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人揹鍋2】10次會議從未參與 出事3天馬上遭停聘

吳婉瑜
CTWANT
許有麟拿出會議記錄指出,校方多次召開校徽遴選委員會,他從未出席參與決策。(圖/黃鵬杰攝)
許有麟拿出會議記錄指出,校方多次召開校徽遴選委員會,他從未出席參與決策。(圖/黃鵬杰攝)

去年屏東大學校徽抄襲案,遭停聘的教師許有麟出面向本刊控訴:「校徽徵選期間由遴選委員會負責,歷經近十次校務會議後修改完成,但過程中我從未獲邀參加,僅於會後接受系主任指示進行修改。」

本刊調查,2014年8月開始,屏大向全國徵求新校徽,經多次會議結果,校方均不滿意,後來許有麟提供許多設計參考圖,其中確實包括楊佳璋替健行科技大學設計的校徽。對此,許有麟解釋,「校徽遴選委員會召開的行政會議,多達近十次,我卻從未參與會議討論,每次會議結束後,我總被要求反覆修圖,簡直只是個工具人,最後卻由我一個人承擔責任。」

「我懷疑內情並不單純,校方內部早已私下擬定對策,就是要棄車保帥由我來頂罪。」許有麟無奈地指出,楊佳璋和屏大總務長陳永森、教務長施百俊都是學長學弟,應該都熟識。抄襲案發生後,楊佳璋在臉書也以「學長」稱呼陳永森和施百俊。

面對許有麟的種種指控,屏大教務長施百俊出面回應,事件發生後,才發現與設計師原來都是雄中畢業,事先並不知情;他強調,自去年1月事件爆發,歷經11個月,學校教評會決議後依法呈報教育部,有關許師停聘過程,均依法定程序辦理;至於許有麟未參與遴選委員會,他認為是推託之詞,當初校徽是由視覺藝術系設計,依行政分級權責,理當由系主任報告。

更多 CTWANT 報導
武漢肺炎/疑是「無症狀感染者」!她返鄉19天沒發病 5親友全中標
【工具人揹鍋1】校徽抄襲 屏大爽付百萬迫教授買單
童心噴發 小8把象鼻當情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