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趕快消除行政和立法部門的自體干擾因素

主筆室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主筆室】

自許為「行動內閣」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從上任以來,針對台灣低迷不振的經濟,親上火線設置「加速台灣投資專案平台」,並在11日主持的第2次「專案平台會議」中,聚焦於民間促參、產業缺水、啟動法規鬆綁與預算執行等4項重點,期能儘速排除投資障礙,重燃台灣的經濟動能。

檢視賴揆所開出的這四帖處方,歸納起來,似乎可以概分為政府與民間兩大介面。諸如法規的鬆綁與預算執行績效等,自然是政府體系份內應為之事;而民間促參與產業投資「五缺」等議題,雖然是影響民間投資意願的重要因素,但如何營造有利的投資環境,政府體系同樣是責無旁貸。所謂數字會說話,觀察近年來民間促參的推動情形,不論是件數或簽約金額,事實上是呈現持續萎縮的態勢。這樣的「績效」,恰好顯示法令規範的僵化與滯後,以及公部門執行力的不足,才是導致投資動能不振的真正病灶。

談到這兩大病灶,算起來其實已經是積累多年的「痼疾」。而多年來的歷任閣揆,也無不把營造友善及有利的投資環境,列為施政首要目標,但所開的藥方,不只不能收藥到病除之效,甚至讓病情每況愈下。無怪乎蔡英文總統在11日聽取經濟部次長提出的「產業五缺現況及因應對策」報告時,要善意地提醒行政部門在規劃因應政策時,不能太樂觀。最好再檢視一遍,把沒有預期、可能會導致干擾的因素,都計算進去。

小英總統的這一席話,顯非無的放矢,而是總結過去改革失敗的經驗。但我們認為除了要把沒有預期、可能會導致干擾的因素,依循風險管控的原則都計算進去;更值得正視的,尤在於如果連明明早已存在的干擾因素,都視而不見,或無力化解,則即使成立了專案平台,並且由閣揆親自操盤、把脈,最後只怕還是一場空。

什麼是早已存在的干擾因素呢?以法規鬆綁為例,其實就有官員指出,實務上在行政部門就有很多把針對個案的函釋變為通案,以及出現行政部門的函釋及行政命令超越母法的情事。前者固然有法網、規範愈織愈密的後遺,後者更是明顯的逾法行為。如果公務體系為了自保,防弊重於興利的舊習不改,那這種源自行政體系自身的干擾因素,就像是癌症細胞一樣,隨著時日的積累,只會漸次擴散、蔓延,到最後再想透過化療或標靶治療,只怕時不我予。

除了行政體系自我的干擾因素之外,另外還有一個早已存在的干擾因素,同樣持續的干擾著台灣的投資動能,我們認為那就是立法部門的失職甚或失能。我們不妨以11日舉行的行政院第2次「專案平台會議」,會中所觸及的相關議題做為例證。根據報導,會中主計總處遭賴揆點名,政府的營業及非營業基金的整體執行率偏低。以106年為例,總共編列3千多億元的預算,但到8月間卻還有2千億元尚未執行完畢。

當政院以各種手段鼓勵民間資金參與投資時,竟然預算年度過了2/3,公部門編列的投資預算只執行了1/3而已,難怪經濟、交通兩部被要求應加強執行效率。然而講一句公道話,經濟、交通兩部與被點名的台電、台鐵、桃機等公建部門預算執行率偏低,與立法院每年審議政府營業與非營業基金預算案的時程嚴重滯後有關。實情是,關涉到公部門的資本門預算,立法部門要求一定需經完成立法程序始能動支,但原本應該要年度開始之前就完成審議的營業與非營業基金年度預算,立院正常的情況是要排在年度已開始後的2至5月的院會期間才能審議。因此即使順利於上半年完成審議,相關的投資案最快也要到下半年才能啟動。更何況近年來一再出現相關預算案延到下半年才能完成審議的事例,甚至被嘲諷成把預算當決算審。

這種源自於立法部門的失職、失能,曾當過立法委員多年的賴揆不可能不知道,但如果找不到解方,行政部門一頭熱,立法部門還是我行我素,這樣的干擾可能尤甚於行政體系自體的干擾因素。看來小英總統除了善意提醒行政部門要關注沒有預期到的可能干擾因素,面對這早已存在的行政、立法兩大體系之干擾因素,還是要正視並著手化解。否則任督二脈未通,干擾病毒未除,開再多的平台專案會議,只怕連望梅止渴的效果都達不到!

【更多照片請點以下圖輯】

賴清德
賴清德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