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陽書院尋古柏 下

王浩一/文
中國時報

隔天清晨,離開登封市,直奔洛陽白馬寺,去聽僧人早課的梵音誦經,也腳步輕盈地閒走院內。大唐時期,稱洛陽為「東都」,而洛陽古城即在北魏時期已經有「佛國」之名。到了隋唐年代,洛陽高僧輩出,緇服接踵。白馬寺,則是中國境內佛寺的第一座,建於東漢的永平年間,是佛教傳入中土後的首建佛寺,距今已超過1950年了。

從白馬寺往龍門石窟前去,車子經過一條兩側美麗的梧桐樹大道,有「三十里長街」之譽,高聳蒼鬱樹冠覆蓋街道,我貪婪地觀賞綠色隧道的夏蔭,也恣意享受地面斑駁的樹影。車子繼續往南郊前去,在城南十二公里處有南北向的「伊水」,這裡在歷史上一直是洛陽的天然門戶,伊水兩岸有東西兩山,龍門山和香山,形成天然門闕,因此古稱「伊闕」。

西山崖壁上,那裡就是著名的「龍門石窟」。我順著參觀路線,探索龍門石窟神奇的宗教藝術作品,親炙這些約是北魏到北宋四百年間,陸續開鑿的石窟佛像。我也在河流西岸閒步,臨近伊水岸邊婆娑的楊柳下,遠眺水聲緩緩的對岸翠綠東山,總忍不住舉起相機,長鏡頭對準焦距,拍攝巍巍壯觀重檐飛閣的香山寺建築群,依著山勢重重疊疊…。

我的旅行計劃:今晚夜住東山的琵琶峰「洛陽東山賓館」,明天早上輕鬆走訪「香山寺」--白居易在此養老的山寺。他說:「洛都四鄰,山水之勝,龍門首焉。龍門十寺,觀遊之勝,香山首焉。」大和六年(832),秋天,六十一歲的白居易夜宿剛剛修繕完畢的「香山寺」,這是他初次在此過夜,吟有〈初入香山院對月〉。白居易對著皎潔的月光說,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家」,你知不知道?

老住香山初到夜,秋逢白月正圓時。

從今便是家山月,試問清光知不知。

原本傾頹的香山寺,因為白居易捐了六、七萬貫的財物,所以有了修繕之資。這個錢,是有故事的,原來與白居易交友最篤善的元稹,於大和五年(831),病逝武昌。臨終留下遺言,希望白居易為自己撰寫墓誌。元稹死後,家人攜來大筆財物來洛陽拜見白居易。摯友早逝,白居易悲痛萬分,他對元家人說:「文不當辭。」墓誌我一定寫!可是「贄不當納」,潤筆費絕對不收,白居易推辭再三,拒絕收下這筆龐大的酬勞,元家堅持當給,雙方尷尬僵持。最後,白居易決定將這筆財物轉贈香山寺修繕之用,成就一樁佛家善事,三贏。於是這座北魏古寺得以重修,工程由河南尹白居易啟動,加上其他官員也來協助,終於重現皇家大寺的風采。

大和七年(833)春天,白居易任河南尹已經滿三年,自覺身體衰弱潦倒,「欲去公門返野扉,預思泉竹已依依」,他決定辭去府職。四月卸下河南尹,但是朝廷再授他太子賓客分司東都,這是「國老的榮譽職」。從此,白居易真正退休了,在洛陽的晚年歲月,香山寺成了第二個家,自言「香山閑宿一千夜」。

閒散自在的白居易,他常常搭乘一小船,從洛陽城建春門出發,沿著伊水,逆流抵達龍門與香山,不是小遊而已,而是長住這裡。

「熱愛」一詞,可以精準地形容白居易對香山寺的態度。他自號「香山先生」,有關香山寺詩文,白居易前後寫了二十多首,其中〈香山寺二絕〉,說到他把喜飲的家釀與常讀的書籍,一半都搬到了香山寺,還說了下輩子投胎,要來香山寺當「山僧」與白雲山泉為伴:

空山寂靜老夫閒,伴鳥隨雲往復還。

家醞滿瓶書滿架,半移生計入香山。

愛風巖上攀松蓋,戀月潭邊坐石棱。

且共雲泉結緣境,他生當作此山僧。

(文字摘自王浩一《哲學樹之旅:漫漫走過千年之路》,有鹿文化出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