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2024捲土重來?

江靜玲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下台的身影要漂亮,但電視真人實境秀出身的美國總統川普在2020年美國大選開票結果勝負明朗化後,仍搏命演出,拒絕下台。這不是川普總統首次驚豔國際,從2016年入主白宮,川普早已讓人分辨不清到底是「人生如戲」還是「戲如人生」?

在真假虛實中打轉的川普,從紐約川普大樓搬進白宮後,把這一套移植到美國政治心臟,自由派主流媒體悉數被貼上「假新聞」標籤,他透過社交媒介傳遞己見,甚至包括政府政策和重大人事,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被川普推文掉僅是其中一例。川普成功迫使媒體不得不跟隨並隨時查看他的推文。身為白宮主人讓川普穩坐國際政治大秀主角,4年來川普演得淋漓盡致,毫無冷場。

近距離觀察川普又是什麼感覺呢?我在華府出席川普主持的白宮記者會從最初的興奮好奇,到後來覺得不安危險,感受的變化非常清晰。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白宮東廳川普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祕書長史托騰伯格的一場共同記者會上,向來把北約批評得體無完膚的川普面不改色稱頌北約,但川普傳遞出的不是他的政策出現「髮夾彎」,而是「我從未批評過北約,你的記憶有誤」的態度。

這就很危險了,因為川普企圖(無論有意識或無意識)混亂我們的思維,而他表現得卻又如此理直氣壯。親歷此一極端行徑,讓我首次把川普和連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都無法解釋的「邊緣性人格患者」聯想在一起。

川普自卑的自大;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傷人傷己,自毀全毀的邊緣性人格特質,在本次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開票過程中尤為顯著。選舉次日大早,川普推文:「大贏!」並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自己「確實贏了大選」但被「盜」走,要讓最高法院判決。在位總統在開票程序尚未完成前做出如此的宣布和沒有證據的指控,讓赴美觀選的歐洲小組震驚不已,憂心川普不僅可能引發美國憲政危機,全球民主制度也將受到傷害。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顧問布魯門塔爾把川普和甘比亞前總統賈梅耶相提並論。2016年長期統治甘比亞的賈梅耶拒絕敗選結果,呼籲選舉結果作廢,要求由他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進行裁決。賈梅耶同樣在首都部署了部隊、攻擊新聞自由、反同性戀、妖魔化移民,被指控性侵女性,且揚言有先祖藥方讓愛滋病患者3天內就會轉為陰性,在世界衛生官員抱質疑下成為國際社會笑話。布魯門塔爾認為川、賈兩人間有著「奇怪且驚人的相似處」。賈梅耶最後在非洲聯盟和聯合國安理會等國際譴責壓力下被迫放棄總統職位,逃亡到赤道幾內亞。

川普會如何收場呢?川普提名的共和黨籍美國駐愛爾蘭大使克勞福德指出,川普可在2024年捲土重來。這種情況,不無可能。川普在2020年大選中雖敗選,但從公眾得票數上觀察,相較於2016年,他的支持者人數是增加的。這是自由派慶賀拜登當選為第46任美國總統時,不可輕忽的事實。

回顧過去4年,這個稱自己為「穩定的天才」的川普,做出那麼多不靠譜荒腔走板的事,這些仍堅定支持川普的人,心中的隱秘願望是什麼?川粉不只是那些出席競選聚會看來像是歐洲足球流氓的選民。那些不公開表態但在投票時支持川普的精英隱性川粉,他們腦中的精算又是什麼?

這次大選支持川普的比率高達47.7%,總票數逾7000萬票。川普下台,川普主義將持續存在。這不僅是拜登要面對的挑戰,也將是國際政治不可迴避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