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又推倒世局骨牌

劉必榮

2020年才剛剛開年,中東緊張就陡然升高。

1月3日清晨,美國總統川普下令以無人機在巴格達擊殺了伊朗革命衛隊司令蘇萊馬尼。由於蘇萊馬尼的地位是伊朗宗教領袖哈米尼的親信,在國內又廣受愛戴,伊朗上下因此激動悲憤,矢言血債血還,美國則揚言若受到威脅將毫不猶豫先發制人。雙方劍拔弩張,油價、金價陡然升高,中東一下陷入千鈞一髮的危機之中。

蘇萊馬尼是伊朗精銳革命衛隊中聖城旅的指揮官,負責伊朗勢力在海外明裡、暗裡的擴張,所以他的地位相當於伊朗的中情局長加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還有人說他是真正的外交部長。舉凡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地勢力的布建,以及對美國與西方勢力的攻擊,多出自蘇萊馬尼之手,所以被美國視為最具威脅的敵人。

蘇萊馬尼在中東建立了很多什葉派的祕密組織,隨時可以動員,但他自己的行蹤卻不是祕密,因為他不是蓋達的賓拉登或IS的巴格達迪等見不得人的恐怖分子,他是伊朗的將軍,他擴張伊朗影響力的目標也都是公開的。這也是過去小布希和歐巴馬雖然掌握了他的行蹤,卻猶豫要不要下令狙殺他的原因,因為一旦殺他,美、伊將形同宣戰,後果難以預料。

但是川普的外交一向隨興,也沒有深遠的戰略思考,所以想不了那麼多。美國一般的評論是川普或有狙殺蘇萊馬尼的理由,比如阻止了一場他即將發動的攻擊,但是在美國沒有準備好因應中東緊張升高的情況下就下令狙殺,卻是沒有智慧的,形同玩火。因為這樣一來,「伊核問題」的談判更遙遙無期,伊朗也將被推得與中、俄愈靠愈近,而一直揚言要撤兵中東的川普,在82空降師緊急被調往中東因應變局之後,將只會發現美國在中東愈陷愈深。這都跟美國原始的戰略目標背道而馳,且後果難以預測。

美國一手扶持的伊拉克政府也未必跟美國同心。去年底美國空襲親伊朗民兵真主黨旅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5個據點,伊拉克政府就有不同意見,認為這只會使衝突升高,所以12月31日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遭到真主黨旅發動群眾攻擊時,伊拉克政府的反應並不積極。

可是伊拉克內部的親伊朗勢力也開始分裂。去年伊拉克群眾走上街頭,抗議政府貪腐、行政效率不彰的時候,蘇萊馬尼就曾到巴格達,勸說伊朗支持的伊拉克國會議員要支持總理馬提穩住情勢,但最後馬提還是在壓力下辭職,可見伊朗對伊拉克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連一向親伊朗的薩德爾民兵也不再對伊朗言聽計從。蘇萊馬尼被擊殺之後,親伊朗勢力是否會重新整合,就成為一個重要的觀察點。

當然,更值得關注的是伊朗下一步會如何報復。如果不是正式宣戰,那會是網攻?恐攻?或是封鎖荷姆茲海峽?還是親伊朗民兵的代理人戰爭?美國的中東戰略是否會在與伊朗攻防的過程中,逐漸成形?美國以「先發制人」作為新的戰略,是否真的會改變中東的遊戲規則,甚至造成骨牌效應,引起各國群起效尤?美國若再陷入中東,抽身不得,印太戰略是否會在全球布局下被迫調整?

一連串的變化,最終將帶來國際秩序的重整與國際經濟的衝擊,不容我們掉以輕心。(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