們不知道什麼對我們才是好的,但白人知道。」(接受美國媒體訪問,回應雷根否決經濟制裁南非實施種族隔離政策政府,1986年。)「在南非的家鄉,有時候我會在白人和黑人都會出席的大型會議中說,『舉起你的雙手』、『動動你的雙手』、『看看你的雙手』,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人。你們是上帝的彩虹子民。」(屠圖主教著作「上帝的彩虹子民」,1994)「我不會敬拜一位歧視同性戀的上帝,這是我的深切感受。我拒絕到歧視同性戀者的天堂。我會說不好意思,我寧願到另一個地方。我對這項議題的熱中程度。就跟我對隔離政策一樣。」(聯合國(US)同志權利運動演說,2013年)「我感謝上帝創造了達賴喇嘛。你真的會認為,一如某些人所說,『你知道,那位達賴喇嘛很不錯,可惜他不是基督徒』?我不這樣認為,因為你知道,上帝不是基督徒。」(達賴喇嘛壽辰演說,2006年6月2日)「他變得有點令人難以置信。對他的人民來說,他成了某種科學怪人。」(接受澳洲廣播電台(ABC)訪問,評論已故辛巴威前總統穆加比( Robert Mugabe)。)「某天,我在舊金山,一如往常,處理我自己的事,一名女士衝向我。她熱情、誇張地向我打招呼:『哈囉,曼德拉大主教(Archbishop Mandela)!可謂某種的買一送一。」(密西根大學演說,2008年)「別打給我,我會打給你。」(宣布退出公眾生活,2010年7月22日)「我們的政府說不支持遭中國惡意鎮壓的西藏人民,我要警告你們,我要警告你們,我們會禱告,就像我們導致這個實施種族隔離制度的政府垮台一樣,我們將禱告不能代表我們的政府垮台。」(評論南非拒發達賴喇嘛簽證,2011年)「說這些逢迎諂媚者是我們的政府,讓我慚愧不已。」(再度批評南非政府拒發達賴喇嘛簽證,2014年)「他有弱點嗎?當然有,包括對他的組織和一些最終讓他失望同僚的堅定忠誠。他留下內閣中表現不佳、無能的部長。但我相信他是聖人,因為他強而有力地激勵他人。(評論曼德拉的過世,2013年)「據說,某天一名辛巴威人和一名南非人在聊天。辛巴威人吹噓他們的海軍事務部長。南非人問他:『你們沒海軍,也沒靠海。哪來的海軍事務部長?這名辛巴威人反駁說:「嗯,你們南非有司法部長,不是嗎?」(諾貝爾獎演說,1984年)「我已經替自己的死亡做好準備,也表明我不想不惜任何代價繼續活著。我希望我能得到同情,並允許我以我選擇的方式,進入人生旅程的下一個階段。」(華盛頓郵報投書,2016年)(譯者:劉淑琴/核稿:陳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