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的港府,為何雙手奉送陳同佳?背後不為人知的3個盤算

許依函
今 周刊

香港燃燒多月的「反送中」,如今這把火反倒回過頭來燒到台灣身上。陳同佳來台投案,法務部第一時間表示「拒收罪犯」,藍綠陣營的反應大不同。令人疑竇的是,台灣已向香港請求多次司法互助,卻持續遭到「已讀不回」,為何此時的港府突然回心轉意,願意雙手奉上陳同佳?

香港反送中局勢持續紛擾不斷,但追根究柢,港府當初堅持修法成立《逃犯條例》,最初的理由,便是一位這樁在台發生的兇殺案。


2018年2月,香港陳同佳來台涉嫌殺害同為港人的女友潘曉穎後,就潛逃回港。但因為台灣、香港缺乏引渡條款、司法互助機制,導致罪犯陳同佳難以回台接受調查。


但香港法庭僅依陳同佳竊盜罪、處理贓物罪處以29個月有期徒刑,預計本月23日就恢復「自由之身」。


令人感到疑慮的是,台灣方面已向香港提出3次司法互助請求,但港方在辦案期間持續「已讀不回」。


現在已是陳同佳出獄前夕,「港府」突然主動出面表示,將協助陳同佳主動來台,但來台的方式卻是以「個人身分」的名義,並由一位牧師陪同來台自首。


算計1:利用陳同佳「投案」,矮化台灣司法主權


魔鬼藏在細節裡,首先,台灣警方向陳同佳已發布通緝令,時效到2055年,儘管陳同佳主動來台,但並不符合自首要件,僅能算「投案」。


其次,陳同佳來台投案,大可一人孤身來台,但現在的局面,卻是藉由港府來發聲明,表示「港府要協助其投案」,這背後恐怕蘊藏著不可不慎的「政治目的」。


事實上,香港對司法刑事案件移交的制度,一種即為(國際)「刑事司法協作機制」、另一種則是香港基本法第95條的「國內司法互助」。


台灣陸委會頻頻表示,要以「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簽訂司法互助協議,但港府冷處理的態度顯示不願接受。


而現今,陳同佳主動投案,香港保安局發布聲明指出,此案要以「在刑事司法協作機制以外」處理,換句話來說,香港有意使用「國內司法互助」處理。


一旦台灣採用這項機制,不但矮化我國的司法主權機制,同時也是默許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更是掉入了「同屬一中」的圈套內。


算計2:證明沒有《逃犯條例》 正義難以伸張


最為關鍵的部分,即是港府對陳嫌的偵查紀錄、訊問筆錄、現有事證和官方審判文書,難以隨著陳同佳「一同來台」。


由於先前港台沒有「引渡條款」(移交嫌疑犯)、「司法互助機制」(移交罪證),使得陳同佳案一直停滯不前。


現在陳同佳主動「投案」,顯示直接繞過引渡條款,無法取得在港「罪證」的台灣司法機關,儘管陳同佳確實犯下殺人罪刑,但中華民國刑法對於殺人,又可分為第271條的「殺人罪」、第273條的「義憤殺人罪」。


「殺人罪」的刑度即是「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然而「義憤殺人罪」,則是「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倘若沒有足夠的罪證可以證明,陳同佳確實是有殺人意圖,審判時法院又能如何以「殺人罪」判刑?


這都顯示著,陳同佳罪刑判輕、判重,都與香港是否願意移交罪證密切相關,但港府的諸多作為,很顯然是要證明沒有《逃犯條例》,正義難以實質伸張。


算計3:台灣難接招 反讓港府有機可趁、見縫插針


但讓台灣社會輿論沸騰的關鍵,則是台灣政府第一時間表示「拒收犯人」,不少批評出現「有人在台灣殺人,現在主動回來,為何台灣不收?」、「殺人犯為何可以逍遙法外」等質疑聲浪。


由於現階段,台灣與香港並未建立正式的司法互助管道、台灣政府又不願矮化司法主權,使得陳同佳猶如「皮球」般,在港台兩地互踢。


此時此刻而言,由於香港法庭對陳同佳案並未有司法管轄權,台灣政府若持續不准陳同佳來台,於法於情於理都難以站得住腳。


全盤理解陳同佳案,就能理解香港試圖將此案包裝成一個「政治炸彈」,主動送至台灣,使得陳同佳一案成了《逃犯條例》最佳的背書代表。


合理的作法,應是不與港府接觸下,由陳同佳或其委任律師與台灣政府聯繫,使陳嫌能來台接受司法審判,同時,台灣政府應持續要求港府簽訂司法互助協議,倘若香港政府若持續「已讀不回」,自然責任問題就不在自身身上。


但「拒收犯人」的反應,成了台灣執政黨第一時間的失分表現,也成了國民黨陣營的韓國瑜、馬英九,猛攻的標的,意圖將這步失誤,擴大成政治輿論,進而影響明年選情。


不過台灣執政黨也不是「沙包」做的,今(10/22)天下午陸委會已要求港府同意台灣明天派檢警到香港押解嫌犯,正式做出正確攻防。


陳同佳一案未來如何發展,都將涉及台灣司法主權、以及港府試圖合理化《逃犯條例》修訂的別有用心,台灣政府都應謹慎已待。



更多今周刊文章
催499用戶換機 電信三雄拚了
娘炮、歐羅肥…8名人曾被取污名化綽號 教育部籲遇到霸凌勇敢說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