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情人」(下)】「我不再替你喬事情了,川普先生」

鏡週刊

川普和柯恩互取所需。柯恩從川普身上得到權勢和人脈,而川普則有柯恩幫他處理各種見不得光的爛攤子。

不過一旦大哥有事,小弟馬上遭殃,川普翻臉不認人,柯恩則成了可割可棄的卒子。

2008年柯恩擔任川普旗下轉播綜合武術格鬥賽的Affliction Entertainment營運長。他接任這個職位的記者會上形容,他們的大賽「就像把拳王阿里、喬福雷澤、泰森、荷利菲德、和其他重量級拳王都放在一張拳擊明星卡一樣」。

到了2011年,柯恩有了新機會:幫忙川普的2012年大選。他陪著川普到愛荷華州的「保守政治行動聯盟」,在川普的身邊,他有如酒吧保鏢,負責幫他的明星老闆開路,隔擋貼身採訪的記者。

川普不久之後退出了選戰,不過柯恩已經開始為他打理2016年的大選。他在川普大樓的辦公室有個厚厚的文件夾,詳列了各個州2016年大選報名參選的最後期限以及種種選戰相關資料。

未受寵幸

不過在選戰開始之後,柯恩卻受到冷落。川普的子女不讓他參與選戰的決策討論。他找尋川普在其他事業的機會,其中包括在莫斯科興建用川普命名的當地第一高樓。

為了找尋在莫斯科有影響力的人脈,柯恩找了過去長期協助川普在俄國事業拓展的塞特(Felix Sater)--一位俄羅斯移民、罪犯、及前FBI線民。

這個莫斯科川普大樓的計劃,後來成了美國特別檢察官慕勒的調查重點。它牽扯到了2016年俄羅斯是否介入美國大選、以及川普的顧問是否涉入和俄羅斯協商。調查過程中,柯恩作偽證護主,也讓自己陷入官司的大麻煩。

供出了老大

2017年柯恩在接受《浮華世界》訪問時,柯恩露骨地展露對川普的耿耿忠心。他說川普「想做這麼多好事,卻有那麼多人惡意詆毀反對他,非常需要支持。」他宣稱自己永遠對川普不離不棄。

去年1月作家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川普傳記《烈火與憤怒》熱銷大爆川普內幕,他還四處找出版社準備出書回擊,自我標榜是川普「家族的問題解決者」(family fix-it guy),書名已經訂好:《川普革命:從川普大樓到白宮,認識川普》。

柯恩出席美國眾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作證。(東方IC)
柯恩出席美國眾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作證。(東方IC)

他不會給你問題,他不會給你命令。他用暗語說話(He speaks in code)。我能懂這些暗語,因為我在他身邊已待了十年。

柯恩,前川普私人律師

去年4月,FBI幹員搜索柯恩的辦公室和公寓,帶走了多年的業務資料、電子郵件和其他文件。當時他至少打了一次電話給川普求救。川普鼓勵他「要堅強」,並且在推特上讚賞他,強調他的前私人律師「決不會和檢察官合作」。

不過幾個月後,情況急轉直下。柯恩的官司越來越不妙,有朋友勸他不要幫川普揹黑鍋。柯恩在自己推特帳號裡,把擔任川普私人律師的個人介紹刪除。在此同時,川普的公司開始停止支付他的律師費用。

去年8月,柯恩因金融犯罪被判有罪後,他終於不甘再當頂罪的小弟。他扯出在2016年大選前夕,曾幫老闆安排給兩名女子封口費。

他說:「我曾說謊,但我不是騙子。我做過壞的事,但我不是個壞人。」「我曾經『喬』一些事情,不過我不再替你『喬』事情了,川普先生。」(I have fixed things. But I am no longer your fixer, Mr Trump)

對川普來說,柯恩的反目可能無關痛癢。在聽證會後,川普在推特上對柯恩惡言惡語的批判,完全沒念及多年的情義。

長久以來,川普在商場上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也是出了名。《紐約時報》的Maureen Dowd說,「在川普的世界裡,所有人都是可拋棄的。」即便要拋棄的人是專門幫他「喬」事情的打手。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Washington Post


更多鏡週刊報導
【川普的「情人」(上)】「背罪小弟」柯恩的逆襲
【川普的骯髒事】川金會進行的同時 川普前律師在國會作證抖出這些事
【川普逃漏稅】那又怎樣?媒體熱炒議題 選民冷眼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