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可以輸 美國憲政不能輸

顏純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我說對美國國內的事不上心,並非不關心,關心是留意事態的發展,上心是把自己當作美國人。

我不是美國人,我是香港人,所以我雖然關心美國的事,但我只對香港的事(或許加上台灣)上心,任何人都是這樣,沒有人可以對任何事都上心。

現在拜登宣佈勝選,川普宣佈訴諸法律,這都是他們各自立場上可以做、也應該做的,那就讓他們自己做去。拜登準備埋班,川普要籌錢,我們呢?我們充其量只是看客,沒有什麼幫得上手(不論幫哪一邊)。這件事之所以值得我們繼續關注,首先是誰當總統與對中共的態度有分別,其次是如果選舉有舞弊,就應該查清楚,最要緊保證美國選舉制度的完整和完善。說一句不好聽的,川普可以輸,美國的憲政不能輸。

一個總統輸了,如果輸得冤枉,只要憲政無恙,那制度自然有自己的糾錯能力。反之,憲政殘缺了,即使永遠都沒有選舉的爭拗,那美國也已經不是美國了。

中共選舉永遠都很順利,但那有意義嗎?

要害不是誰當美國總統,要害是美國的國家體制有沒有走樣。國家體制正常,誰當總統都合法,偏左偏右各適其適,做得好不好,四年後美國人做結論,然後從頭來過。

所以共和黨要走法律路徑來解決選舉糾紛,這一步是無可非議的,民主黨不論動機為何,應該支持共和黨的法律訴訟,因為把選舉弊端查清楚,至少可以撇清民主黨作弊的說法,還民主黨一個公道,除非民主黨真的操控選舉,那他就活該。

所以直至今日,沒有民主黨的人出面反對共和黨走法律途徑企圖影響拜登就任新總統的做法,一則民主黨無權這樣做,二則若由共和黨掏錢去打官司,官司打下來,不但民主黨可以撇除操控選舉的惡名,甚至使拜登的執政更具合法性,那豈不是彼此得益?

川普打輸了官司,他就沒有理由再不搬離白宮,拜登就堂而皇之入主白宮;川普打贏了官司,拜登就要收回勝選的聲明,讓川普繼續連任下去。這一來,兩個陣營的民眾都要服氣,因為一切都要由法庭說了算,沒有人可以大過最高法院。

有人勸川普要認輸,但只要有真憑實據支持,又符合憲制原則,實際上是維護了美國的法治。如不打官司,正義不得伸張,爭拗永遠存在,美國社會永遠不會平靜,拜登執政也永遠不可能順手。有法庭的終極判決,事件得到澄清,數還數路還路,大家都心服口服,各自幹自己的營生去,無須多費脣舌,那不是更好?

川普眼看自己輸了,他又握有一些非法操控選舉的證據,這些證據是指向大規模系統性的舞弊,還是只是個別現象無足掛齒,這都要法庭去定奪。川普選輸了不服氣,拜登選贏了,卻也不那麼理直氣壯,在這種情況下,有什麼好得過由法庭來裁決是非?法庭一言九鼎,一舉解決紛爭,總好過紛爭潛伏下來,不但傷害兩黨的關係,持續美國社會的撕裂,而且直接傷害美國的憲政體制,那等於民主共和兩黨以至全體美國人,都受到傷害,承擔損失。

我之所以建議大家不要吵,意思就是爭吵沒有建設性,最終要靠美國的法院解決問題。法院解決了,不管你撐哪一個,不管誰贏誰輸,對美國都是好事,對全世界也都是好事。既然如此,我們何必太上心?何不放下自在,何不聽其自然?

有網友問,說拜登反共我也會支持他,那麼譚耀宗反共你會不會支持?我當然會支持啊,譚耀宗反共我為什麼不支持?不要說譚耀宗,林鄭月娥反共我都會支持,梁振英反共我也會支持,任何一個中共政治局委員反共,我都會支持。

我為什麼不支持譚耀宗反共?難道譚耀宗反共不是好事嗎?如果他覺今是而昨非,不再為中共賣命,要為自己和子孫追求一種適於生存的制度,他的動機不是和我們一致嗎?譚耀宗成為反共一員,值得浮一大白。

世界很混亂,我們要不要跟著亂?還是我們冷靜一點,退一步看,多一點理智,少一點衝動,不要被世相主宰,要反過來掌握世相。反共很艱難,路途很遙遠,不要花費多餘的力氣在沒用的事情上,自己舒服一點,也對爭取自由的鬥爭更有利。

謹此與各位共勉,希望美國大選早日塵埃落定,大家都去做正經事。(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磁磚裂開隱藏這危機 S大:公寓比大樓好

【影片】嫌惡設施TOP3?公設比多少合理?陽台露台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