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運力量大 推動日本保守社會改變

·5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東京奧運落幕後,帕運緊接著在8月24日開幕,本屆帕運也是日本時隔超過半個世紀後二次舉辦帕運,參與1964年東京帕運的選手和志工回顧,這項體育盛事如何改變了他們,以及推動日本走向更包容的社會。  

帕運熱血登場 推動日本保守社會改變

因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而延後1年舉辦的2020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2020 Tokyo Paralympic Games)在24日登場,來自161國和地區,以及難民代表隊的運動員將在射箭、輪椅籃球、輪椅擊劍等22項賽事中爭奪獎牌。

這也是東京繼1964年後第二次舉辦帕運,當年的東京奧運標誌著日本揮別戰後的破敗,躋身先進國家行列。隨後緊接著登場的東京帕運更有其特殊意義,引領日本的身障者權益運動,在過去社會氛圍保守的日本,大大促進了人們對身障人士的理解,從憐憫走向倡議和賦權。

參與1964年東京帕運的選手和志工回顧,當年的經驗如何改變了他們和日本社會。

無障礙選手村啟發 身障者獨立生活不是問題

日本共同社報導,現年86歲、在上次東京帕運中參與射箭和輪椅籃球等項目的近藤秀雄(Hideo Kondo)回顧,帕運的經驗徹底改變了他受傷後的人生。

近藤秀雄16歲時,因煤礦坑的一場意外導致脊椎受重傷,從此他的日常生活需要輪椅輔助。受傷之後,他於九州的一處溫泉復健設施進行復健,也是在那裡,他開始參與射箭,並受到有「日本身障體育運動之父」之稱的中村裕(Yutaka Nakamura)之邀,參與東京帕運競賽。

帕運的經驗讓近藤秀雄體會到,外國身障運動員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被社會看待,大大異於他在日本社會的經驗。

近藤秀雄回顧,當年日本社會的無障礙設施並不普及,使用輪椅等輔具的人無論是居家和外出常常是困難重重。然而,使用輪椅的他卻可獨立在選手村中自由穿梭,讓他大感震撼。這也讓他敢勇於想像,身障人士可以開啟獨立生活。

近藤秀雄說,他當年參與帕運後就認為,「分享這個經驗是我的使命。」

近藤秀雄後來在地方政府服務,40多年來致力於讓無障礙設施在日本社會更加普及。

帕運助日本打破保守社會氛圍 志工也受啟發

不只是參賽運動員,在當年日本保守的社會氛圍下,世界各國運動員齊聚一堂的帕運盛會也讓參與志工深受啟發。

現年78歲的鄉野明子(Akiko Gono)是1964年東京帕運的口譯志工。她表示,當年的參與讓她對於怎麼與身障人士互動的心態產生改變。

她說,「我一開始認為我不該直視身障者,因為這樣看著他們不禮貌。」而當年的帕運為她「打開了一扇窗」,看見不同的世界。

她在選手村和各項帕運場合中,親身體驗到大家自然的互動,尤其是看到外國運動員的自信,以及享受對話和當下的樣子讓他印象深刻。

鄉野明子後來持續參與身障者賽事活動,多次為輪椅籃球公開賽進行口譯工作。

延續帕運能量 持續打造更包容社會

自東京57年前舉辦帕運會以來,關於身障者體育的倡議運動歷經了許多變化。在今天,體育中對於身障者權利、無障礙設施和包容性的討論已更加多元、更加蓬勃。

不過,本屆帕運在疫情下舉辦,對於與會的身障運動員來說,也面臨到新挑戰和相較更大的風險。部分身障運動員因為健康因素而面臨額外的風險,萬一染病,引發重症的可能性也更高,此外,協助運動員的助理在很多情況下也無法與他們保持社交距離。

本屆帕運日本代表團副團長松江美季(Miki Matheson)表示,對於身障運動員來說,面對困境挑戰,以及追求對他們來說什麼是可能的,早已不是一項新鮮事。

曾在1988年冬季帕運奪金的松江美季在本屆帕運開幕前更表達了她的期待,希望帕運能有助於日本打造更具包容性的社會。

松江美季現在長居於加拿大,她指出,使用輪椅的她回到日本時,有時仍可感受到被以不同眼光看待。她告訴法新社,在日本,她感覺自己被以身障人士對待,而「在加拿大,我完全不會注意到我的身體障礙。」

松江美季說,「如果身障者無法在外感到自在,他們周遭的人們沒有因為帕運而改變他們的想法,那麼帕運不能算是成功。」

松江美季並期許,帕運期間創造的能量,以及人們對身障議題的關注能夠延續下去。

她說, 「(帕運)閉幕式不會是結束。我們真正要做的是,讓這股動能延續下去。」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憂心疫情 紐西蘭隊將缺席東京帕運開幕
京帕運24日疫情下開幕 4500選手參與史上最多
東京帕奧台灣代表團抵日 謝長廷:提供最好服務

更多運動追蹤報導
絕代雙驕有望同隊?巴黎可能買C羅
東奧金牌安賽龍移居杜拜訓練 丹麥媒體批自私
謝淑薇首勝大威:能與最喜歡的傳奇對決很幸福
王齊麟正宮首曝光 當街指纏洩23cm超萌身高差
台灣男籃抵關島參加亞洲盃資格賽 官方接機打氣