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消失的「白團」

·4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化鵬》消失的「白團」 
左化鵬》消失的「白團」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台灣如何一步步艱難地走到今天,今後,面對世界嶄新的變局,又將何去何從?

11月25日晚觀賞了一部「光計劃」紀錄片,這部由知名導演李崗監製,許明淳導演的紀錄片,追溯了無數個決定台灣命運的關鍵點,其中有許多是過去不曾公開的歷史,包括我最感興趣的「白團」,這支神秘的日本軍團,如何來到台灣,又如何的消失不見。

「白團」是當年日本駐華軍事顧問團的代稱,他不是傳說,而是曾真實的存在,只是當局從來不提,文獻也未記載,就漸漸的被世人遺忘。

「光計劃」這部紀錄片,製作團隊的成員,煞費苦心,訪問了白團仍在世的成員和他們的家屬,一層層地揭開了白團神秘的面紗。

二戰後,日本戰敗投降,先總統蔣公,仁義為懷,對日本「以德報怨」。不久後,國共內戰,國軍失利,國民政府撤退來台。

日本「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為報答蔣公對日本的恩情,1949年在東京組織了一支日本軍人顧問團隊,渡海來台,協助蔣公反攻大陸。

由陸軍少將富田直亮擔任團長,他化名白鴻亮,所以這支顧問團就簡稱「白團」,所有的成員皆隱姓埋名,採用新的化名,如三本親雄(帥本源)、照屋林蔚(劉德全)、中尾一男(劉台源)、岡本秀徹(陳萬全)、淺田哲(宋義哲)等共83人,陸續來到基隆港。

翌年2月,在台北圓山成立軍官訓練團,對國軍校級軍官及將領開班授課,進行軍事教育訓練,協助擬定各項軍事作戰計劃。

又隔年美軍駐台,美軍顧問團團長蔡司,竭力反對日本軍人擔任國軍顧問,並多方阻撓。

1952年,日本顧問團為避人耳目,不得已轉為地下化,由圓山轉往石牌,改以「實踐學社」的名稱,對高階將領進行講習訓練,並以陸軍32師為訓練對象。

當時,有非實踐學社出身者,不得晉升師長級以上的不成文規定。白團先後代訓了六千名我國的優秀軍官,包括郝柏村、宋長志、許歷農、宋心濂等,日後都擔任黨政軍要職。

白團,也曾出生入死,前往金門前線,參加槍林彈雨的八二三炮戰。並曾提出一份極機密的反攻大陸「光計劃」,這份計劃,共軍和美軍都曾處心積慮想一探究竟,不料,卻出現在一名白團軍官的日記裡。

「光計劃」紀錄片的團隊,曾不辭勞苦,走訪日本各地的白團家屬,他們大多表示,不知道才缷下戎裝的父親,又渡海來台,參加了另一戰場。

還以為父親是到九州出差。幾十年後,家屬們也到台灣參訪,來到父親當年住過的北投溫泉路一帶的日式宿舍。林木森森,景物依舊,睹物思人,不禁淚流滿面。

台灣的命運多舛,韓戰爆發後,美軍雖對台提供軍援,卻同時阻絕了蔣公的反攻大陸夢。

1968年起,反攻無望,白團成員陸續撤出了台灣,直到1969年,只剩下白鴻亮一人,仍繼續在三軍大學任教。

後來,他也返回日本,不久就過世了。臨終,他仍心心念念不忘台灣,交代家屬,一半的骨灰,要安置在台灣,現在就存放在新北市樹林的海明寺中,家屬幾年前曾組團前來弔唁。

凡走過的路,必留下足跡。白團已漸漸走入了歷史,但是他們當年為中華民國的國軍建立的制度,卻影響深遠。

如義務役徵兵制、預官制度、建立金門、馬祖地下碉堡防衛計劃,設置成功嶺、軍中樂園、建立新兵訓練「刺槍術」「單兵戰鬥」的教練準則等。

前國安會秘書長現任的台北論壇董事長蘇起,在三創文化園區5樓放映室,包場放映了這部「光計劃」紀錄片,邀請友人觀賞。

他說,讓我們一起來思考,是否已準備好下一波的計劃。監製李崗,近年來,一直致力於用影像記錄台灣的故事。他說,要多認識自己國家的歷史,不要輕易被政治人物二分法簡化,我們要尋找自己未來的「光計劃」。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