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階級的首相上台、最富有的首相下台 一文看懂英國大選為何變天?

英國國會大選,左傾的工黨以「改變」競選主軸取得壓倒性勝利,工黨領袖施凱爾當選首相,媒體封他是這幾十年來最「勞工階級」的英國首相。(圖片來源/FB@Keir Starmer)

英國7月4日舉行國會大選,內閣制的英國由得票數最多的政黨組閣,左傾的工黨以「改變」(change)競選主軸取得壓倒性勝利,工黨領袖施凱爾(Keir Starmer)當選首相,結束保守黨(The Conservatives)長達14年的執政。

(更多新聞:英國變天 蘇納克下台 工黨橫掃國會410席 黨魁施凱爾將成新首相)

英國下議院共650席,根據BBC的統計,在野黨工黨(The Labour Party )共斬獲412席,遠高於過半門檻326席;原執政黨保守黨只取得121席,是史上最大的選舉挫敗。中間派自由民主黨(The Liberal Democrats)72席,是1923年以來得票最高的一次。極右民粹的英國改革黨(Reform UK)4席,打破前身脫歐黨2019年時一席未上窘況,選了八次的黨主席Nigel Farage也終於當選。

做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的英國大選結果,顯示三個有趣的、超乎想像的反差:

第一、工人階級的首相上台;最富有的首相下台

英國是貧富懸殊、社會階級明顯的國家,曾有統計,至少有20位英國首相(不算二位北愛首相)出身全球學費最貴之一的伊頓中學(Eton College),43個首相從劍橋與哈佛大學畢業。

下台的首相保守黨黨魁蘇納克(Rishi Sunak),媒體已經報導過,他比查理三世還要富有,夫婦兩人財富估計為7.3億英鎊(新台幣271億元)。Rishi Sunak曾是高盛銀行的基金經理人,太太 Akshata Murthy是印度億萬富豪、Infosys科技公司(全球最大軟體外包公司)共同創辦人納拉雅納.莫西的女兒,從說得一口標準 #Queen’sEnglish 口音的蘇納克,就可以判斷其高富尚的出身。

來過台灣兩次的工黨領袖施凱爾(Keir Starmer),出身勞工家庭,他是家中第一個上大學的孩子,他先在里茲大學(Leeds University)就讀,而後才進入牛津大學攻讀法律。他每周都會踢足球,家中養了一隻叫jojo的貓,所謂的工黨,就是代表勞工等階級的政黨,媒體封他是這幾十年來最「勞工階級」的英國首相。

華盛頓郵報說的好,施凱爾2014年因其在刑事法院的貢獻受封爵士,如今當上首相,每週需要面見英王一次,對曾是位反君主主義者的施凱爾來說,真的是很諷刺。尤其工黨的精神就是與勞工站在一起,施凱爾的競選主軸在重振經濟,必須拉攏資本家,因此希望他不要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要記得水深火熱的老百姓。

第二、當整個歐洲國家都在「往右倒」,英國卻選出一個左傾的政黨

荷蘭、義大利已是訴求民粹主義的右翼政黨執政。今(2024)年6年歐洲議會改選,包含德、法、義等主要成員國的極右派政黨幾乎大獲全勝。走中間路線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宣布解散國會並提早改選,7月初第1輪投票中,代表極右派的國民聯盟再次取得大勝,讓馬克宏的政黨豪賭輸得一敗塗地(76名勝選的候選人中,國民聯盟就佔了過半的38席,僅有2人是馬克宏所屬的中間派聯盟)。

唯獨英國是左派的工黨勝出。為什麼?我覺得,其實,不見得是左右的問題。因為英國與歐洲國家一樣,同樣面臨疲軟的經濟成長、成為社福沈疴的的非法移民問題,以及愈來愈貴的電費、房價等問題。只是英國右派政黨太弱了(如前述的英國改革黨Reform UK)。其次,偏右的保守黨與偏左的工黨在英國,基本盤長年變化不大,2020年從Jeremy Corbyn手中接下長期處於谷底的工黨,61歲的施凱爾其實民調支持度還低於工黨的平均值。

真正思變的是中間選民( 或是搖擺選民),所謂民心思變,對英國人來說,就是薪水要漲但生活物價不要再漲了、電費不要再漲了、到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 ,就像台灣的健保)看病、看牙科不要再等那麼久了。

