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想派兵剿毒 雙鵰妙計墨西哥拒絕

世界新聞網

美國摩門教徒「萊巴倫」(LeBarón)家族三位母親、六名幼童,4日在墨西哥北部遭毒梟集團槍擊、強暴或縱火身亡,暴行令人髮指。川普總統立即譴責,並與墨國總統歐布拉多通話,表示願派兵清剿販毒集團,卻被拒絕;墨西哥政府懷疑這是販毒集團認錯對象,火拼錯殺。這件事川普處理明快,卻異想天開,墨西哥懷疑川普「醉翁之意不在酒」,欲藉反毒戰爭「侵犯」墨西哥主權,並贏得連任,考量各種因素後拒絕美國越俎代庖。

兩個國家的總統各有政治盤算。墨國是中南美各國和自產海洛因、古柯鹼、安非他命、搖頭丸和芬太尼等流進美國的集散地。美墨邊界長達1951哩(3141公里),包括挖地道走私、貨櫃卡車轎車載運、小飛機空投、海上丟包或偷渡客攜帶,結合成美國最大毒品進口來源國。

墨西哥的毒梟一代勝過一代,幾大犯罪集團都「企業化」經營、擅長利用網路打宣傳戰,也用販毒賺的大筆現鈔辦「慈善事業」,發放救濟金、協助老弱貧病,很多民眾視販毒是理所當然;犯罪集團擁有龐大律師團隊,用法律保護自己,也捐款或賄賂各級官員,成為其利益代言人。他們有私人部隊,武器精良,除了爭地盤火拼,還暗殺不聽從受賄的執法官員和其家屬。

墨西哥法治蕩然,2016年,上海旅墨商人葉真理家中,曾被查獲他賣安非他命原料賺來的2.05億美元現鈔,藏匿在牆中。墨國清剿毒販難靠警察,因為很多警察被收買,近年常派軍隊執法,而軍人須戴上毛線面罩,只露雙眼,怕被辨認出來招來自己和家人殺身之禍。政客更不敢得罪毒梟,否則選舉經費和黑錢沒了,還可能被暗殺。

2014年墨國逮捕惡名昭彰、曾三度脫逃的「矮子」古茲曼,他身價達10億美元。美國引渡來美受審,關押在全球警衛最森嚴的科羅拉多監獄,但其子繼承父業,集團販毒絲毫未受影響。上月間其子被捕,竟有數百名武裝分子阻斷道路、焚燒汽車、攻擊安全部隊,逼得政府放人。可見販毒集團實際在「統治」墨西哥,總統歐布拉多的「非武力」政策根本壓不住毒梟的囂張氣燄。

美國在雷根、老布希總統時代,都發動反毒戰爭,美軍特種部隊遠赴巴拿馬、哥倫比亞等國剿毒,巴拿馬總統諾瑞加被以包庇販毒等名義引渡來美受審;緝毒署(DEA)也在中南美各國派員執法,但毒品肅清了嗎?答案是否定的。

近年中西部各州因位居美墨之間貨櫃、卡車貨物轉運集散中心,挾帶的鴉片類毒品如潮水湧進美國。川普的選票重鎮俄亥俄等州成為吸毒最氾濫地區,每晚都有人因吸毒過量暴斃;官方數據,全美每日用毒過量致死者平均達142人,讓人心驚。

川普不喝酒,家族未沾染毒品。他不同於歐巴馬,僅把毒癮視為「疾病」,競選和上任後都強調反毒、對毒品宣戰。美國海洛因、古柯鹼和大麻三種成癮物每年消費達1.6萬公噸,是全球最大毒品消費國,有人認為美國將來要亡於毒品。

川普主張美墨邊境築牆,防堵非法移民和毒品。雖然通過邊界偷渡走私毒品占比極例,但反毒如能收效,是一大政績。九位美國人被殺害是天賜良機,特種部隊剿殺「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後,川普到處宣揚,如派兵進墨西哥剿滅販毒集團能成功,其宣傳效益比邊境築牆勝過十百倍。

但墨西哥總統斷然回絕,原因不難揣摩。一,美墨在川普執政後摩擦不斷,除了貿易和關稅紛爭、NAFTA重新談判、築牆和經費誰負擔等爭議,川普醜化墨西哥人是「強姦犯」、「毒販」,而歐布拉多向來主張透過教育、扶貧等非武力手段、不要反毒戰爭,不可能同意美國侵門踏戶,派兵入其國境剿滅毒販。

二,墨西哥貪腐盛行,卻是中美洲大國,如任令美國像對付哥倫比亞、巴拿馬一樣發動反毒戰爭,等於承認政府無能、讓美國任意宰制,必然引發國內反彈,民選總統和政府不可能接受美國跨境執法。

三,墨西哥人對民主黨對移民友善、反對遣返、庇護無證移民等或許較有好感。川普提議派兵剿毒,明顯著眼總統連任選戰,想一箭雙雕。但墨國不可能犧牲主權尊嚴,配合川普讓他派兵剿殺其犯罪的國民。何況墨國政商關係是個大黑箱,得罪毒梟可能意味得罪部分選民,連任和自身安全堪虞,都讓川普碰了一鼻子灰。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北極冷鋒橫掃 東部今明雨夾雪 明州周末可能冷破紀錄
最後一唱!費玉清解開47年謎題 封麥儀式竟是這樣
中法第一夫人比造型、比風采 勝出的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