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好夥伴-蒙格的最新雜談

作者:胡升鴻

每年波克夏股東會是全球投資人的盛事,但其實資深的巴迷們會記得追另一個股東會,就是蒙格另一間小公司Daily Journal。這裡人少得多,蒙格更願意暢所欲言。

提幾個Daily Journal股東會有趣的點。

 

一、關於招募

蒙格:我當然選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人,不選那些自不量力的人。高估自己的自大狂偶爾竟然能成大事,這是現代生活中讓人很不爽的一部分。我已經學會適應了,不適應又能怎樣,見怪不怪了。自大狂偶爾能成為大贏家,但我不願一群自大狂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選擇謹慎的人。

這點我心有戚戚焉,賭博要賺的多,比的是期望值和周轉率,期望值分成勝率和賠率,常常兩者不可兼得,只能取個平衡,而巴菲特的風格就是兩者都要,所以變成機會很少,犧牲了周轉率。只要心中有期望值的概念,就不會偶而看到某個自大狂幹成了,開始羨慕嫉妒,因為有高確定性的方法可以富有,沒必要為了急著致富而讓自己增加破產的機會。(或許這是價值觀的問題,我有朋友跟我說他寧願一生幹一件一舉成名的大事,也不要只是很確定能過得不錯,多無聊…好吧,這樣想我無話可說)

但我可以說,波克夏或許永遠成為不了世界市值第一大,但他可以永遠在某個位置(例如第五),然後前幾名不斷換人。

 

二、關於官僚

蒙格:像P&G這樣官僚的公司,沒得救了,根深蒂固。波克夏能成功,其中一個原因是總部沒幾個人。

個人認為要杜絕官僚,要有潔癖,要是完美主義者,看到無效率的事,哪怕再小,都渾身不對勁。賈伯斯就是個極簡主義者,與他近距離長時間共事的人曾說,他要每個會議室的人都有功能,曾經他看到一位相關部門的經理在會議室,就問他:「你是誰?怎麼在這裡?請你出去。」一點都不給人面子啊⋯⋯

冗員對公司是很大的傷害,冗員希望公司有更多冗員,才顯得他沒那麼冗。上位者務必做到個個精實,薪水獎金大膽給,但務必檢視每個人是否都有足夠的貢獻。

就投資的角度,不要太期待有什麼改造者能夠讓公司煥然一新,歷史上當然有改革成功的案例,但機率不大。除非能做到巴西3G那樣,買的是硬資產,入主後就將原團隊全開除,換上自己的人,不過要像他們這麼有魄力肯定不容易,在台灣應該會被丟雞蛋。

 

三、關於投資中國

蒙格:釣魚的第一條規則是,在有魚的地方釣魚。釣魚的第二條規則是,記住第一條規則。李錄去了好釣魚的地方。我們其他人卻去了鱈魚已經被釣光了的地方,還想釣上鱈魚來。在競爭極其激烈的環境中,你再怎麼努力都沒用。

愈不成熟的股市,便宜貨的機會愈多,在中國,好公司的估值比台灣美國便宜,能把握住,長期報酬率會好很多。另一個價值窪地是港股,由於港股有很多老千股,所以很多股票會不分青紅皂白的打到極低的估值,只要有能力能區別誰是正當的公司,就能取得好成績,知名的港股投資人Webb就是這麼做的。

 

看更多巴菲特股東會專文 >> 2019年巴菲特股東會專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