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理髮院長」

·5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化鵬》「理髮院長」
左化鵬》「理髮院長」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倦遊歸來,攬鏡自照,只覺塵滿面,鬢如霜。

2015年晨得閒,我決定整修一下門面,尋了住家附近的一間理髮店。店面雖小,卻明亮整潔,理髮師技藝高超,兼且索費甚廉,僅百元臺幣,因此顧客如鯽,戶限為穿。

我領取了號碼牌,排隊等候,猶如到醫院掛號,靜待問診。枯坐無聊,我目光逡巡著理髮師推剪刮剔,為客人修整儀容,聊以打發時間。

只見理光頭的,理髮師斬草除根,不一會兒,一顆頭顱,就被削整的油光滑亮。理平頭的,喀嚓幾聲,莠草盡除,頂上平整,有如擎天崗的草坪。蓬頭散髮的,理髮師更是施出渾身解數,一雙巧手,三推四剪。就算囚首垢面,也有辦法整治得眉清目秀。

入門盡是彈冠客,去後應無搔首人。眼見顧客個個容光煥發,含笑離去。理髮師嘴角含春,得意洋洋,繼續磨厲以須,等待下一名顧客。我不禁莞爾,剃人頭者,人恆剃其頭。這些理髮師,頭髮也會長長,是不是要讓別的師傅及鋒而試。

理髮,雖是毫末技藝,卻是頂上功夫。昔時,只要習得此藝,就可憑一把利剪,縱橫天下,養家糊口,驕其妻妾。台北市就有兩位個中翹楚。

有一名聞遐邇的阿輝姨,她在倪文亞主政大院時,就已來到了立法院的「理髮院」,被尊稱為「理髮院長」,當時已年逾半百,她一直幹到老眼昏花,推剪無力,才卸下院長職務,一生中,不知多少次,摩挲過同是院長的倪文亞、劉松藩、王金平的頭殼,遙想當年,半老徐娘大剪在手,威風澟凜,不可一世,管你是甚麼達官顯要,英雄好漢,在老娘面前,敢不低頭?

想到昔日理髮店前常懸一幅門聯「握一雙拳,打盡天下英雄,誰敢還手。持三寸鐵,削平大清世界,無不低頭」。令人啞然失笑,這不就是理髮師神氣活現,最傳神的寫照。

另一位高手,隱身在圓山飯店的後廂房,成了李登輝的御用理髮師。此君不足道,儘管他頂上功夫高人一等,可惜也只能管到頭皮以上。頭皮以下,眉毛以上,只好交給了XX。

豬八戒和呂洞賓見証了臺灣的經濟發展

三十年前,臺灣的經濟正要起飛,社會上卻妖風四起。八大行業如野火燎原,理容院應運而生,大街小巷,無處不見絢爛奪目的「理容院」霓虹燈,橫眉怒目的惡漢在街頭巷尾攬客,嬌嬈冶艷的女子向路人大拋媚眼。

那是一個混亂的年代,理容院藉理髮為名,行情色之實。掛起羊頭賣狗肉,政府雖竭力取締,但野草除不盡,春風吹又生。尋芳客接踵而至,揮金如土,紙醉金迷,鶯鶯燕燕呼擁而上,如蠅附蛆,或半套或作全套的叫賣聲,如同喧鬧市集。當時這些理容院,為求生意興隆,供奉的是好色的天蓬元帥豬八戒,求他庇蔭豬哥常來。

好不容易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又回到解放前。好景不長在,三十年風水輪流轉,如今臺灣的經濟已被掏空,消費能力也大不如前,像似得過一場瘟疫,大病初癒,社會又逐漸反璞歸真,慢慢的恢復常態。

理容院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廉價的理髮店。豬八戒的牌位己悄悄的被換下,神主牌換上了純陽真人呂洞賓。呂洞賓其實才是理髮界的真正始祖,原由有一段故事。

相傳,明太祖朱元璋(台灣歌仔戲中的臭頭洪武君),滿頭癩痢,剃頭匠為其剃髮,每觸及其疔瘡,痛苦難當,盛怒之下,被他推出斬首的剃頭匠,不知凡幾,人人視為他理髮為畏途.其後,八仙中的呂洞賓得知,化身入宮,將寶劍變剃刀,為朱元璋理髮,當剃刀輕輕拂過朱元璋的頭皮,朱不但不覺痛楚,反感陣陣舒麻,連呼,美哉,爽矣。

頭上癩痢竟不藥而癒,大喜之下,重重犒賞了呂洞賓,從此,天下的剃頭匠,也躲過了一刼,為感念呂洞賓的恩德,自此理髮界就供奉呂洞賓為祖師爺,日夜膜拜,香火不綴。

我一直以為呂洞賓只是神話中的人物,不料唐朝時真有其人,據說,他得道後,羽化登仙。

國學大師南懷瑾曾說,呂洞賓有一篇「百字銘」傳世。以南師的盛名,當不至欺誣後學,我遍尋古籍,還真找到了「百字銘」。

據南師說,不可小看這「百字銘」,雖短短百字,卻勝過古今所有的養生大法,是道家煉己築基,至高無上的心法,修成後,心氣合一,心物一元,可長生不老,超凡入聖。

不敢私掖,玆錄之如下,供有意成仙者修煉。

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

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

陰陽生反復,普化一聲雷。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

自飲長生酒,消遙誰得知。

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

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終於,輪到我理髮,口中仍兀自唸著「百字銘」,理髮師見我口中喃喃,唇角一揚,對我翻了一下白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