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蔡越洋通電短短幾分鐘 對美中關係以至於世界卻是破鏡難圓

國際中心
·8 分鐘 (閱讀時間)

「北京將台灣視為叛變一省(renegade province),無論透過甚麼方式,最終都將回歸中國手上。華盛頓與台北之間的每個微小動作,都被視為一種外交抗議。這種程度(通電)的接觸,基本上已觸犯了所有中方(對兩岸關係)的認知」。

美國《華盛頓郵報》外交政策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即將出版新書,〈天下大亂:川普、習近平與21世紀的鬥爭〉(Chaos Under Heaven: Trump, Xi, and the Battle for the 21st Century)。

此書中,羅金談論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交涉過程,並將川普就任時便接到總統蔡英文賀電一事,看作啟動未來四年、美中如暴風雨般緊張關係的關鍵插曲。

「這場暴風雨之前沒有寧靜」

川普於2016年11月8日跌破眾人眼鏡贏得勝選,所有人無論身在中國還是美國,都在看他到底是個怎樣的領導人,因為他在競選時誓言對中強硬態度,一上任便會成為美國外交方針。

北京沒想到的是,在川普確定勝選到2017年1月20日就職典禮之間,不過十周時間內所發生的事,就已令雙邊關係風雲變色。2016年12月9日,楊潔篪作為中國最高外交官員訪美會見川普前,和川普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會晤時,便表明中國底線在哪。

當時所有人都清楚為何中國不爽,除了川普政權轉移團隊指名人選充斥抗中情緒外,便是楊訪美前一周、於台灣時間12月2日晚間23時發生的川蔡越洋通電。羅金表示,即便中國共產黨在歷史上從未統治過台灣,仍將台灣視作「核心問題」(core issue),「意味著,這是其他政府不能越線(off-limits)或能(隨意與中共)商討的議題(nonnegotiable)」。

台灣總統來電

羅金形容,在川普就任第一年,白宮就像羅生門般、是「一座充滿鏡子的廳堂」(a hall of mirrors),每件事都有無數種版本、由不同人講述自認為的「事實」。基本上川普政府當時傳出的所有資訊都已失真,更甭談與台灣通電一事。

在當時聲明傳出後一陣混亂之際,白宮圈內及《紐約時報》(NYT)等媒體報導中多數認定的合理版本是,「這是台灣精心策畫的結果」。

在通話前經前肯色斯州參議員多爾(Bob Dole)之口、花了近六個月時間遊說川普幕僚,與台高層搭線、促成一場「背離正統的通話」,而台灣政府為此,每年付給多爾法律事務所「Alston & Bird」高達28萬美元(約新台幣789.9萬元)。

牽線者另有其人

但羅金依涉入這場談話的人士說法反駁報導,指牽線者應是前國防印太助理部長、時任華府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該智庫部分資金來自台灣。

薛瑞福當時聯絡一位在國務院交接團隊任職的友人,表示他與台灣政府談過讓川蔡熱線構想,國務院職員在提交通電清單至紐約川普大樓(Trump Tower)前,便把「台灣」列在最底下。白宮內線表示,在政權交接時期一切都相當混亂,川普當天不過是按照清單一一打了電話,最後便是台灣,「根本沒人注意到得阻止這件事」。

不過對於川普無意識便打了這通電話的說法仍存有爭議。將成為川普首席策士的巴農(Steve Bannon)堅持川普在通電前曾聽過庫許那簡報,兩人都曾警告川普,此舉將招來中國反抗。不過與巴農看法一致,川普認為「激怒北京是件好事」 (provoking Beijing’s ire was a good thing)。

「那我肯定得接這通電話」

巴農告訴川普,「如果你接了電話,將會引爆那個區域(兩岸、亞太區域),但你能讓(中國政府)位居劣勢」,川普回道「那我肯定得接這通電話」。而其實最終電話長度不過就幾分鐘,也沒什麼實質內容,但仍引發了無止盡的政治波瀾及各界撻伐,《紐時》更以40年來最大政治謬誤形容。

