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人揹鍋1】校徽抄襲 屏大爽付百萬迫教授買單

吳婉瑜
CTWANT
去年5月古源光與楊佳璋簽署合約,以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並追溯承認校徽合法使用。(圖/報系資料照)
去年5月古源光與楊佳璋簽署合約,以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並追溯承認校徽合法使用。(圖/報系資料照)

國立屏東大學(屏大)去年被控新校徽涉及抄襲,最後以百萬元向原設計師取得授權,雙方並一起舉辦記者會,當場捐出全數授權金,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父親、屏東大學校友總會理事長陳哲男,也慷慨掏出50萬元。然而,當時負責蒐集圖案的視覺藝術系教授許有麟,不僅因此案丟了教職,還得面臨校方提出的民事訴訟,求償金額恰巧是150萬元。

2019年1月21日,國內小有名氣的設計師楊佳璋在臉書發文:「離開時經過國立屏東大學匆匆一瞥,大吃一驚!這個校徽是怎麼回事?」原來,2013年,楊佳璋接受桃園健行科技大學委託設計校徽,最後該圖沒被採用,五年後巧經屏大時,卻發現屏大的校徽「大武驕陽」,和他當年設計的健行科技大學校徽極為類似,不禁直呼:「究竟(是)抄襲、致敬還是善意的巧合?」

消息傳出後,屏大一開始公開澄清,校徽「大武驕陽」的徵選過程十分嚴謹,是以屏東大武山為設計理念,由視覺藝術學系師生共同創作,歷經多次開會討論,並參酌校長古源光的建議數度修改,最後在2015年1月拍板定案,並獲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核准。不料,屏大隔日說法立刻大轉彎,承認校徽侵權,除了公開向楊佳璋道歉,並強調一定會進行後續懲處。當時在視覺藝術學系擔任教授的許有麟,一個多月後遭到停聘。

本刊調查,屏大自知出包後,多次聯絡楊佳璋,並取得諒解,同意支付楊佳璋100萬元授權金。2018年3月11日,屏大召開臨時校務會議,通過續用校徽「大武驕陽」決議。

同年5月,屏大和楊佳璋一起舉辦記者會,楊佳璋當場捐出該筆百萬元授權金給屏東在地弱勢團體,並大讚屏大校長古源光以一個教育家的角度,「將負面事件翻轉成未來提醒師生的正面教育題材。」此外,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父親陳哲男,也慷慨解囊再捐50萬元。

不過,許有麟卻質疑,在沒有釐清問題癥結的情況下,屏大就與楊佳璋和解,成功塑造楊佳璋是慈善家、古源光是教育家的形象,黑鍋卻由他一個人揹。「屏大私下與設計師(楊佳璋)達成和解,支付了百萬元權利金,卻對我提出民事訴訟,要我賠償屏大給設計師的100萬元,又說我損害校譽,得賠償50萬元,賠償金一共高達150萬元。」許有麟進一步表示,150萬元正好是屏大支付給楊佳璋和陳哲南捐贈的總額,實在也太巧了。

對此,屏大教務長施百俊出面回應,自去年1月事件爆發,歷經11個月,學校教評會決議後依法呈報教育部,有關許師停聘過程,均依法定程序辦理;至於許有麟未參與遴選委員會,他認為是推託之詞,當初校徽是由視覺藝術系設計,依行政分級權責,理當由系主任報告;針對授權金轉向許有麟求償一事,將交由司法途徑決定。

更多 CTWANT 報導
【工具人揹鍋2】10次會議從未參與 出事3天馬上遭停聘
2020春夏最新眼妝畫法出爐!單色太無聊、漸層暈染不夠看 就是要這樣的對比色才時髦!
童心噴發 小8把象鼻當情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