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塔裡的女人 「烏坵大嬸」高丹華

左化鵬》塔裡的女人 「烏坵大嬸」高丹華
左化鵬》塔裡的女人 「烏坵大嬸」高丹華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看到她,我就想起「無名氏」的中篇小說「塔裡的女人」,用這個書名來形容她,最貼切不過。

她就是自稱「烏坵大嬸」的高丹華,民國五十年出生在烏坵,這是地理位置最接近福建湄洲的小島,也是我國反共的最前線。島上有一座清朝時期英國牧師興建的燈塔,而她的曾祖父和她的父親都是燈塔的守護人,燈塔維繫了他們祖孫三代情。

這座指引海上漁船的燈塔,歷盡滄桑,曾被日本人佔領過,二戰期間又被美軍轟炸過,後來,又成了反共救國軍的前線基地,燈塔附近的逸仙亭,還留有經國總統的一副對聯:「逸興觀飛濤秣馬厲兵除匪寇」「仙居臨險塞枕戈待旦復中華」。

高丹華的童年,就圍繞在這座燈塔長大,看潮起潮落,聽漁歌晚唱。後來,她負笈台中讀護理學校,畢業後,服務於榮總和北一女。陳水扁執政時期,曾有意將烏坵作為核廢料貯存場,高丹華誓死反對,在她奔走呼號不懈的努力下,幾年前,荒廢已久的烏坵燈塔終於再放光明,也被列入國定古蹟。

參加好友李紀岡兄舉辦的復興岡新聞系友聯誼會,有幸遇見了這位傳說中的烏坵大嬸高丹華,我們一起喝她的金門老鄉「現代徐霞客」陳膺天提供的陳年金門高粱佳釀,一起大啖瀟湘園的名菜剁椒魚頭。

高丹華為烏坵而生,她的名字已和烏坵島畫上等號,好友程富陽兄在「愛傳媒程富陽專欄」中,曾對她傳奇的事蹟詳做介紹。她自己最近也出版了「那一年我在烏坵的日子」上下兩冊鉅作,內容相當精采,我就不再贅述。

記得歌手葉愛菱、蔡琴等都唱過一首「塔裡的女人」,唱幾句獻給初次見面的她吧。

夜風吹過 透露誰的寂寞

歲月悠悠 愛恨交織難說

流光似水 笑我不懂情深意濃

錯過的愛誰來挽回

幾番風雨 忘不了你的淚

塔里的人 深鎖一生情衷

繁夢無數都是塵土

再没有誰能走進我心深處

痴情為你炙热的愛已燒盡

痴情為你此身已非我所有

痴情為你錐心剌痛誰能懂

回憶伴我東奔西走

情深只是不能回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