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指揮家陳秋盛 獲傳藝金曲特別獎

客家電視台

【陳沿佐 徐榮駿 綜合】

素有「台灣指揮教父」美譽的前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也是國內知名指揮家陳秋盛,在今年4月辭世享壽79歲,出身苗栗頭份的陳秋盛,從小對音樂就十分有天賦,過去在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合作期間,多次詮釋「蝴蝶夫人」及「杜蘭朵公主」等大型歌劇作品,開拓國內音樂人的視野,也將台灣古典音樂帶向國際水準,今年的傳藝金曲獎,特別頒發出版類特別獎,來緬懷並感謝陳秋盛老師,對台灣音樂的卓越貢獻。

悠揚的樂聲響起,這首舒伯特的第8號交響曲《未完成》第2樂章,是著名指揮家陳秋盛的得意門生,目前也是國際知名的指揮家呂紹嘉,送給老師的最後一首樂曲。

將這部交響樂定義為「來自天堂的音樂」,不必任何言語,呂紹嘉只用音樂,就說出心裡想對老師說的話。

指揮家 呂紹嘉(2018.06.01):「身為一個音樂工作者,我覺得最可貴的,就是這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決心,這個完美,我覺得完美是不存在,我們這個世界上,但是這個去追求完美這個心,還有就是去探索未知的精神,是作為一個人,我覺得是永遠要去追求的一個目標,而這也是陳老師給我的啟發。」

陳秋盛老師過去曾發掘出簡文斌,及呂紹嘉等多位知名音樂家,現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樂團首席姜智譯,當年才年僅26歲,也是由陳秋盛老師獨排眾議,一手提拔他出任首席位置。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樂團首席 姜智譯:「當時這件事情在音樂圈,也是掀起了一個討論,就是說我當時只是一個,國立藝專畢業的學生,只是一個文憑這樣子,只是五專的文憑,也沒有出過國也沒念過大學,那陳老師敢用我,也是對我的一種肯定。」

但其實陳秋盛不只會「看人」,「帶人」也很有一套。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樂團首席 姜智譯:「就是他常常有時候,會用一些激將法,他會說我認為你一定可以,但是問題是我覺得,你好像現在做不到,然後就覺得,我們聽到這句話就覺得說,怎麼可能會讓你覺得,好像我們被小看了這樣子,所以他或者是說這是第一種方式,第二種方式大概就會講,來 他也不多說,來!我們來一次,還是沒達到他的要求,他也不說就是連續來個2、3次,他也不說為什麼,直到他覺得他聽到他要的聲音之後,他才會讓樂曲繼續走下去。」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 簡荿玄:「他對所謂的孫子兵法,就是這種三國演義啦!這種怎麼樣統率人心,這方面他也很有興趣,所以你會感覺到說,他現在已經逼你逼得很緊了,可是在緊要關頭,他可能就停下來跟你講個笑話,在工作的時候,有適當情緒上的調節,然後抓緊他們的情緒上的這個點,他是滿有一套的。」

指揮時充滿個人魅力,在學生眼中,陳秋盛老師不只充滿霸氣,更像個三國裡頭的英雄人物。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樂團首席 姜智譯:「他是一個很霸氣十足的人,然後也會用很多這種刁鑽的方法,來幫助我們能夠提升,我常常在想假如就三國時代來講,我真的覺得他就像一代梟雄,他就像有曹操那樣的靈敏、睿智,但是他在用人又很怎麼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被團員們視為「永遠的團長」,陳秋盛在帶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期間,更製作過杜蘭朵公主等,多部大型歌劇作品,也將台灣音樂推向國際。

已故指揮家 陳秋盛:「我在最後幾年我做的戶外歌劇,我弄的鄉村騎士,或者是蝴蝶夫人,我們那時候歌劇,幾乎每年推出了一首,至少一個非常大型的歌劇,那時候有本國的歌唱家,或者國外的歌唱家都有參與,而且那時候給台灣歌劇的愛好者,給他一個很好的這種機會,可以看到在台北,我們的國家歌劇院,因為有那麼好的演出,應該是可以媲美外國的歌劇院。」

就像一位擺渡人,以穩定的步伐帶領台灣古典音樂前進,陳秋盛人生謝幕,但由他開啟的音樂新局,仍持續演奏下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