隨後白宮釋出的新聞稿也說,川普接到了來自「台灣總統」(President of Taiwan)的賀電,而這對媒體炒作來說已十分足夠,當時便將川普定調,不是個對中魯莽的鷹派,就是個在還未就職前的第一次外交考驗上,愚蠢地吃下敗仗的準美國總統。

中國領導人難以忽視

但是沒人知道為何川普一獲選,就這麼明目張膽的觸犯了這個禁忌,「如果這是(推動某項)計畫的一部分,那戰爭便一觸即發。但如果只是個意外或一次性的舉動,那意義便截然不同」,然而中國領導層不可能有預知能力。

即便至今,川普為何接起蔡英文電話仍然未解,其中爭議持續,但無可否認地,川普在還未上任時,就因這幾乎瞬間的決策,奠定了此後四年的美中競爭關係,也再也沒有回頭路。該意外除了「成為川普與習近平個人關係的基礎」,更可視作「一段對歷史進程深具影響力的關係」。

「台灣總統今天打來恭喜我贏得總統選戰,謝謝!」川普在隔天試圖藉推文替自己辯護,這通電話他實則站在被動一方,但他仍難改寫既定事實,即便只是幾分鐘,川普與蔡英文通電,也已踩到了習近平的地雷。

「不會再接台灣領導人的電話了」

作為一個商人,川普因此「認知到了美中就是兩家巨大企業,而習近平就是他的敵對CEO」,因此不能在一開始就打破彼此關係,且川普也欲追求和習一般的強人執政方針,想於事後彌補關係。

在庫許那等人搓合下,2017年2月10日,川習成功通電,花了些時間談論許多議題。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白宮聲明表示,「在習近平要求下,川普同意『信守一個中國政策』」(President Trump agreed, at the request of President Xi, to honor our one China policy)。

庫許那還透露,川普在電話中直接向習近平承諾,「不會再接台灣領導人的電話了」。且由於美中談話屏除了兩人之後在海湖莊園(Mar-a-Lago)的峰會障礙,庫許那藉此立功,順其自然成為望後美中政策的居中要角。

不過也招致巴農怒火,認為讓川習通話的庫許那太天真,「為甚麼我們要接習近平電話?」,表示美國勝券在握,巴農之後還與作者說「習近平想去海湖莊園想死了」(dying to go to Mar-a-Lago)。

我們他x的甚麼也做不了

「但他們卻找上庫許那,這一切都是庫許那一手造成的,從那時候開始,川普就不太想聽到與台灣相關的事」巴農說。作者表示,經過這兩次歷史性通話,川普對台態度便變得不聞不問。

而該態度自此便如同濃霧般、持續籠罩川普任期前三年,除了一些國會層級的挺台鷹派官員,其他人都受總統影響在對台事情上行事低調,做的事大多搬不上公眾檯面,甚至不讓川普事前得知。對台F-16軍售案也花了兩年才促成,第一年也沒派官員訪台。

「我不想從你口中聽到任何關於台灣、香港或維吾爾的事」時任挺台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回憶川普2019年曾對他這麼說,「連西藏問題我都不敢刺激他」。當時有參議員向川普呼籲,得開始重視香港抗爭問題,還說這可能讓中國膽子大到、自以為有能力拿下台灣。

川普這麼回他「台灣就像中國的一雙腿,我們離他們有八千英里遠,就算他們(對台)犯進,我們他x的甚麼也做不了」(there isn’t a fucking thing we can do about it),讓那位參議員啞口無言。作者表示,倘若當時川普公開說這句話,將直接違反美國40年來對台承諾。而川普其實深信這個道理。

更多上報內容:

半數共和黨支持者不願打疫苗 佛奇:川普呼籲接種的話會有效

「川普佛像」現蹤中國 淘寶賣家:已賣數十尊

華郵記者新書爆料 川普曾說「中國打台灣美國什麼事都沒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