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和習近平之間的第三者

夏聞
上報

川普一直稱習近平是「我的朋友」,就連在一年半的貿易戰期間,他也一直這麼說,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在去年8月23日,在北京突然宣布對美國的750億美元商品加徵5-10%的關稅後,川普似乎被激怒了,他在推特上連發數條信息,不但宣稱要大幅增加中國商品的關稅,還要求美國企業離開中國,並在提到習近平時,改稱習是「敵人」。

但那是唯一的一次。在中方軟化後,川普(特朗普)繼續稱習近平朋友。1月15日,在白宮舉行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字儀式上,川普心情大好。他稱習近平是他的非常、非常好的朋友。(「a very,very good friend of mine」)並稱要在不久的將來,訪問中國。

習近平也稱呼川普為朋友,但只有一次,這發生在去年6月習近平在俄羅斯參加一個經濟論壇時,當時他稱川普是朋友。

川普是少有掩飾的性情中人,他之前多次在自己的書中、訪談中談到過,他相信自己的直覺判斷。川普對習近平的朋友之稱,除了外交外,也有很大的直覺判斷成分。

川普對習近平的好感,很可能始於他於2017年4月首次接待習近平到訪開始,當時地點在川普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4月13日,川普和習近平在晚餐後正在享受巧克力甜點,這時美國因敘利亞阿薩德政權4月7日對平民動用毒氣,對敘利亞境內目標發射了59枚精確制導導彈。

在襲擊發動後,川普對習近平通報了這個情況,據川普本人之後在新聞訪談時披露,習近平一開始沉默了10秒鐘,然後讓他的翻譯又再說了一次,這讓川普感覺事情要糟,但隨後習近平的回答卻出乎川普意料,他對川普表示:任何人如果使用了毒氣來對小孩子,(攻擊)是可以的。

從川普那次對敘利亞的攻擊,到去年他力阻習近平對香港出動軍隊,到近日果斷擊殺蘇萊曼尼(因他策劃的襲擊導致了美國公民死亡),可以看出,他的底線是人命,尤其是美國公民的人命,犯了這一點,他就會採取行動。習近平當時的回答,想必大得川普之心。

儘管川普一直稱習近平為朋友,美中關係卻越走越遠。今天,美國已經把中國視為最大的戰略對手,川普政府內的重要成員們如彭斯副總統,蓬佩奧國務卿等對北京的批評都是直言不諱。

北京不但製造了第二艘航母,也在大量製造軍艦,2019年中國下水軍艦總噸位超過20萬噸,超越美國的15萬噸,居世界第一,且已連續數年。川普政府也一改歐巴馬時期弱化軍隊的作法,大力增強美國軍力投入,成立太空軍等,美國對應對北京威脅越來越嚴肅。

在正常情況下,如果世界上兩個大國領導人有良好的私交,互相欣賞,那對世界和平是大好事,應該是刀兵入庫,但如今現實中上演的卻不是這樣。

這是因為當下的中國是個非正常國家,習近平不僅是國家主席,他的第一頭銜是共產黨總書記。在入黨誓言裡,共產黨員宣誓奉獻終身的對象不是國家,不是民族,不是和平,更不是家人和朋友,而是黨。

共產黨教義中認為人完全是被物質慾望驅動的,人們必然因物質陷入爭鬥,人群是無法和諧相處的,鬥爭才是人類社會的主題。共產黨的終極目的,就是通過鬥爭,統治全世界。在共產黨字典裡,從來沒有「雙贏」這個詞。

共產黨的歷任領袖們,沒有信義,無視承諾,更沒有朋友,有的只是背叛和鬥爭。

這相當於儘管川普稱呼習近平是朋友,但在二人之間卻有一個第三者,那就是共產黨。共產黨意識形態決定了,倡導自由、人權價值的美國就它最大的敵人,身為黨的總書記,這也是習近平自己的心魔。

川普一直稱習近平為朋友,美中關係卻越走越遠。(湯森路透)

習近平當初對川普說,同意川普對敘利亞某些目標的打擊,因為不可以對小孩子使用毒氣。但在中國國內,對人權律師和信仰團體的迫害卻在大肆進行,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惡從未停止,這種反差說明瞭習近平人性和黨性之間的矛盾。

川普也明白,只要這個第三者存在,他的這位習近平朋友就不會是真心朋友,而只能是三心二意,甚至隨時會扭轉方向。

川普上任後的所作所為,客觀上起到了改變中國體制,推動共產黨解體的作用,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簽訂和執行,將為中國的改變添加變數。川普的大力施壓在加速中國從量變到質變,也許在這過程中,川普最終能推動習近平走出心魔。也只有跳出共產意識形態束縛,找到自己的習近平才能真正意識到川普這位朋友的可貴。

本文為《看中國》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

更多上報內容:

【王不見王】習近平何時見川普? 中美貿易戰之外的另類博弈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15日簽署 川普:第二輪談判在11月大選後

《大家論壇》德黑蘭視角:川普的錯誤信念 讓美國深陷中東泥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