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論大陸維護「國家金融主權」政策的可能影響

主筆室

工商時報【主筆室】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會見外賓時,強調要維護大陸「國家金融主權」的安全。這顯示中美貿易戰確已威脅到大陸金融政策的自主性,然中方亦將全力捍衛自身相關權益。習近平上述宣示,其效應將深入影響大陸匯率政策及對內貨幣政策。惟我們期盼,大陸信貸政策切莫因此而有「排外」之舉。換言之,大陸官方維護金融主權之舉須有分寸,即應避免「擴大化」,以免傷及台外商融資。

習近平係於上月下旬一次會見季辛吉等外賓場合,作了上述宣示。當時習近平在言及大陸開放金融市場政策時強調,改革開放這條路還會走下去,但每一步措施的實行都要非常嚴謹慎重,前提是國家金融主權的安全要繼續保持。習近平這項宣示,肯定是未來大陸金融政策運作的首要指導綱領。

而其最大效應,勢必會呈現在人民幣匯率政策上。因眾所周知,人民幣匯率在中美貿易戰過程中,已備受美方批判;後者曾不斷攻擊中方,運用刻意低估人民幣幣值手法,來謀取不當的外貿利益。不過,美方的這種指責,在習近平強調捍衛金融主權後,中方勢必越來越不會「買帳」;即人民幣匯率將更堅定地「走自己的路」,而儘量不被美方吃定。

自今年初以來,美方對人民幣匯率一再「加壓」。川普政府一方面不斷對陸貨加碼課懲罰性關稅,另方面則是想方設法促升人民幣匯率,以壓抑中方對美出口業務。甚至,後來美方竟想重施1980年代對日本的「廣場協議」故技,要求中方也來簽署一個同樣的協議,讓人民幣像當年日圓一樣地大幅升值。

對於美方促升人民幣(或反對其貶值)之攻勢,中方原先是採取「虛與委蛇」態度,表面上是守住「不貶破7元大關」防線,給美方一些面子,但實際上已沒有過去那種「嚴防死守」7元大關的表現,像過去的「逆周期因子」調控手段就不再用了,擺明要看美方是否有善意回應再說。

今年8月間,隨著美方對中方貿易制裁手段激化,人民幣匯率一口氣貶破7元大關,完全無視美方的威脅,一時震撼全球金融市場,也等於打了美方一記悶棍。

這可說是中方行使匯率自主權的一次重要舉動,也是捍衛其金融主權的試金石。如今,在習近平親自強調金融主權的重要性後,相信大陸匯率政策會更加「以我(陸方)為主」,不再輕易受美方壓力所制,起碼不會重蹈往昔日圓大升、帶給日本「失落30年」的覆轍。

除此之外,習近平金融主權說還會有另一個重要效應,就是大陸對內貨幣政策將與自身宏觀經濟需求緊密結合,而儘量減少外來因素的影響。

譬如,美元今年已改走降息之路,但人民幣並未跟進調降基準利率,而只是讓央行短期融通利率機動下浮,以間接減輕銀行貸款客戶的利息負擔,因此形成一種具「中國特色」的寬鬆貨幣模式,不在國際降息潮裡載沉載浮,且未來若大陸經濟形勢有變(如消費物價進一步升高),人民銀行亦可隨時自主改採偏緊的貨幣政策,無須受外部因素牽制。嚴格說來,這也是金融主權的表現。

其次,當前大陸的金融主權,另需包括一個重要內涵,就是有效應對「數位虛擬貨幣」崛起態勢,以牢牢掌握國家對本幣發行的獨家掌控權。因此,大陸官方即起肯定會加強查緝、圍剿民間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及加速催生由人民銀行主控的數位貨幣體系,以充分展現「金融主權不容分割或流失」。

總的來說,習近平宣示捍衛國家金融主權,其顯而易見的效應,將是促使大陸匯率政策和對內貨幣政策「自主化」及「中央集權化」,以減輕國際因素的干擾,讓大陸官方得以按照「本國利益最大化」原則,來型塑金融行市及配置金融資源。

但有一點值得大陸官方特別注意的是,金融主權的維護及行使,須拿捏好分寸,不宜「上綱上線」到銀行信貸政策,否則必會傷害當前大陸經濟積極對外開放格局,難免得不償失。

其實,金融主權概念,並不代表所有金融事務皆「以我為主」;設若大陸官方作擴大解釋,把金融主權的定義延伸到銀行信貸領域,而主張銀行體系應優先貸款支持陸資企業,那必然嚴重衝擊台外商的融資資格及資源,也將嚇阻台外商的大陸投資。

換言之,匯率政策、貨幣政策可以唯我獨尊,但銀行信貸分配無關金融主權,能讓中外廠商共享為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