第三、脫歐、非法移民等爛攤子,不是換黨就能換掉的

英國大選結果,保守黨面臨史上最嚴重的挫敗,這是一個重要的警訊,英國金融時報有一個專題報導,看了很嚇人:中下階級、領退休金與補助的民眾,覺得自己比2010年還要窮;在教改推動下,公立學校老師卻覺得工作負荷愈來愈重(其實與台灣一樣);補助全民健保的錢增加了,但民眾看病卻等得更久,英國人因為糖尿病、憂鬱症造成的問題還火上燒;這對日不落帝國、有著優雅榮光的大不列巔來說,反差實在很大。

正因為保守黨執政12年帶來的脫歐、盧安達政策,讓民眾在乎的物價、移民問題雪上加霜,因此人民一定要換人做做看。

3.1脫歐的夢魘

我曾在2021年寫文章提到,英國2016年公投決定脫歐之後,就像王力宏、李靚蕾離婚產生的紛擾與炮火一樣,任何一對怨偶離婚過程與結果都令人痛心疾首。英國脫歐也是,英鎊有史以來無量下跌、外資撤出英國、老百姓生活用品漲價,名調顯示,至少六成~七成的英國人後悔。另外,有智庫統計,脫歐後的英國,年GDP至少下滑2~3%。《經濟學人》曾在今年為文提到,脫歐已經變成英國人的傷痛,工黨受到民眾支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他們絕口不提脫歐一事,而不是要再重啟入歐等海市蜃樓。

(更多新聞:2021十大國際新聞》英國脫歐一年後仍歹戲拖棚 Brexit是社群媒體操弄的結果)

只能說「一個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要可怕!」保守黨自作自受。

David Cameron2010年上任以來,為了讓英國從2008歐洲金融危機中走出來,就減少對NHS(英國的醫療健保)、公立學校與大眾運輸系統的投資;當國家經濟強健時還可,因此他很有自信地在2016年將脫歐議題付諸公投,以杜英國疑歐派悠悠之口,沒有想到51:48的微差距決定脫歐。

當初疑歐派信誓旦旦說,要把每星期交給歐盟的3億5000萬英鎊,拿來補助英國的全民健保(NHS);要把被移民剝奪工作機會、被全球化弄得失業的英國人重新找到工作;要重新掌握對國界的控制權,要把被歐盟侵犯主權的英國,重新找回昔日歷史的光榮與地位,這些空頭支票無一兌現,反而更糟。北愛爾蘭邊界硬脫歐的問題,引發另一波北愛或蘇格蘭獨立的危機;保守黨還曾經在2022年時四個月內換了三任首相,從強生(Boris Johnson)、特拉斯(Liz Truss 只做了44天)到蘇納克;移民問題更是雪上加霜。

3.2盧安達計劃

為了解決非法移民問題,「前」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不顧人權團體反對及司法判決,執意推動「stop the boats」遣送計畫,就是與英國前屬地、非洲的盧安達合作,將非法移民送到盧安達。據稱,非但沒有把任何一名非法移民送到盧安達,反而為了安置申請庇護的非法移民,英國政府每天要花上800萬英鎊。新任首相施凱爾先前已表示,將停止盧安達計劃,從「上游」解決問題,粉碎在幕後安排偷渡的人蛇集團(這不是本來就在做的嗎? )棘手的移民問題,施凱爾上任後,預料也會很難解決。

至於外交政策,英國政論家均認為變動不大,英國將繼續作為北約重要成員,繼續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雖呼籲停火,更沒有反猶色彩的施凱爾(太太是猶太裔)一樣會支持以色列擁有抵禦哈瑪斯的自衛權。英國一樣會繼續在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扮演鐵三角;一樣會在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後,力挽英國脫歐之狂瀾。唯一是英國對中國的態度,作為英國全球第5大貿易夥伴的中國,在保守黨時代若即若離,時好時壞,工黨執政後,需要再進一步觀察。

但英國此次大選,主要圍繞在內政問題上。所有的財經專家均認為,要提升經濟成長,要增稅、削減社會支出,才能救英國於水火;但工黨的施凱爾已經承諾,不會對個人增稅,還要增加對NHS等公共建設的投資,這個「Mission Impossible」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原始連結)


更多信傳媒報導
革命前奏曲》長命百歲的世代 活愈長做更久
日本豐田8月起允許員工上班到70歲 明治安田生命保險2027起跟進
財富必修課》投信買超3800億成台股最大買盤 7月南亞科法說會登、大立光接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