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搞錯指責對象

本報訊
旺報

川普總統自詡是美中建交後,唯一強硬面對中共的美國總統,透過美中貿易協議、印太戰略,川普確實累積了相當政治資本,但面對新冠疫情災難,「反中劇本」威力不再。盤點新冠肺炎的衝擊,兩強元氣大傷,聲望及實力俱減,但川普顯然陷入更大的政治危機,連任已岌岌可危。關鍵之一在於川普鎖定中共為目標存在根本謬誤,因為,真正的敵人是無法用政治力量及意志擊敗的病毒。

強人政治慣用手段就是塑造一個公敵,藉著摧毀敵人贏得人民支持。新冠肺炎大流行對美國經濟及生命財產造成空前損害,加上選舉壓力,川普及共和黨確定「雙B(北京與拜登)戰略」,傾全力無情攻擊中共及與篤定代表民主黨競選的拜登,希望能藉此轉移焦點,將一切責任轉嫁給中國大陸,同時塑造川普以「戰時總統」形象領導全國抗疫,力求在11月大選勝出。

今年初大陸武漢爆發新冠肺炎傳染,加上中共當局企圖隱匿疫情等一連串失誤,許多美國政治人物暗自竊喜,認為中國地緣政治巨大泡沫終於破滅。但等到3、4月美國成為新冠肺炎全球重災區時,雙B戰略不但難以奏效,更是自曝其短。當美國的確診病例接近130萬,死亡超過7萬7千人,失業人數突破2000萬,失業率高達14.7%時,川普仍一味卸責,堅持自己沒有責任,其負面效應不難想像。

美國總統每天例行工作就是在白宮記者會、或接受媒體訪問時批判中共,或與地方官員及媒體對嗆,已有失總統之尊。他一再質疑病毒來自解放軍武漢P4實驗室,但遭到自己的醫學專家、官員及情報單位打臉。他又加碼表示,「北京竭盡所能想讓我輸掉總統大選」;以及將新冠肺炎疫情與珍珠港事件、911恐攻相提並論,令人懷疑川普個人已方寸大亂,政府陷入混亂之中。

國務卿蓬佩奧最重要的工作也是站在第一線攻擊中共,而非以首席外交官身分發揮美國影響力,透過多邊國際組織、G7、G20等集團協調、加強國際合作。最近中共代表參加了歐盟舉行的合作發展疫苗會議,美國卻選擇缺席,外交觀察家表示,這是二次大戰以來,美國首次在重大國際事件中沒有發揮領導作用。

川普政府擴大打擊面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除了指責WHO偏袒中共,配合中共隱匿真相,更在國際社會迫切需要抗疫資源之際,中止對WHO的財政援助。前澳洲總理陸克文近日在《外交事務》季刊發表的文章諷刺,現在大家終於見識到「美國優先」的意涵:「在真正全球危機時,不必指望美國協助,因為她連自己都無法照顧。」原本就在滑落中的美國地位及威信在新冠肺炎再遭重創。

大陸同樣遭到沉重打擊,固然後續處理得宜,有效控制了疫情,但不免要面對國際社會普遍反中情緒,經濟也將出現衰退的壓力,多年經營的國際形象與軟實力遭到撕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雖沒有連任壓力,但他的政治聲望仍會受到黨內與社會的檢驗。

影響最深遠的是,在新冠肺炎前就已質變的美中關係加劇惡化,「戰略競爭」擴大到貿易、軍事、經濟、財政、科技、意識形態所有層面;從政府間的對抗演變成雙方人民間的敵視,狂熱的民族主義對上民粹主義,未來即使不進入「新冷戰」狀態,中美關係已走上不歸路,脫鉤是可能的趨勢,只是程度還不明朗。美國在二次大戰一手打造以規範為基礎的「世界秩序」也逐漸解體,在缺乏強有力的領導之下,未來世界將變得更危險。

民進黨一貫採取「親美反中」、「聯美抗中」策略,在對抗賽中與美國同邊,美國更是狂打「台灣牌」,蓬佩奧公開呼籲國際社會支持台灣出席即將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台美雙方也進行衛生部長級視訊會議,討論台灣參與WHA問題,兩岸緊張關係也隨著美中對抗和台美合作而白熱化,兩岸毫無互信共識,如何維持台海安定,將是後新冠期兩岸最嚴峻的考驗。

訴諸傳統地緣政治思維與權力對抗無法因應來自天然的災害,只會延長、加深病毒對人類傷害。有效圍堵控制傳染,早日恢復經濟活動才能取得主導優勢與話語權,這是新冠肺炎的最大啟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