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文雄上場 日中關係低處未算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自民黨黨魁選舉,由親美親台的岸田文雄當選,這件事對中共來說,又是一個壞消息。

選舉之初,比較親共的和野太郎與岸田文雄叮噹馬頭,第一輪投票岸田256票,河野255票。據報導,由於安倍晉三在黨內操作,第二輪投票岸田便大幅領先。網上流傳一張照片,是岸田勝選後,前幾任日本首相濟濟一堂吃飯慶功,其中包括小泉純一郎、森喜郎、安倍晉三、麻生太郎,足見岸田之當選,代表了日本自民黨內的主流傾向。

日本國民對中共的看法,普遍都非常負面,作為執政黨的自民黨,順應民意選出一個對中共持強硬態度的首相,這也是順應民意。

岸田文雄與台灣關係匪淺,他的家族曾在台灣基隆開店,舊址至今仍在。岸田曾多次訪台,曾被李登輝接見,在關於李登輝出席廣島亞運的問題上,岸田曾委婉地表示支持。李登輝逝世後,岸田專門到台灣駐日代辦處簽名悼念。

岸田本被視為日中關係中的鴿派,但在參選過程中卻對中共擺出強硬態度,這當然與整個國際形勢的變化有關。美國印太戰略大轉移,美日關係成了抗中的大本營,日本鑑於本國利益,不可能坐視中共進一步坐大,又視台灣的安全為日本安全的屏障,因此岸田的立場轉變,體現了日本民意,也體現世界潮流。

岸田在競選中提出一系列抗中命題,將以對抗中國為首要任務,在內閣設立人權問題首相輔佐官,監督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政策。他又指台灣處於民主與專制對抗前線,呼籲美國與日本就可能爆發衝突舉行兵棋推演,擺出不惜介入台海衝突的姿態。

日本與美國有日美安全條約,日本又是美日印澳四國集團成員,日本對華貿易額連年下跌,日本企業年來大量遷出大陸,中共武警船已在釣魚島與日本軍艦發生碰撞。以現今日中關係空前惡化的形勢,只能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回不去了」。

至於日本與台灣的關係,除了地緣政治上互相依存之外,台灣曾經長時間被日本統治,民間文化深受日本影響,台日之間的經貿往來長期密切,日本又是CPTPP成員國中,第一個對台灣的申請表示歡迎的國家。

在這樣的時代大背景下,岸田文雄接任日本首相之後,日中關係只會繼續往低處走,日台關係只會繼續朝好處行,這是可以肯定的。海外有中文自媒體認為,岸田的對華政策有待觀察,那都是昧於大局的狹隘看法。

民主國家的大政方針,不取決於國家首領的個人性格好惡,而取決於該國的國家利益,取決國民的好惡,取決於世界大局勢下的博弈。只有總統首相服從於人民,不可能讓總統首相綁架人民。國家領袖是民選的,人民決定國家的立場。

岸田文雄是自民黨選出來的黨魁,自民黨又是日本國民選出來的執政黨,岸田不能服從自身的利害和好惡,他只能服從黨的路線、日本人的意旨,和日本國的利益。

日本是美國在亞洲最忠實的盟友,又是經濟和軍事大國,日本的存在是對中共巨大威脅。岸田當選後,四任日本前首相與他歡聚一堂,杯酒言歡,證明在岸田身上,寄托著前任日本首相的囑托。岸田也只能沿襲日本對華的政策,參與美歐等西方國家的圍堵大軍,做好護衛台灣的軍事準備,非如此,岸田便會失去日本民心,損害日本國家利益,他的首相之位也做不長久。

其實,在當前形勢下,即使和野太郎當選,中共也不會有什麼好菓子吃。看看拜登,他兒子與中共有撕扯不開的利益勾搭,拜登個人與習近平甚至私交不俗,但拜登上台後,並沒有表現出與中共言歸於好的姿態,小事擺出合作姿態,大事毫不容情。這便是西方民主國家的常規,領袖是領袖,國家是國家,只有領袖服從國家,沒有國家俯從領袖。

世界潮流是西方圍堵中共,日本是這一圍堵工程的主力軍,岸田文雄的上台,只會延續中共的噩夢。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生死一瞬間】花蓮漫波飯店驚塌 駭人21秒影片曝光

北影國際新導演競賽揭曉 越南導演《失落邊境》生猛刻劃邊緣人奪最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