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好難找:臺灣、韓國年輕人「比慘」之外還能做什麼?

換日線Crossing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陳慶德/現象・韓國 

又到了 6 月畢業季,今年我又送了一批大四的可愛學生離開校園。

於最後幾堂課上,應屆畢業生們儘管開開心心地與我拍著畢業照,卻也不時面露迷惘與失望表情,跟我談起畢業後、未來的出路。其中最大原因,莫過於全球面臨新冠病毒肆虐,導致如今的畢業生不論想要繼續出國留學深造、或是投入職場,都面臨比起過往更為艱辛的局面。

作為師者長輩的我,此時只能多多給予他們正能量,鼓勵他們別輕易放棄自己原先的夢想——人生總有高低起伏,來得早晚而已,先一步一腳印累積實力才是正辦。

同時我也告訴他們,相較世界其他國家,臺灣防疫已經算是「優等生」,不僅防疫做得極好、經濟受衝擊程度目前也不若許多歐美乃至亞洲鄰國嚴重。

但我非常清楚,台灣無法自外於全球經濟體系的衝擊,今年畢業生繼續升學(特別是出國唸書)抑或求職,真的都很難:

就業市場大受衝擊,臺灣和亞洲各國「比慘」

根據國內求職網站「 yes123 」發布的報告指出,台灣今年畢業的新鮮人,比起去年(2019年)得多花上近 20 天,平均 2.7 個月才能找到工作。雪上加霜的是,臺灣主計處於 6 月 23 日公佈了今年 5 月份失業率,竟高達 4.07% ——不僅是 8 年來同月新高,更連續「四連升」。

最嚴重的是「非自願性失業」而初次請領失業給付的人數:除了 1 月到 4 月同樣持續上昇之外, 5 月份的人數更從 4 月的 9550 人暴增了 42% ,來到 13623人。可見到新冠疫情對臺灣職場的眾多衝擊。

這波疫情當然不只影響臺灣的社會新鮮人,更影響世界各國的年輕人與職場環境。以亞洲為例,過去許多人羨慕的「對岸大市場」,情況便十分不樂觀: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 月份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 5.3% ,2 月更持續攀升到 6.2%;而中國招聘網站「前程無憂」所發佈的《2020 復工調查報告》也顯示,截至 2 月末,有 34% 的受訪僱主暫緩校園招聘,情況繼續惡化。

同樣地,筆者熟悉的南韓也是如此:因新冠病毒「餘波」影響(迄今,我們仍不可輕忽南韓每天新增的案例約在 30-40 例左右徘徊,全球的疫情亦未見完全銷褪的趨勢),許多南韓媒體最近紛紛報導「因為新冠病毒,導致當地就業難」的專題新聞。

我們透過南韓政府所發放的失業金(「失業給予金」,실업급여),即可以一觀當地險峻的求職現況——據南韓雇傭勞動部於 5 月釋出的數據顯示,政府於 4 月發放的失業金總額高達 9933 億韓元(折合新台幣約 3 兆 5 千億元),比起去年同月度激增 34.6% ,更創下單月發放金額最高紀錄。且南韓 4 月份首次申請失業金人數高達 12.9 萬(增加 3.2 萬人)、領取補助的總人數為 65.1萬人,雙雙創下歷史新高。

南韓「勞力打工族」激增,絕大多數為年輕畢業生

就業求職難,尤其容易打擊剛出校園、邁入社會的新鮮人:根據南韓統計廳「畢業 / 輟學就職者的職業別就業分布」(졸업/중퇴 취업자의 직업별 취업분포)資料顯示,當地年輕族群(15 - 29 歲)就職者,從事基層勞力業務工作(包含大賣場補貨與收銀、物流中心分配貨物等工作性質)人數,每年均呈現成長趨勢,而此數值更在今年 6 月「暴增」:

2017 年,南韓年輕族群從事基層勞力「正職」工作者,僅有 0.08% (約 6 千人從事單純勞力業務工作),到 2018 年急速上升到 0.79%(約 2.7 萬人);今年「病毒年」,更暴漲到 8.19% 。以全韓青年就職人數約 329.5 萬來計算,當中竟有高達 27 萬人,目前從事基層勞務工作。

這還只是前面特別括號強調的「正職」而已——在南韓近年屢屢上升的「非典型就業」即約聘制打工族,在疫情期間更成為眾多應屆畢業生(甚至包括大學畢業生)不得不然的選擇;同時我們更不可忽略,在南韓青年族群近月高達10.3% 以上的失業率。(遠高於全體平均失業率 4.5% )

