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兩種情緒的疫情

(上海幫幫主/台北)
旺報

面對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我有最複雜的心情。

旅居上海八年,再加上壯遊中國好幾年,我將近四分之一的人生在大陸度過,這片土地上的人事物對我有很特殊的情感,不論在最繁華的一線城市,還是沙漠戈壁、冰川高原,我受到許許多多當地人的照顧,我病過傷過愛過恨過,都是在地的伙伴陪我走過。

上海工作八年,身旁的上海朋友幫著找房、照應生活;在雲南瀘沽湖生,當地人載著我奔四川診所看病;在絲路、香格里拉、東北,路上都得到許多在地的協助。

往右看,臉書、IG上台灣許多過激的言論,讓我很不是滋味。

往左看,微信微博上坐困大陸各地危城的人們相互打氣,我也很心疼。

我沒得選擇,如果當年上一輩沒有搭上那艘船,現在「中國人」的印記就會烙印在我身上。

我相信輪迴,你我都只是「被生」在台灣,天道循環,完全也可以把你我分配成非洲人、美國人、泰國人、衣索比亞人……

然後,你還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了不起嗎?地球村的年代,沒有誰可以自外於其他國家地區,也唯有大陸疫情穩定,我們才能放心,在這個時刻,真的不需要意識的制約,仇視的眼光,唯一的敵人只有病毒。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