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留給美國最恐怖的遺產

楊渡
·4 分鐘 (閱讀時間)

川普4年,如果有任何成就,我認為就是起了一道牆、一把火,一道有形的墨西哥邊境之牆,一把無形的仇恨之火。

有形的牆或能防止非法移民,但現在眼看著中美洲趕赴美國邊境的非法移民潮已達上萬人,沒有人知道它能支撐多久。而無形的仇恨之火,將存在更久。是的,從德國的例子可以保證,仇恨之火將燃燒美國至少50年。

仇恨是一種很長久的本能,心理學家認為這是深深刻在DNA裡的能力。所以,仇恨比愛更能促成人的行動。甚至在仇恨的行動中,感到一種復仇的快感。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就曾寫過布拉格之春的時候,上街遊行的年輕人,在坦克的槍管插上鮮花,唱著抗議歌曲,整個街道洋溢著一種「如醉如狂的恨意」。

而仇恨,往往來自挫敗與憤怒,有時是一個人、一件事、一個社會環境,或者一種政治後果,使人感到挫敗與憤怒。對一個人的仇恨,會引發復仇的慾望,文學作品中已經寫了很多。但如果挫敗的根源來自於社會、國家政策,甚至是國際的壓力,讓人感到無奈、無助、無處發抒,就會演變為一種長期的壓抑,於是就會帶著一種仇恨之心,想尋找報復的對象。

納粹的崛起,就是為一戰後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德國人,找一個仇恨的出口。而具體的仇恨對象,便是猶太人。最終,仇恨演變成希特勒對猶太人的屠殺。而整個德國人都是被希特勒操弄的嗎?不,希特勒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核心是內心的憤怒,在仇恨中得得到「如醉如狂」的快感。而這仇恨所種下的種子,到今天仍未結束。2019年,德國黑森邦卡塞爾區的首長,因支持總理梅克爾收容難民的立場,在自家陽台上被極右派行刑式槍殺,震驚了全世界。

是的,仇恨容易被煽動起來,但很難收拾。人都有許多說不清楚的挫敗與憤怒。以川普得票較多的鐵鏽區來說,他們飽嘗失業、飢餓、淪入社會底層的痛苦。但他們說不清楚原因。因為沒有人能解釋清楚,是美國的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全球分工體系等經濟的結構性變遷,才一步步造成今天的工廠外移。他們只知道,汽車廠移到中國去了,電腦廠移到印度去了,或者讓台灣代工了。

川普像希特勒一樣,把這些失業與底層的挫敗、憤怒,都轉移到外來移民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或者中國的便宜勞工搶了他們的工作,導致他們的失業。於是憤怒有了正當性,仇恨有了新對象,極右的法西斯主義便形成了。

然而,川普有解決痛苦嗎?除了在形式上築起了邊境牆,根本什麼也做不了。國際分工主要是美國在支配的,再怎麼制裁中國,也解決不了美國社會的兩大結構性問題:貧富不均與種族衝突。這種矛盾無法處理,憤怒與挫敗依舊存在,美國的「法西斯主義分子」就永遠不可能消除;而且,一如德國法西斯主義思想至今仍有崇拜者,以仇恨餵養失敗者的人生,在美國也必然會一直存在下去。

克魯格曼說一定要停止「綏靖」(Appeasement)政策,安撫法西斯分子無用,必須改以逮捕判刑。然而,即使拜登就職典禮平安無事,但以美國擁有槍枝之嚴重,未來仍有隨時爆發暴力事件的危險。

是的,仇恨之火,已經點燃。這就是川普所留給美國最恐怖的遺產。

至於台灣,仇恨政治的言論,從媒體到網路社交平台,比起美國,一點也不少,甚至由政府操弄得更誇張。這一段時間以來,許多綠媒隨著川普起舞,所有仇恨的言行毫無節制,天天跟著美國極右派放謠言。最近,竟還有媒體報導說,川普會帶領美國人抵抗拜登就職新總統,美國將出境無政府狀態3個月,然後川老大將重新上任,美國就會重新偉大了。

唉,仇恨讓人選擇性的盲目,它絕對不會結束。美國至少選了拜登,已經清醒多了。台灣呢,仇恨政治要操弄到什麼時候?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