儘管我們合理推斷,南韓的年輕就職者面臨如此慘況,除了疫情影響外,南韓長期以來的產業結構問題、乃至「學歷通膨」抑或「學用落差」等現象,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值得我們後續觀察。

但社會現況就是一環扣著一環,此次疫情雖非單一原因,卻可說暴露了、甚或加速了年輕族群的「生存難、翻身更難」。

看到鄰國狀況如此這般,除了只能勉勵畢業生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多珍惜現有機會外,也難免暗自喟歎當代亞洲的新鮮人們,真的面臨比過往10 年來都艱困許多的就業環境。

山不轉路轉:新興網路產業取代三星,近年成為大學生就職首選

然而換個角度想:天有不測風雲,人生總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事事按照計畫走——遇到不順心的意外時,也可能「危機即是轉機」。

 

舉例來說,今日畢業生若能夠順利投入職場,有沒有想過要投入哪些「新興行業」、「潛力股」——即因此次疫情所趁勢帶起的行業呢?

舉例來說,全球「居家避疫」期間無數人依賴的網路影音串流平台,就是此次疫情的最大得利者之一:例如全球知名影音串流龍頭網飛(NETFLIX),在 2020年 4 月最新財報內,業績呈現「直線狂飆」趨勢,第一季全球新增訂閱用戶1580 萬人,幾乎是華爾街分析師預期的 2 倍,曾一度帶動股價大漲 11%。

此外,包括網路電商平台、遠端通訊(包括線上會議、教學)服務等「(新興)網路產業」,在疫情期間也多呈現使用者暴增、業績逆勢看好的格局。

從此延伸而來,「新興網路行業」於是儼然成為現今南韓年輕人最想投入的職場:南韓當地最大的招聘資訊網站 Incruit(인크루트),於 2020 年 6 月 2 日到 5日 3 日間,以上市前 150 名公司為對象,訪問 1045 名大學生「最想進去哪間公司服務」的就業意向。

其結果顯示,第一名為南韓知名通訊軟體 Kakao(카카오,14.2%),竟大幅超過長年位居榜首的三星公司(9.4%)一躍成為南韓大學生們最想入職的企業;而位列第三緊追其後的,則是去年排名首位,南韓網路最大入口網站 NAVER 的 6.4%。

「成長可能性」比「薪水福利」更重要?

而細觀南韓大學生之所以想進入 Kakao 公司的主因,在於此公司「給予求職者、員工極高的個人成長可能性」(28.1%,성장ㆍ개발 가능성과 비전)。

這是什麼意思呢?在人口約是臺灣 2 倍的南韓,Kakao 這家公司以「專屬韓國人使用的通訊軟體」為定位,除了建構類似 google 的地圖功能、支付功能(但大幅在地化)之外,也在這次疫情肆虐之際,提供給人民疫情、防疫等即時資訊,發揮了智慧網路通訊功效。在此之前,Kakao 還有一堆周邊產品,吸引了廣大消費者,創造極大商機——上述這些讓我們看到,儘管 Kakao 並非知名跨國企業、鎖定的市場也不算大,卻因專注在地服務,而具有強大「文創力」之可能性。

這也難怪此公司在南韓年輕人心目中,其未來的發展性和可能性,會比下了三星公司「較高的年薪和完善公司福利制度」(28.3%,만족스러운 급여와 보상체계)。

再回過頭看看臺灣:年輕學子或朋友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後疫情時代」,又是否已經想好自己的下一步?

在此想誠心地提醒年輕朋友,儘管現在大環境確實不容易,但新的機會也可能蘊含其中。請不要心慌,也不要怕走不「好」或走不「快」——如今時代改變迅速,職場不再有所謂「標準答案」,先花點時間獨立思考未來趨勢、再堅定地走,總會在逆境中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後疫情時代就業難:臺韓年輕人的「比慘」困局,與逆境中的可能性》,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還沒工作賺錢,就開始負債的台韓年輕世代
身為文科生,我該出國留學嗎?南韓國立首爾大學博士,給學子們的衷心建議

作者簡介:

陳慶德,韓國文化研究者、旅韓作家。雲林科技大學應外系韓語講師。長期關心韓國年輕人與社會議題,善用「現象學」方法,分析文化現象與語言,著有熱銷《背包韓語》(聯經)、《再寫韓國:臺灣青年的第一手觀察》(月熊)、《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逗點)等書,目前活躍於「換日線」【現象・韓國】、「關鍵評論網」,與「udn 鳴人堂」【再寫韓國】等專欄。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