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強勢泰銖的負面效應值得台灣警惕

主筆室

工商時報【主筆室】

泰銖是今年亞洲最強勢的貨幣,過去一年對美元的升值幅度高達7.13%,今年年初匯率還在33泰銖兌1美元,之後一路升值,9月至今不斷挑戰30泰銖的大關。泰銖兌新台幣在今年6月20日突破1比1之後,再也沒有回頭,至今已經持續五個月了,即使新台幣在8月之後也強勁升值,「泰銖比台幣大」的現象也未被打破。

泰銖匯率的升值走勢始於2017年,波段升值從35.8泰銖兌換1美元起算,漲幅近兩成,主要升值的動力就來自海外資金流入,泰國從2014年底開始出現經常帳順差,已經持續20季的經常帳順差,且在2016年一度出現經常帳順差餘額佔GDP超過12.7%的紀錄,從此觸動泰銖波段升值,今年泰國中央銀行採取持續的行政手段控制資金流入,雖然減緩了經常帳順差,仍然無法扭轉泰銖長期升值的趨勢。

資本帳順差雖然值得歡迎,但是強勢泰銖在今年第三季給泰國實體經濟造成明顯的副作用,泰國國發會(The National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ouncil, NESDC)在上周公布的一連串數據,第三季經濟成長率下跌至2.4%,遠低於去年第四季的3.7%,也低於原先2.6∼3.2%的預期,泰國第二季的經濟增長率也僅有2.3%,是五年來最低的水準。

經濟增長率下滑主要原因之一,是佔GDP比重高達七成的出口,出現衰退的現象,今年10月份的出口金額,以美元計算為208億美元,按年下跌4.5%,全年累計十個月的出口則下跌2.35%。在中美貿易戰的煙硝中,出口下挫不是泰國獨有的現象,但是泰國出口項目中,有一項與基層國民生計高度相關的產品,就是泰國米,當年軍人政變推翻盈拉總理的政權,也是因為盈拉藉由浮濫的稻米收購政策導致整個大米的產銷體系大亂,引爆成為政府倒台的政治問題。

泰國米受到匯率升值的衝擊非常明顯,商務部統計全年到9月底,累計出口噸數為5.93億噸,與去年同期相較,竟然暴跌了28%,而高價的白米出口更出現崩盤式的42%下跌。泰國稻米商業公會的比較可以看到匯率升值的嚴重衝擊,今年7月的白米平均出口價,中國白米是每噸300美元、越南360美元、印度370美元,而泰國白米則高達390美元,泰國米的外銷市場,大量被便宜的中國與越南米搶走,泰國商務部估計,過往平均每年10億噸的出口量今年應該難以達成,更難以掌控的則是數千萬農民的生計受到衝擊,成為政治不安定的地雷。

另外,資金流入並沒有給泰國股市帶來血色,泰國SET股價指數至今,不論一個月、三個月、六個月的報酬率都是負數,年初至今漲幅也僅有2.16%,這還是在去年全年下跌10.82%的相對低基期計算出來的。唯一上漲的部門是房地產,源源不絕的資金大量湧入泰國曼谷等城市買豪宅大樓,中央銀行編制的房價指數,電梯大樓(Condominium)從2009年至今,累計漲幅達到1.8倍。

抑制泰銖繼續升值,已經成為泰國中央銀行最具挑戰性的政策,央行在11月8日推出強力的政策,例如將外匯進出口的管制線調整至20萬美元,出口商結售外匯在此以下可以免除申報,開放個人投資海外證券只要不超過20萬美元,就無須經過國內仲介機構等;對泰國投資人投入海外證券總金額的上限管制,拉高到1,500億美元,有利於機構法人發行投資海外的基金。另外,對海外房地產投資的上限,之前升高至5千萬美元,再繼續放寬允許使用家族成員的名義。

去年央行為了抑制房地產上漲,曾經在年底調升利率,但是今年面對強勢泰銖,央行已經兩次調降基準利率,最近一次在11月6日,將指標利率調降至1.25%,但是央行總裁Veerathai Santiprabhob 卻公開表達,「以往如果央行將指標利率從3%一路降至1.25%,貨幣政策的效果會非常顯著,但是這一波已經不是了。」由於貨幣政策的效果減弱,泰國財政部將在11月26日推出進一步的經濟刺激措施,希望緩和出口下跌的壓力。

泰國的經濟困境值得台灣借鏡與警惕,受到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台灣與泰國同樣面臨眼前的出口衰退的壓力,但是,也受惠於中長期自大陸撤出的廠商轉移投資設廠的需求,新增的海外直接投資雖然有利於長期發展,更創造就業機會,然而,新增投資匯入的資金可能造成進一步推升匯率,給現有國內的廠商帶來更大的壓力,這些現象都在政府鼓勵台商回台的政策中,出現兩難的挑戰。

匯率升值帶來的政治壓力也讓問題變得更為複雜,此次受害的泰國米,關係到千萬泰國農民的生計,特別是海外資金流入拉抬了城市的高檔房地產價格,更使得貧富不均的社會壓力驟然升高。台灣雖然沒有大量農民仰賴出口,但是匯率升值造成保險公司的經營壓力,背後同樣影響數十萬基層保險從業人員的生計,這些都是政策必須走鋼索求平衡的挑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