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請總統看看當前公司解散、工廠歇業的困境

主筆室

工商時報【主筆室】

近期國際貨幣基金(IMF)、德國ifo經濟研究院所公布的報告皆顯示,今年全球經濟前景持續黯淡,是十年來最差的一年。與此同時,我們政府所公布的經濟成長卻出乎意外的好,總統、院長更是口不離四小龍之首、投資大爆發,惟這些論述皆未盡周延,台灣經濟可憂者多矣。

對於景氣一片黃藍燈,第三季經濟成長概估卻優於預期,各方多有議論,我們不擬在此多談,我們只是想談談台灣現況是否真如經濟成長所反映的愈來愈好,逐季升高,遺憾的是,經相關資料一比對便會出現若干矛盾,經濟果真愈來愈好,何以近期就業人數成長屢創新低?公司解散情況日益嚴重?經常性薪資增幅跌破2%?

我們先談公司解散這件事,也許有人早已從日常的觀察,友人的談話察覺此事日趨嚴重。沒錯,根據經濟部的資料,去年國內逾3萬家公司解散,創下近十年新高,也就是金融海嘯以來的最高,較前一年大增30.9%,而更令人驚訝的是,今年以來情勢並未緩和,僅前三季解散的公司又已達3萬家,成長31.8%,以此推算今年解散的公司將升至4萬家,果真如此,情況就不妙了。

從近三十年的資料可以發現,總體景氣走疲,公司解散的情況便會加劇,然後循總體經濟傳導效應讓景氣進一步降溫,例如1990年台灣股市自萬點崩盤,公司解散一躍而逾1萬家;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襲台,解散的公司直逼3萬家;2000年網路泡沫重創台灣,近4萬家公司解散;至於金融海嘯漫天蓋地而來的2008年,解散的公司更高達5萬家,也創下歷年最高。

自金融海嘯以來,隨著景氣復甦,每年解散的公司降至2萬多家,不料去年情勢加劇升破3萬家,今年前三季又添3萬家,連續兩年以三成的速度攀升,從歷年經驗看來,這絕對是危險的訊號。須知,公司解散不是問題的終了,而是問題的開始,接下來遭資遣的員工將快速增加,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也會擴大,消費轉弱、經濟走疲甚至社會不安的現象都將紛至沓來。

歷年來公司解散後總會引起勞動市場極大的波瀾,公司解散使得關廠失業人口大增,由於失業者多數是家庭經濟重要來源,一人失業波及全家,據估計2001年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逾百萬之眾,2009年更直逼140萬人,當年都曾造成社會極大的不安,近年受失業波及的人口雖已降至80萬人以下,但隨著近期公司解散加劇,勞動市場已不可能自外於這場困局。

除了公司解散情況加劇,工廠歇業情況也同步快速增加,去年歇業的工廠逼近4千家,較前一年大幅成長45%,今年的情況同樣也未緩和,前三季較去年同期又成長一成,工廠歇業的情況與公司解散的情況可謂如響斯應,其中金屬製品去年逾8百家歇業,今年前三季又關了5百多家,機械設備業去年6百多家歇業,今年前三季再添3百多家,其他如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業、化學材料、橡膠製品、非金屬礦物製品、紙製品等行業今年前三季歇業家數都比去年同期增逾兩成。

從公司解散、工廠歇業這兩份資料充份說明,台灣當前的情況與執政黨天天談四小龍之首、創新高、大爆發的語境有不小的距離,縱然總統想以數字彰顯施政成績,也得認清事實,也得詢問詢問統計部門,當我們看到數以萬計的公司解散,創下金融海嘯以來新高,而且連續兩年大幅成長三成,我們還樂觀的起來嗎?還能說我們的經濟已經好轉嗎?

或許有人會說,今年經濟成長逐季好轉,也許第三季的公司解散、工廠歇業情況已經好轉了,遺憾的是,第三季公司解散的情況非僅沒有緩和,反而升破1萬2千家,創下2009年以來單季最高,較上年同期再增四成。工廠歇業於今年第三季也未見收歛,較上年同期再增一成。

由此可知直到今年第三季,國內經濟情況仍極為疲弱,政府如今該做的不是天天吹噓投資大爆發這些飄渺的數字,而是去了解有多少產業的困境待解決,並給予及時的協助。否則依目前全球經濟情勢研判,屆時出現的恐怕不是投資大爆發,而是歇業大爆發、失業大爆發。

馬克思經常引述黑格爾的一段話:「歷史有一種自我重複的傾向,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喜劇。」不過,從1930年大蕭條以來,八十多年之間全球經濟不斷重複循環,不論是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或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每次重複都是悲劇,且悲劇的規模愈趨擴大,台灣出口依存度近六成,全球有任何風吹草動,皆首當其衝,斷無全球上演悲劇,台灣還有喜劇的可能,此理甚明。

選舉當前,總統仍應以治國為重,須知浮誇不能救國,數字不是甲冑,口號也非干櫓,願蔡總統明辨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