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是中國的貴人

石齊平
中國時報

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在美國「國家利益網站」以〈川普政府為何幫助了中國〉為題發表文章,指川普應對新冠疫情和處理種族歧視抗議不利,客觀上提高了北京的地位。他還說,「川普下台後,中國會想念他」。

我同意馬凱碩的觀點,但覺得他還沒有說透。過去40年來,中國的綜合國力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爆炸式增長,除了中國本身方方面面的努力,還得益於三個貴人的大力相助,川普應是其中之一。

從頭說起,第一個肯定是季辛吉。這位在1970年代擔任美國尼克森總統策士的大戰略家,若非他的建議,拉攏中國與美國聯手對付蘇聯,最終鬥垮蘇聯,中國的處境是以一貧弱之國同時面對美、蘇兩強,戰略形勢之惡劣不問可知。不僅如此,美國戰略的調整,讓中國終於有機會接觸並認識到了「邪惡的資本主義」真相,間接為中國下定決心換一條路,走上市場經濟,進一步與全球化接軌,並最終在全球化中大放異彩,提供了關鍵的機緣。就這兩條,其一解危,其二助強,使季辛吉在中國從崛起到復興的歷史偉業中位居貴人之首。

第二個是賓拉登。中國改革開放甫一進入新世紀,2000年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已從1979年的第15位躍升到第6位,這樣的速度,想必引起了當時美國新保守主義集團的警惕,開始將中國列為僅次於「邪惡軸心(伊朗、伊拉克、朝鮮)」之後,必須加以打擊的對象,但人算不如天算,賓拉登主導的911事件迫使美國先打了兩場(阿富汗、伊拉克)元氣大傷的反恐戰爭。

且禍不單行,2008年又遭逢世紀金融海嘯,美國綜合國力大受斲傷,直到2009年歐巴馬上台才回過神來,發覺中國業已坐大,趕忙發出重返亞太戰略全力遏制中國,但由於美國國力已在下行,力道不足,效果不彰。而中國則在習近平2013年上台之後,厲行反腐,整飭軍紀,強化軍備,完善國家治理,早非吳下阿蒙。待川普上台之後,才終於發覺美國已犯下了嚴重的戰略誤判,美國業已錯失了對付中國的最佳時間窗口,而這一切中國得飲水思源,感謝「貴人」賓拉登。

所以排下來,川普算是第三個。首先,川普對中國的第一個貢獻,是把中國最強大的對手美利堅合眾國幾乎搗成了個「美利堅分眾國」。當然在他的蠱惑下,當下美國朝野的反中意識是高度一致的,但有心不等於有力。第二,川普還有本事羞辱一眾盟友,把整個西方陣營搗得潰不成軍,輪值G7作東,竟然成不了局。第三,在川普領導下,美國也失去了道德高地。美國正在從被世人敬畏的國家轉變為被世人鄙夷的國家。

第四,才是馬凱碩強調的,在新冠疫情和族群暴動下凸顯的國家治理能力,竟然可以跟中國呈現出那麼大的反差。第五,為了遏制中國,川普粗暴地採取了全面「斷鏈」手段,歷史或將證明,這將是他為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中國極有可能在斷鏈中置之死地而後生,走出一條完全不受制於美國、甚至到頭來還會超越美國的新鏈,這恐怕是一個更大的戰略誤判。

貴人再而三出現,只能說這是中國出運了。(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