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有權沒收中國財產 迫北京服軟?

世界新聞網

中國宣布對750億美元美國商品提高關稅後,川普總統日前宣布,中國所有產品都將提高關稅,並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川普稱,此命令的法律依據是「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IEEPA)。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29日罕見表示,中國或可放棄對美國提高關稅回擊,關稅報復不能解決問題,中美應談判解決所有關稅問題。此前,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也說,中國願以「冷靜」態度通過磋商解決問題。看來川普的威脅似起了作用。如動用這個手段,為什麼北京會忌憚屈服?

IEEPA賦予美國總統極大權力,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下,可監管國際商務。該法案是「與敵國通商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 TWEA)的延續。1917年,美國加入一次大戰後,為規範與敵對國之間貿易,國會通過TWEA,1930年代,國會逐漸擴大TWEA範圍,允許總統在和平時期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對國內和國際交易有廣泛監管權力。它賦予總統的權力包括:調查、管制或禁止任何資金和證券轉移、交易等;調查、凍結美國管轄下的外國資產;當美國面臨敵對行為時,授權美國政府沒收、處置美國管轄下的外國資產。

儘管總統使用IEEPA的權力前,須與國會磋商,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後,也須向國會提交報告,每隔六個月就須對採取的制裁行動向國會彙報,國會雖可通過決議結束國家緊急狀態,總統也擁有否決國會決議的權力,但從未發生過這種情況。相反,國會曾多次提議總統利用IEEPA制裁外國。

截至2019年3月1日,歷任總統已引用IEEPA宣布54次國家緊急狀態,其中29個效力仍持續中,對付的國家包括北韓、伊朗、俄羅斯、委內瑞拉等。這表明,川普完全有權力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來對付中國,迫使北京服軟就範,甚至讓中國瀕臨「崩潰」。

川普如運用此法律,如何對付中國?它可以阻止美企與中國轉帳交易或通過其他方式做生意,甚至可對中國持有或購買的美國股票、國債及其他金融資產徵稅。事實上,川普已在使用IEEPA針對中國企業。

川普5月15日發布行政命令,宣布美國「信息和通訊技術受到外國威脅」,處於國家緊急狀態。該命令雖未提及中國或華為,卻將權力交給財政部等,要求審查、禁止威脅美國信息和通訊技術的「外國對手」(foreign adversary)與本國企業交易。次日,商務部宣布,將華為及附屬公司列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8月19日,又有46家華為附屬公司被列入實體清單。IEEPA已成為川普制裁中國的利器之一。

川普是否有權要求美企撤出中國,尚有爭議。有專家指出,即使川普引用IEEPA阻止美企資金流入中國,但沒有權力管理美企在中國的原有投資,而且技術上,紮根中國數十的企業規模龐大,不可能在一紙行政命令下就撤出;何況中國市場潛力雄厚,任何正常的企業不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阻止自己的發財之路。

儘管川普有權力對中國啓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但這部用於打擊流氓政權、恐怖分子和販毒分子的法律,作為和中國衝突的最新武器,是否明智和恰當,卻受到懷疑。目前川普針對中國啓動該法案的可能性很小,需要看北京今後如何與白宮互動。但引用IEEPA對中國的制裁行動,則會延續下去。

如果川普動用緊急權力法,沒收中國企業和官員在美國財產,禁止美元流入中國金融機構,勢必對中國經濟,特別是對中共官員和家屬利益,造成幾近「毀滅性」打擊,甚至導致中共内部動盪、政權不穩;它的效果要比加徵關稅對中共的衝擊大太多。但卻可能升高美中衝突,甚至演變成兩國軍事衝突和失控,風險很高。

美國除了掌握中國官方在美財產,還掌握多少中共官員、家屬在美財產?是未知之謎。之前北京政治圈内有聲音說,「如果習近平在中美談判中不能老老實實地無條件投降,由此引發的驚濤駭浪和經濟危機,足以顛覆紅色政權」。「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無條件投降,重拾韜光養晦,是習政府的唯一活路」。這種聲音會被指為投降派被罵翻,但中國商務部說可放棄對美國產品提高關稅,聲調變軟,不知是否對川普威脅啓動國際緊急權力法已有顧忌,不得不屈服?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9名中國留學生返美開學 在洛杉磯機場遭遣返
美女特助閃辭白宮 因犯了川普的大忌
川普有權沒收中國財產 迫北京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